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精选 > 正文

中控科技集团创始人褚健: 科技和经济间的 “架桥工人”

“人工智能若能跟工业结合,其作用不亚于一次工业革命。反过来,人工智能、大数据如果实现工业应用,同样也能大大推动控制科学的进一步发展。”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贺诗 | 论坛现场报道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第24期)

P65 褚健在第十八届中国经济论坛上参加“发展先进制造业 振兴实体经济”分论坛

褚健在第十八届中国经济论坛上参加“发展先进制造业 振兴实体经济”分论坛

12月22日,第十八届中国经济论坛在人民日报社举行。中控科技集团创始人褚健参与了主题为“发展先进制造业振兴实体经济”的分论坛,并在会后接受了《中国经济周刊》专访。截至2018年底,中控创新研发的核心产品——DCS集散控制系统市场份额已经达到了24.7%,连续8年位居国内市场第一。

数月前,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褚健荣获由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该纪念章颁发给新中国成立后对国家科技创新作出突出贡献的人员。

26年来,褚健带领中控团队在工业自动化领域不断探索开拓,先后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3项,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1项,并领衔制定EPA现场总线标准成为我国工业自动化领域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国际标准。

“在科技和经济间架一座桥”

早在1993年,年仅30岁的褚健晋升浙江大学教授,次年任博士生导师,1999年又被聘为“长江学者奖励计划”首批特聘教授。

他创立的中控科技集团,则是工业互联和智能制造方面的领军企业。

作为横跨学界和企业界的“大牛”,对于科技和经济的融合,褚健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20多年前,我就认为我自己是一个架桥工人,要在中国的科技和经济间架一座桥。”褚健说,科技跟经济这两张皮,到目前为止都没能很好融合,“科技和经济间的鸿沟始终存在,科技界不是所有研究对象都面向于应用,工业界里有很多需要解决的问题,但找不着解决问题的方式方法。”

褚健认为,要把科学研究、工程技术与整个工业有机结合,难度确实较大,“要想解决重大技术难题,提升国家工业竞争力水平,这就涉及大量工程技术、工程科学的研究。同时,还需要把这种科学技术转化为产品,如果仅仅停留在论文阶段,当然还不足以推动社会进步。”

“我无非就是对这件事比较感兴趣,也愿意起到这样一个架桥的作用。”褚健说,在目前的工业互联领域,需要有大量的研究人员能够“接地气”,能和具体的工业对象紧密结合,他的研究成果经过转化,能够应用于实际的工业场景中。

这也正是中控科技集团一直在做的事情。

“二三十年前,在国内工业自动化控制系统领域,清一色都是跨国公司。十几年前,在重大项目工程上,比如说千万吨炼油、百万吨乙烯装置,全部只能用国外的。”褚健说,过去10年,中控完成了重大突破,“仅中石化新建的18套千万吨级炼油装置,中控的产品就应用了其中9套,而在今年新上的百万吨级乙烯项目中,绝大多数装置也都是中控的。”

“AI若与工业结合,作用不亚于工业革命”

作为计算机科学的分支,AI(人工智能)近年来已成为热门话题和商业命题。褚健认为,AI最能发挥作用的地方可能还是在工业制造领域。

“人工智能实际上是算法和算力问题。”对此,褚健做了一个形象的比喻,“就像两个人,如果一个人比另外一个人聪明,那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他的思考能力比较强,另外他掌握的知识比较多。”褚健说,思考能力和知识水平就相当于人工智能的算法和算力。

对于AI的应用,褚健最为看重的还是其与制造业的结合。“除了大众比较熟悉的消费端应用,人工智能真正能发挥作用的地方还是制造业。”褚健举例说,在节能降耗、高端装备、生产优化、设备监控等方面,人工智能的介入能大大推动工业进步。

“但是如果只讲算法和算力,还不足以应用于工业中。”褚健话音一转,解释说,工业发展几百年,累积了大量的知识,现在AI的发展,则需要将算法和算力与工业知识有机结合。

“人工智能若能跟工业结合,其作用不亚于一次工业革命。反过来,人工智能、大数据如果实现工业应用,同样也能大大推动控制科学的进一步发展。”褚健说。

“工业互联应像安卓手机,能自主开发软件并方便下载”

回顾2019年中国制造业的发展,褚健认为,从产品质量、系列等方面看,中国制造业已经做得很不错了,但创新能力的增长还有不足,如果把技术创新补上,中国经济将会有非常大的竞争力。

褚健进一步分析说,在高端自动化与工业软件研发方面,中国尚有欠缺,“如果仅靠大规模投入、扩大再生产,中国几乎没有哪个领域产能不过剩。但是在某些高科技领域,很多地方还不如别人。”

褚健以自动化行业举例说,“早在二三十年前,艾默生、施耐德、西门子等跨国公司就是我们模仿的对象,中国现在有大的电气和装备公司,但类似施耐德这样的公司,才是中国最需要的。”

对于工业4.0,褚健有自己的认识。他认为,“工业4.0是由软件驱动的工业革命”,要想数百万制造企业都能享受工业互联网、智能制造的好处,需要把所有的生产过程、参数、设备连接起来,同时还要有大量的应用和软件。

褚健以智能手机举例,“手机的智能化源于安卓商店、苹果商店,没有这些商店里的APP,智能手机就无从谈起。”智能工厂与智能手机类似,“如果有一个类似于安卓、苹果的操作系统,把工厂里面所有的数据,比如设备、生产过程、资金流等连在一起,同时,各行各业的人,包括用户自己可以通过这个系统开发出各种工业软件,软件还能像安卓商店一样方便下载,中国制造业就能够上去。”

褚健对明年的中国制造业进行了展望,他说,今年中控科技集团整体业务增长在25%左右,明年估计还会保持一个不错的增长,“这是因为我们的用户在加大科技投入,包括数字化转型的投入。接下来,数字化转型的力度将加大,如果不加大科技投入,制造业企业明年可能会非常非常困难。”


2019年第24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19年第24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编辑:陈栋栋 编审:张伟 )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