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精选 > 正文

坚美铝业董事长曹湛斌: 2020年中国制造业的投资机会在哪里?

“我们不要怕投资增速下降。如果我们经济下降,还不断地加大投资规模,我认为更可怕。制造业还能投什么?投创新,投产品研发,投环保,这样通过提高质量,通过提高创新能力,来进一步提升制造业的水平。”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邹松霖 | 论坛现场报道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第24期)

P63 曹湛斌在第十八届中国经济论坛上参加“发展先进制造业 振兴实体经济”分论坛

曹湛斌在第十八届中国经济论坛上参加“发展先进制造业 振兴实体经济”分论坛

“我们不要怕投资增速下降。如果我们经济下降,还不断地加大投资规模,我认为更可怕。制造业还能投什么?投创新,投产品研发,投环保,这样通过提高质量,通过提高创新能力,来进一步提升制造业的水平。”

12月22日,由人民日报社指导、《中国经济周刊》主办的第十八届中国经济论坛在人民日报社举行。在主题为“发展先进制造业振兴实体经济”的分论坛上,面对主持人“2019年中国制造业为何投资下降,是不是中国制造业投资空间已经被挤压到很有限的水平”的提问,坚美铝业董事长曹湛斌做出上述回答。

“别以为外国的月亮真的比我们圆”

“从数字上看,中国铝产量占到全世界的50%多,我相信包括家电,包括其他很多行业产量全球占比都是50%以上。”曹湛斌说,从宏观上来讲,中国改革开放41年,中国人从什么都缺,到现在什么都过剩,中国已经成为世界工业体系最大最全的国家。

“因此,中国必须进行改革,不能像过去一样光是速度、规模,这是不行的。”曹湛斌表示,在调整过程中,重要一点就是不能再扩规模,要在提升质量方面下功夫。

“我们在下面办企业,了解得相对比较透,看得相对比较实。我看到今年我们很多实体企业已经主动减负了。”

曹湛斌以佛山制造和坚美铝业作为例子。

曹湛斌认为,除了需要科学看待这几年经济下滑,投资减慢,还需要承认中国最近十年八年在创新上的进步。“这是客观的,我们自己跟自己比,不能老拿最厉害的德国、日本跟我们比较,与他们肯定还有差距,但我们的进步也很大。”

以佛山制造业为例,业界流行一句话,“不转型创新叫等死,但是如果转得不好,转的方向不对,就是找死。”而坚美则是抓住两点最关键处,实施转型创新战略。

“第一,过去,我们以劳动密集型人口红利这个方法来进行竞争。现在中国的人工越来越贵,而且光是利用人的生产往往有很多缺陷,所以我们制定了坚美2025智能制造的宏大计划,利用5~7年,要耐得住性子。先不要说工业4.0,先达到工业3.0。我认为这是所有中国制造业的方向,再不能靠人力战术,靠人去做,一定要走上制造业的智能制造,硬件跟软件有机结合来提升我们的效率,提升我们的质量。”

“第二,更重要的是,每一个企业根据行业特点一定要进行创新。创新是宏观的概念。当然大家知道创新最关键是产品功能和质量的创新,这是创新的主攻方向,但是也不要忽略了比如企业治理的创新,市场营销的创新,人才管理的创新等等。坚美所生产的,其实铝产品的延伸应用已非常厉害,过去我们生产铝材一吨一吨卖出去,现在不是,未来要把铝材变成最终的门窗解决方案,这一点我们已经走了8年,刚开始走得很苦。但是2019年我们铝门窗比2018年增长100%,未来目标每年增长50%。我们不卖材料,变成由过去生产好铝材、卖好铝材,变成卖设计,卖知识产权,卖解决方案,卖服务。”

曹湛斌指出,中国在这方面有独特优势,“别以为外国的月亮真的比我们圆。不是的,比如坚美的系统门窗,现在有六大系列70多个品种,全部是自有知识产权和专利,而且我们测试出来的,门窗最重要气密性、水密性、隔音、隔液、抗风压,已经超过了我们比较羡慕的德国和日本。为什么?因为他们的气候条件没有我们复杂。德国门窗只要做好防冷就行,但我们不是。我们还要防台风、防雾霾、防蚊虫,德国人不需要考虑这些。所以我们发现我们的产品系列比他们丰富得多,如果未来走出世界我们是有竞争力的。”

“自主创新的短板不仅仅是技术层面的,还有很多是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层面的。在坚美,已经对标着国际一流水平企业的价值观、价值理念,瞄着这个去搞创新。”

“2019年中国制造业应得90分”

有企业家认为,2019年,中国制造业“内外交困”,外部不确定性极为复杂,给中国制造业带来的外部挑战非常大,成本压力、环保风暴,也让中国制造业步履维艰;也有企业家认为,这一年,中国制造业“众志成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制度创新、工业互联网硕果累累,也让中国制造业迈向高质量发展道路上步履铿锵。

对于极不平凡的2019年,中国制造业应该得多少分?曹湛斌给出的答案是90分,原因有两方面:

第一,2019年制造业也好,宏观经济也好,有很大下行压力。但即便这样,经济增速估计起码能在6%,有多少国家能持续达到这样的增速?不能跟过去长期9%、8%这样比,我们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第二,党中央、国务院已经看到了相关问题,要进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进行一系列变革创新,只要按照这个思路来做,哪怕是经济有困难,有下行压力,但有压力才有动力。

“通过2019年的压力,企业可以主动适应,来磨炼,唯如此,未来转型升级的潜力才是无限的,所以我还是打90分。为未来的高速增长奠定基础,这也是一个加分的要素。”

2020年中国制造业将是怎样的发展趋势?

曹湛斌预测,2020年经济还是会受到下行压力,但是不要单看增长多少,更重要是要注重在创新、在提高质量、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面的收效是多少。“比如刚才说的投资如果是无效投资,光是扩规模的投资宁愿不要。如果是创新投资,环保的投资,企业智能化、自动化投资,这些投资如果有则最好,为我们打基础更好。所以要有心理准备,经济会困难,但是一定要看长远,不要看一时。”

而对于2020年,最需要改革什么,才能帮助制造业喘一口气?曹湛斌的着眼点,一是为企业真正减负担,让企业有获得感;二就是法治。

“比如为企业在税费方面减负,应该说自从中央决定了这个战略之后,我们已经开始感觉有了效果,但是还不大,希望加大这方面的获得感。我希望要使企业有真实的获得感。”曹湛斌说,作为民营企业,希望政府对所有的经济实体一视同仁,给民营企业一个公平的营商环境。


2019年第24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19年第24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编辑:陈栋栋 编审:张伟 )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