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精选 > 正文

“逃犯”戈恩的控诉:要么死,要么逃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杨琳  |  北京报道

1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 | 摄

1月8日,人们终于等到戈恩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召开的记者会,一周之前,即新年第一天,戈恩的律师就曾预告了这场记者会。

在2019年年末,这位正在等待法庭审判的日产公司前董事长逃离日本,抵达黎巴嫩。消息一出,舆论哗然。

在最初有关逃亡的故事版本中,身高不足1.7米的戈恩藏身琴箱离开日本住所,但这随即被戈恩妻子称为“虚构”。

此后,戈恩逃离日本的过程又被描述为藏身大型箱子,利用关西机场的安检漏洞,在特种部队成员和私人安全人员的双重加持下,乘坐私人飞机经停土耳其,进入黎巴嫩。

没有人不对这场现实版“猫鼠游戏”究竟如何上演感到好奇,人们期待戈恩在8日的记者会上亲口讲述出逃细节。

但这次戈恩让人失望了,面对记者对其是否曾藏身旅行箱的提问,戈恩一笑而过。

而这场超过3个小时记者会的主题只有一个——控诉。

戈恩:我是一个国家的人质

“一年之前的今天,我被戴上手铐带走,单独关押,6周没有见到我的家人,每天被盘问8小时,没有任何律师,我不知道我的罪名是什么,我也没有看到他们的证据,他们践踏了我的人权。”

记者会伊始,戈恩就开始了控诉。

2018年11月,戈恩被捕,此后他一直在日本境内——无论被关押于监狱内,还是保释出狱期间。

戈恩表示自己遭遇“400多天非人道的折磨”,并称14个月的痛楚是被一些人别有用心策划的,是一个有组织的阴谋。

“他们一开始就告诉我必须认罪,他们不想找到真相,只是想让我认罪。”戈恩说,“我要么死在日本,要么逃出去,我是一个国家的人质。”

那么,谁是戈恩认为的幕后主谋?他说,“被捕的那一刻我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想打电话给日产让他们给我安排律师,那时我还不知道,日产就是背后主谋,应该说,检察官和日产早有预谋。”

日产时任CEO西川广人在戈恩被捕当日曾召开记者会,列举了戈恩虚报收入、挪用资金等“罪状”。

自2018年起,戈恩一直在推动雷诺与日产的合并。雷诺和日产双方交叉持股,雷诺拥有日产43%有投票权股份,而日产拥有雷诺15%的无投票权股份。日产高管长期抱怨合作关系不平等,要求降低雷诺的持股比例,希望夺回控制权,但遭到了雷诺的抵制。

包括西川广人在内的日产高管一再强调,日产没有准备好全面合并,他们担心法国方面打算“全盘接管”日产。

戈恩称,如果不想再让我指手画脚,日产认为最好的办法就是赶我走。他在发布会现场公开表示西川广人、日产前行政长官大沼俊明、日产前法律负责人海田奈里等很多人参与其中。

戈恩表示有日本官员参与其中,并称有证据在手,但并没有公开他们的名字。“我不会说出任何可能对黎巴嫩人民和政府造成伤害的事。”他说。

在记者会现场,戈恩还利用大屏幕展示了一些文件作为证据,并称,“展示的所有文件都是公开的,在被羁押期间,我无法与媒体沟通,也没有办法把文件交到你们手上,没有办法解释,但是现在我可以。”不过,有在现场的记者反映,因为字体太小,很难看清文件内容。

没收保释金、下令逮捕戈恩妻子,日方“出手”

针对戈恩的言论,日本法务大臣森雅子连发两份声明称,法院同意戈恩保释,因为他答应遵守保释条件,即不得躲藏、逃跑,或是出国旅行,但他逃离了日本并逃脱了刑事审判,这种行为在任何国家都不会被原谅。此外,他一直在日本国内和国际范围内传播有关日本法律制度的虚假信息,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成功逃离日本来到黎巴嫩后,戈恩就曾公开批评日本司法制度“以有罪为前提,无视基本人权。”

事发后,森雅子表示,对日本司法制度的批判并不能成为戈恩逃走的正当理由,日本今后将加强人员的出境检查。

戈恩也坦陈自己的确违反了日本的法律,并称逃离日本是此生最为艰难的决定。

东京法院7日决定没收戈恩15亿日元(约合人民币9608万元)保释金,同日,日本检方对戈恩采取动作,将矛头指向戈恩妻子卡萝尔·戈恩,东京地方检察厅特搜部以涉嫌作伪证为由,对她发出逮捕令。

日本方面认为,卡萝尔在戈恩被逮捕后,曾与戈恩涉嫌金融违规案的涉案人员会面并进行多次邮件往来,但她在去年4月提供证词时,却谎称自己不认识、没有见过他们。据报道,在该案中,戈恩被控涉嫌从一家日产下属企业向另一家企业转移资金,致使日产蒙受损失。

不过,卡萝尔同样不在日本,而在黎巴嫩。

卡萝尔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自己没有参与丈夫的逃亡行动,并且强调自己对此一无所知。“这真是我人生中最好的消息!”她认为逃亡是戈恩唯一的选择,“他不能承认有罪,他只是雷诺日产之间阴谋的牺牲者。”

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近日公开表示,日方会全力以赴引渡戈恩。

不过,实现引渡的可能性似乎极低,因为日本和黎巴嫩之间并无引渡条约。戈恩同时拥有法国、黎巴嫩和巴西三国国籍,目前黎巴嫩和法国都没有将他送回日本的打算。

黎巴嫩看守政府司法部长阿尔贝·塞尔汗1月7日说,戈恩合法入境黎巴嫩,居住在黎巴嫩同样合法。他还表示,黎方已收到国际刑警组织针对戈恩发出的“红色通缉令”,但尚未收到日方针对戈恩妻子发出的逮捕令。需要指出的是,“红色通缉令”并不具有强制性效力。

法国也选择置身事外。法国经济和财政部国务秘书阿涅丝•帕尼耶吕纳谢1月2日表示,如果戈恩回到法国,法国不会遣返他,“因为法国不会遣送任何一个法国籍的公民”。1月3日,法国主管欧洲事务的国务秘书阿梅莉·德蒙沙兰公开称,戈恩出逃既不是发生在法国的事,也不是法国本身的事,它是日本与黎巴嫩之间的法律问题。

好不容易“逃出生天”,戈恩自然不会轻易离开黎巴嫩这把“保护伞”。在8日的发布会上,戈恩称,我现在在黎巴嫩并不是作为一名囚犯,我拥有手机,能够和外界进行通信,我在黎巴嫩的生活非常愉悦。

但他强调,自己不会接受并维持现状,因为他不能接受捏造事实、伪造证据。“我绝没有计划放弃我所有的权力,我在日产有权力,我在雷诺有权力,这些我都不会放弃。”戈恩说。

责编 | 陈惟杉

(编辑:陈惟杉 )
(发布编辑:何颖曦)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