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精选 > 正文

疫情之下农民花式自救:“钟南山柑橘”诞生、湖北小龙虾价格你说了算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邓雅蔓|北京报道

中新网

中新网

疫情之下,似乎没有哪个行业过得容易。

对于农民而言,迎接春耕最好的方式,是将手中的农产品“去库存”卖掉,以获得资金购买种子、化肥等农资。如果卖不掉意味着收不回投入的成本,后面的春耕也就有心无力。

从1月20日至2月24日,从早上7点到凌晨2点多,一条又一条的农产品兜售信息在惠农网APP“农友圈”和一亩田APP“生意圈”平台中刷屏着,农民们在这里使出了“浑身解数”,只为达成一个共同的目的:线上寻求买家。

他们的诉求在2月15日之后逐渐达到高峰。那一日,农业农村部《给广大农民朋友的一封信》表示:“立春已过,春耕在即。当前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正处在关键时期,防疫不能松劲,春耕不能耽搁。”

随着物流恢复和多个行业复工复产的到来,农产品的市场需求也在逐渐攀升,这让他们看到了更多的希望。

“钟南山柑橘”诞生记

“价格您说的算”“我们开通卖货宝,1公斤也卖”“价格一定看涨,啥也不说了且买且珍惜吧”……与卖力在网上“吆喝”价格优势的同行相比,来自湖南邵阳市新宁县的果农王宁精明地让自家柑橘傍上了“代言人”: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

“从化有个玫瑰园,里面的橘子和柑特别好吃,也送了很多给我们吃。很甜,我们心里也很甜。”2月18日下午,在广东省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钟南山对给医护人员捐赠水果的公司表示感谢。此前有媒体报道称,2017年,钟南山研究团队经过2年多的动物研究,认为陈皮(柑茶)能有效预防和减轻空气污染中有害气体引起的肺部炎症,包括对肺泡间隔的破裂、小气道重塑和粘液高分泌等具有一定保护作用。

在自己的农产品宣传页中,王宁直接将“柑普茶”替换成了“柑橘”,保留后面的功效作用文字。“就是想引起更多人注意,然后找到可能的买家。”王宁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由于本地餐饮大客户对柑橘的需求比去年下降一半多,她正在寻找其他买家,比如广东、四川和福建等临近省份。

趁上钟南山热点的柑橘确实得到了更多的关注,带有“钟南山柑橘”的页面阅读量近800,是平时发的页面阅读量的7倍多。“这两天陆续有人在问,后面就看价格能不能谈拢,应该能卖出一些。”王宁心里盘算着。

她觉得自己是此次疫情下相对幸运的一批农户,当然不只是因为有钟南山“代言”,“水果其实是大多数人的生活必需品了,它的需求是相对稳定的,价格也不会被压低。”她表示,现在各地农产品资讯都比较发达,同质量农产品的价格相差不大,很少出现像此次“中药药材”这样的价格黑马。

“受到比较大影响的是需要活物运输的农户,比如活家禽、花卉和海鲜那些的,因为运输时间和路上状况目前来说还是很难掌控的。”王宁说道。

截至2月20日,农业农村部已累计发布4060家农民合作社产品供应信息,并将陆续发布其他类型农民合作社产品供应信息。此外,自疫情爆发以来,包括淘宝、拼多多、京东、苏宁等在内电商平台出台了抗疫助农的多项措施。

2月24日,腾讯微视1小时销售了15吨广东最大菠萝产地——徐闻的菠萝。当日,腾讯微视已经销售菠萝、圣女果等农产品超过100吨。

卖不动的“幸运”锦鲤

“很难卖,卖不动。”2月15日,家住广东省佛山市三水区的农户潘盛祥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目前鱼塘里5000多斤的锦鲤,才卖出几百斤,且年前的订单客户并没有按照约定来收货。

这与他2018年的锦鲤养殖规模基本相当,大概折合8000多条锦鲤,但不同的是去年很快一售而空,今年乏人问津。“其实做生意的人可以理解市场的变化。”他表示,和肉类水果蔬菜等必需类农产品不同,锦鲤因颜色美丽且有个“幸运”的好寓意,主要用于旅游区观光旅游,而受疫情影响,今年旅游业的生意规模大幅压缩。

不过,无法“去库存”仍会影响新一年的养殖规模。“我们赚的钱不多,最主要的成本是饲料,一年大概要5万多。”潘盛祥表示,其他的成本主要是电费一年好几千元、房租一年几千元和帮忙的三位工人平均月工资1000多等。因为主要客户都在广州、深圳等省内城市,物流成本于他而言不算是个大问题。

相对庆幸的一点是,他的养殖场里除了锦鲤外,还养了其他鱼和鸡。“去年养殖的鸡还可以,春节前已经基本都卖光了,今年我又准备买一批小鸡回来养。”

旅游业不回温,锦鲤的销售情况不容乐观。2月24日,《中国经济周刊》从惠农网APP找到了30多条来自国内最集中的锦鲤养殖省份——广东的锦鲤求售信息,除佛山外,养殖户们还来自广州花都区、肇庆市、清远市、中山市和茂名市等地。

“就要卖虾苗了,价格你说的算”

今年的湖北小龙虾好不好卖?拥有100亩小龙虾养殖基地的李屹勤觉得自己心里没底。他居住在湖北省黄冈市黄梅县,离中国小龙虾的“主战区”龙感湖很近。龙感湖位于黄冈市,是湖北小龙虾最集中的养殖地区,有“全区养龙虾”之说。

国内约有一半的小龙虾供应来自湖北。据农业农村部发布的《小龙虾产业发展报告(2019)》,2019年中国小龙虾总产量达163.87万吨,其中湖北产量为81.24万吨。

“就要卖虾苗了,需要的老板跟我联系,价格你说的算。”从2月13日开始,李屹勤每隔几天就在一亩田APP“生意圈”发布一次小龙虾虾苗的预售消息。与不少湖北小龙虾养殖户一样,在这个“生意圈”中,他的身份备注是“小龙虾搬运工”。

从3月下旬到6月,小龙虾的鲜美程度和它的盈利性一样,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递减。“3月20日到4月10日左右,每斤小龙虾的售价大概在25—40元之间,这是小龙虾最肥美、盈利最高的时候。”李屹勤说,每年4月15日以后小龙虾的价格会跌至10多块每斤,而过了五一假期,就变成7、8块每斤了。

在龙感湖边,湖北小龙虾有着成熟的生产链。“从饲养、检测到运输,都产生了专门服务于小龙虾的产业。”李屹勤举例,比如,他每年饲养小龙虾大概要用去两吨专业公司的饲料,加上更多煮熟的黄豆,而运输小龙虾的冷藏车也是小龙虾专用的物流车。

“只要疫情解除,很多问题就会迎刃而解。”他说,以物流配送为例,待“封城”结束后,预计到时候全国各地来专门拉小龙虾的冷藏车会很多,目前最期待的事情是3月下旬小龙虾苗能够稳定出货,并顺利抵达到江苏、安徽等客户手中。

2月16日,李屹勤在微信朋友圈里发了一个小视频动态,视频里显示一张名为“疫情关键区城区居民出入卡”的表格的正反面。

“记录疫情期间的通行证,这辈子再也不要碰到。”他在微信朋友圈中写道。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王宁为化名)

责编:陈栋栋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