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精选 > 正文

“广州冬日最浪漫的花田”要拆了,原址将打造广佛门户交通枢纽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罗赟│广州报道

每年入秋后,夜幕降临时,广州芳村西塱都会有几万盏钨丝灯在田间亮起,映照着成片的菊花花海……这个璀璨的“花田灯海”曾受到不少年轻人的追捧,被网友们称作“广州冬日最浪漫的地方”。

”花田灯海“各品种菊花盛放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罗赟 摄

”花田灯海“各品种菊花盛放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罗赟|摄)

“现在不开灯了,都要拆了,也不需要用灯光延迟花期了。”一位正在花田劳作的村民对记者说,他略带不舍地望着眼前这方花地,嘴里重复着“没有花海了,要拆了”。

春节将至,广州的迎春花市也即将开幕,但是,“花田灯海”却要拆除了,这是为什么呢?花田没有了,花农们又该如何?“花田灯海”的未来还会浪漫、璀璨吗?

30年造就“花田灯海”,如今为地铁建设让路

“花田灯海”位于广州西面的芳村西塱湛涌村,共有108亩,归属湛涌村集体所有,由村民分租种植鲜花。据村民介绍,花田已有30多年的历史,主要以种植菊花为主,品类多达40多种。

入秋后,花农们就会利用电灯光补光来延迟花期。夜幕降临时,花田的灯亮起,从傍晚的六、七点一直到开到晚上十一点多才熄灭,从远处望去,几万盏星光般闪耀的钨丝灯,伴着百亩花田绵延成海,这里因此得名“花田灯海”。

”花田灯海“傍晚定时浇水系统启动,一片水雾弥漫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罗赟 摄

”花田灯海“傍晚定时浇水系统启动,一片水雾弥漫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罗赟|摄)

西塱股份合作经济联合社(下称“西塱联社”,湛涌村是其生产队之一)常务理事郭兆坚提到,早期,花农们都是在种菜收成之后才开始种植菊花,种得不多,2006年时,当地农业部门专门拨款在这里建设花苗基地,使得花田种植越来越集中,面积也越来越大。

花农展示菊花花苗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罗赟 摄

花农展示菊花花苗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罗赟|摄)

梁永辉是当地的一名花农,种植菊花已经有20多年了,他回忆道,花田种植越来越集中后,“花田灯海”的名气也越来越大。“大概在2006年后,花田开始越来越出名,经常有摄影爱好者过来拍照,还有人过来拍婚纱照。”

2012年,为了增强花田抵御酸雨的能力,花农们搭起了大棚,同时,定时浇水系统也建立起来,傍晚时能看到花田水雾弥漫的美景。据郭兆坚介绍,前两年,花田还修建了排水设施,帮助花田在雨水较多的季节排涝,“各种设施的建设,使得这里的菊花越种越好。”

花田定时浇水系统和电闸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罗赟 摄

花田定时浇水系统和电闸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罗赟|摄)

虽然种植菊花的成本在逐步提升,但是花越种越好,收益也在增长,梁永辉提到,这几年卖花的业绩比之前好一些,一亩花田一年能赚5到6万元,每个花农至少有三、四亩花田,“我们这里的花主要是供应广州迎春花市,也会卖给珠三角其他城市,其中,八成左右是以批发形式出售的,剩下的在周边零售。”

记者在走访“花田灯海”时看到,各品种的菊花开得非常娇艳,还有一些在灯光调节后仍未开花的植株,然而,这片花田在春节后就要被拆除了。梁永辉说,现在花田里的花都不卖了,为了节省费用,灯也不开了。

花田成片的菊花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罗赟 摄

花田成片的菊花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罗赟|摄)

这么浪漫、璀璨又有业绩的“花田灯海”为什么要被拆除呢?

记者从西塱联社获悉,由于广州市轨道交通10号线建设的需要,百亩花田被纳入征拆范围,也就是说,“花田灯海”将成为记忆。

据郭兆坚介绍,广州市轨道交通10号线广钢新城站(暂定)建设共在西塱征地367亩,其中,108亩“花田灯海”和一块39亩的玫瑰花田全部被征收,还有部分渔场、工厂和菜地也在征收范围内。

记者在现场了解到,一期征收的玫瑰花田地块已经完成拆除工作,“花田灯海”也已完成测绘和评估,正在等待评估公司给出赔偿方案,拆除工作将在赔偿完成后进行。

“花田灯海”消失后,西塱站将成广佛门户重点

“之前没有到这里打过卡,前几天看到要被拆了,突然觉得好可惜,就过来看看。”周日来到“花田灯海”拍照的程小姐对记者说,这里的花开得很美,要是拆了挺可惜的。除了程小姐,记者在花田还遇到了很多前来游玩的市民。

而“花田灯海”拆除后,花农又何去何从?

据郭兆坚介绍,“花田灯海”的花农有近60户,全部都是来自湛涌村的村民,不少花农已经经营几十年了。面对花田被征收,花农们已开始为接下来的生计做打算,他表示,有好几个花农已经开始找新的种花地点了。

有花农为接受顾客预订竖起牌子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罗赟 摄

有花农为接受顾客预订竖起牌子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罗赟|摄)

“种花很讲究土壤,这个土要松软平整,又不能在容易发生内涝的地方选址,还有就是物流的问题,西塱这边物流方便而且便宜,到其他地方就不一定了。”郭兆坚指着成片绽放的菊花对记者说,花农要找到下一个合适的种花地点需要花费不少时间,所以越早物色越好,据他所知,有一些花农将花田地点选在了佛山市南海区,还有一些则在广州市番禺区另起炉灶。

郭兆坚和他的同事们目前正在督促评估公司尽快出评估报告,争取在春节前能将补偿款给到花农手里,这样花农就有较充足的资金经营新的花田,“明年5月开始,花农就要开始种花苗了。”

仍有部分花农在花田劳作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罗赟 摄

仍有部分花农在花田劳作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罗赟|摄)

相比起年纪较轻的花农们,梁永辉接下来已经不打算寻觅其他种花地点了,他坦言,从这里挪到别的地方,就要重新租地、搭大棚和修建水渠系统,还会面临供水供电的问题,光设施设备就要投入十多万,自己目前找了份工作,就不再经营花田了。

据郭兆坚介绍,“花田灯海”和一期征收的玫瑰花田拆除后,将建起广钢新城地铁站,地铁10号线亦将连通西塱站至天河客运站。此外,“花田灯海”地块未来还将建起地面商业综合体,提升周边交通和公共设施配套的完善程度。

而原有的西塱站是广州地铁1号线和广佛地铁线的交会站,每日经过该站点换乘出入广州、佛山两地的市民流量庞大。未来,地铁10号线和可接驳广州南站的22号线等线网接入后,西塱站成为广佛门户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同时,其串联起新建的广钢新城站则使得该片区楼盘的区位优势将进一步提升。

除了即将告别的“花田灯海”,随着城市化发展的不断推进,广州越来越多的地标和老建筑有了新的变化,承载着许多广州人欢乐童年时光的越和花鸟鱼虫市场今年开始陆续搬迁,被老街坊称为“最好吃的一条街”的芳村陆居路今年开始围蔽改造,岭南花卉市场近日签订交地协议……

在快速的城市化进程中,“花田灯海”的未来没有了浪漫的“花田”和“灯海”,但亦将迎来整洁、明亮的未来,虽然不少村民不舍花田的即将消失,但是他们也表示支持改造这里的整体环境,希望地铁新站的开通能给西塱带来更大的发展。

编辑:李慧敏

编审:张伟

(编辑:李慧敏 编审:张伟 )
(发布编辑:何颖曦)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