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韩国疫情蔓延,各国纷纷对韩采取入境管制

韩国也在新冠肺炎疫情面前“沦陷”了。

全球战“疫”系列报道

p31 3 月8 日,在韩国首尔,医护人员转送一名重症患者前往传染病专科医院。新华社

3月8日,在韩国首尔,医护人员转送一名重症患者前往传染病专科医院。新华社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谢玮|北京报道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20年第5期)

继日本之后,韩国也在新冠肺炎疫情面前“沦陷”了。

韩国总统文在寅3月3日表示,随着大邱和附近的庆尚北道新型冠状病毒危机达到顶峰,韩国宣布对新型冠状病毒“作战”,政府所有机构进入24小时全面戒备状态。

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KCDC)通报,截至3月12日零时,韩国较前一天零时新增114 例感染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确诊病例,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增至7869例。

韩国的新冠肺炎疫情到底有多严峻?为啥确诊患者数量会一路飙升?

局部疫情“爆表”

近九成患者集中在大邱和庆尚北道

韩国有人口约5200万,为人口密度最高的国家之一。2月26日,韩国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突破1000例,其后仅隔7天便突破5000例。

3月2日,韩国政府改变了新冠肺炎统计数据发布方式,将以每日零时的数据为基准对外发布。

此前,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每天上午10时和下午5时分别公布截至当天上午9时和下午4时的疫情信息。

韩联社消息称,这是因为2月中旬以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骤增,各地方政府竞相发布确诊数据,由此与防疫部门的官方数据产生出入。另外,一天公布两次数据,同时区分病例所在区域,并一一对病例编号等,对于一线工作人员来说困难较大。

截至3月12日零时的数据显示,大邱的累计确诊病例为5867例,庆尚北道1143例。

其他地区的确诊病例数据分别为:首尔市累计确诊病例212例、京畿道178例、忠清南道114例、釜山市99例、庆尚南道85例、江原道29例、忠清北道27例、蔚山市25例、仁川市25例、大田市20例、光州市15例、世宗市15例、全罗北道7例、全罗南道和济州道各4例。

从数据分布来看,韩国新冠肺炎疫情“爆表”集中在两个地区,分别是大邱市和庆尚北道地区。目前,韩国近九成(89%)确诊病例集中在这两个相邻的地区。

“新天地”酿“超级传播”事件,

38名军人被确诊

韩国新冠肺炎病例的集中,与韩国其本土社区传染暴发的重点集群——“新天地”教会活动有关。

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数据称,截至3月2日零时,境内4212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中有2418例与“新天地”大邱教会有关,占比57.4%。

该教会的“超级传播事件”已成为韩国新冠肺炎疫情核心。韩国第31号病例——一名61岁的“新天地”教会女教徒,她在出现症状后仍频繁出入公共场合,多次参加教会礼拜活动。随后多名参与活动的人员被确诊感染,1000余人被隔离。

有前“新天地”成员近日接受CNN采访时揭露,该组织群聚、隐瞒等特征导致病毒非常便于在其中传播。

比如,“新天地”会定期在封闭场馆举行大量人群聚集的礼拜。现场没有椅子,信徒被要求成排成列地下跪入座,相互间的距离近到会触碰膝盖,“他们就像沙丁鱼一样挤在一起。”而信徒们却无法佩戴口罩,因为会被视作对“神”不敬。

其后,韩国启动对“新天地”教会约21万信徒的病毒检测。韩国新冠肺炎确诊人数也由此持续攀升。

与此相关联的是,韩国海陆空三军也接连出现确诊病例,引发韩国国内高度关注。

有消息称,截至当地时间3月11日上午10时,部队内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38例,较前一天(10日)新增1例,2840名军人被隔离。累计确诊病例中,韩国陆军有21人、海军1人、海军陆战队2人、空军13人、国防部直属部队1人。

3月1日,韩国总统文在寅表示,在将预警级别调至最高级别“严重”后,政府将做出“全面回应”。文在寅称,对于疫情重灾区大邱和庆尚北道,政府将增加临时治疗设施,专门用以处理疑似病例并进行诊断检测。

3月 1日,首尔市政府以违反《感染病预防法》,以及杀人、伤害等嫌疑向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起诉“新天地”教派创始人李万熙及其12个支会负责人。

首尔市政府称,“新天地”教会不配合防疫的种种行为,直接造成了疫情在韩国境内的加速蔓延,导致更多普通民众感染病毒,因此已构成了刑事罪责。

p33 3 月8 日,在韩国京畿道水原市,几名医护人员在“免下车”筛查诊所附近待命。新华社

3月8日,在韩国京畿道水原市,几名医护人员在“免下车”筛查诊所附近待命。新华社

防疫情势“前紧后松”

3月2日,韩国副总理兼教育部长官俞银惠表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全国中小学和幼儿园的开学时间将再推迟两周,从3月9日延迟至3月23日。

此前,韩国曾于2月23日将开学日期从3月2日推迟至3月9日。

不过 ,与韩国政府的“严阵以待”相比,韩国民众的情绪似乎显得有点“佛系”。

“我觉得韩国民众没有那么担忧。”经常来往于中韩两国之间的王先生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直言,目前,韩国国内并没有实行大规模隔离,仅仅对疫情最严重的大邱执行了一定程度的封锁。

由于感染病例大规模增长,韩国政府已宣布大邱和庆尚北道清道郡为“传染病特别管理地区”。

韩国总理丁世均表示,眼下应该把重点从“聚焦阻止疫情输入”转向“防止疫情在当地进一步扩散”。

从首尔的情况来看,民众仍然可以自由出行,不过,许多人已经戴起了口罩。

3月2日,韩国电影振兴委员会发布数据显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2月29日—3月1日这一个周末总观影人数仅为28.5663万人次,远少于前一周末(2月22日—23日)的50.5131万人次。此外,包括《狩猎的时间》《Onward:只有一天的奇迹》等不少影片也纷纷推迟上映。

另据该委员会数据,韩国2月观影人数为734.7万人次,仅为去年2月的三分之一,创2004年以来的同月最低纪录。

据韩联社消息,韩国总统文在寅3月3日表示,随着大邱和附近的庆尚北道新冠肺炎危机达到顶峰,韩国宣布对新冠肺炎疫情“作战”,政府所有机构进入24小时全面戒备状态。

韩国日均来华1300人

随着韩国新冠肺炎疫情防治形势越来越严峻,对韩国人采取入境管制措施的国家和地区不断增加。

据韩国外交部3月3日消息,截至当天上午9时,因新冠肺炎疫情对韩国采取入境管制措施的国家和地区为87个。

钟南山院士曾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在国外迅速蔓延,中国存在从输出病例变为输入病例的可能性。

国内防控海外疫情输入的压力在增大,多地根据疫情防控需要采取了必要的措施。

例如,青岛市宣布,从2月24日起对四类入境人员集中隔离或留观,对所有入境人员,除需要隔离或留观的外,均由居住地所在区市派车接回,对在境内有居所的,居家隔离观察14天;对商务旅游等短期居住的,安排在指定宾馆住居、活动。

在3月1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移民管理局边防检查管理司司长刘海涛介绍,近期,国家移民管理局已对最近中韩之间的人员往来情况做了统计和分析,自2月23日韩国政府宣布将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控等级提升到最高级迄今,按统计数据来华韩国公民入境的数量日均为1300人。从数据分析的结果看,航班满座的情况与疫情发生以后各个航空公司压缩了航班的数量有关,由于航班数量的减少导致机票紧张。

“从韩国来华的人数虽略有增加,但没有出现太大的波动。从近期自韩国入境人员的成分看,主要以中国的内地居民为主,占到约七成。目前没有发现有大量的韩国人涌入我国的情况。”刘海涛说。

他表示,海外疫情风险逐渐加大,国家移民管理局已将防范境外疫情输入风险作为当前最重要的一项任务,从各个环节全流程加强防范。

刘海涛介绍,在国际航班入境以后,依法依规严格入境人员检查,发现在海外疫情突出地区有过旅行史、居留史的人员,将迅速通报给海关的检疫部门进行检查检疫,主动将相关国家和地区人员出入境的信息通报给人员入境地的属地政府和有关部门,为其开展疫情的排查管控提供信息支持。


2020年第5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20年第5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