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精选 > 正文

宝能汽车,姚振华的“新玩具”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贺诗  |  北京报道

插图:《中国经济周刊》美编 孙竹

插图:《中国经济周刊》美编 孙竹

法国当地时间11月28日,法国标致雪铁龙集团(下称“PSA”)举行新闻发布会,表示公司计划出售所持有的长安标致雪铁龙汽车有限公司(下称“长安PSA”)50%的股份。

此前,长安PSA另一半股权持有者长安汽车(000625.SZ)在重庆联合产权交易所也预披露了拟出售所持有长安PSA 全部股权的信息,并于11月29日正式提出挂牌转让申请,转让底价为16.3亿元。

PSA和长安汽车两方均未正式宣布长安PSA的确定下家。不过,PSA发言人透露,“资本巨鳄”宝能集团是长安PSA的潜在买家之一。

自2017年宝能集团投资组建宝能汽车有限公司(下称“宝能汽车”)以来,宝能汽车收购了观致汽车的过半股份,并在全国多地布局汽车产业基地。近期,宝能集团董事长姚振华与多位省市的党政一把手会谈,会谈内容均涉及汽车产业。

曾经的“野蛮人宝能”,经过两年多的布局后,开始了在汽车行业的全速冲刺。

“脱虚向实”的宝能系?

宝能集团真正进入公众视野,源于2015年的“宝万之争”。此后,“资本玩家”成了宝能集团和其董事长姚振华的标签。

随后,宝能集团旗下前海人寿、钜盛华等资本再度出击,开始对南玻A、格力电器等优质制造业企业增持,并谋求控制权。

2017年2月24日,保监会宣布,因编制提供虚假资料、违规运用保险资金等行为,对前海人寿及相关责任人员做出警告、罚款、撤职等行政处罚,其中,时任前海人寿董事长姚振华被撤销任职资格,10年内禁入保险行业。

对于姚振华和宝能集团来说,这次行政处罚,是个人和企业发展的分水岭。

受罚之后,宝能集团的行事风格悄然发生变化,在资本市场上,宝能系依然活跃,但开始收敛锋芒,不再有“非拿下控制权不可”的咄咄逼人之势。

同时,姚振华的目光不再局限于其起家的房地产、金融行业,开始聚焦传统制造业。

宝能集团内部人士透露,姚振华一向被员工评价为“政策嗅觉敏锐”,保监会的处罚让他领会到了国家鼓励实业的决心。

2017年3月20日,在姚振华受罚后不到一个月,宝能汽车挂牌成立。同时,姚振华本人也在多个场合表达了“脱虚向实”的决心。

2018年3月,宝能汽车创新研究院在陕西西咸新区揭牌,姚振华说,“我始终胸怀实业报国的理想,宝能也将始终践行‘发展实业、回报社会’的企业使命。”

据接近宝能的人士接受媒体采访称,姚振华深知“资本玩家”的标签对他很不利。尊重市场、实业报国是姚振华一直希望得到的评价。

布局汽车全产业链

从汽车产业布局来看,宝能集团已酝酿许久。

最令业界震动的事件发生在2017年12月,宝能集团宣布收购观致汽车51%的股权,成为其大股东。

另外,从2017年10月起,宝能汽车先后在杭州、昆明、广州和陕西西咸新区开建4个整车及零部件生产基地,号称全部建成后可年产超200万辆新能源汽车,总投资近千亿元。

据公开报道称,宝能汽车成立后即大肆扩充销售渠道,全国经销商和合作伙伴总数已突破200家。同时,结合宝能集团自身优势,汽车配件、汽车金融、汽车保险等业务也相继展开,“研发—零部件—整车制造—售后”的完整产业链已现雏形。

在传出宝能集团可能收购长安PSA的期间,姚振华还频频与多位省市党政一把手进行会谈,会谈内容皆与汽车行业相关。

2019年11月28日,吉林省省长景俊海与姚振华举行会谈。景俊海指出,希望宝能集团抢抓难得机遇,在汽车产业、食品加工、物流产业、数字经济、会展经济、文旅康养等方面谋划落地项目,推动双方全面全方位合作。

11月26日至29日,江苏省委书记娄勤俭率江苏省党政代表团赴广东学习考察,在此期间,代表团考察了宝能集团科创中心。

汽车分析人士赵伟认为,这是宝能集团全速进军汽车行业的信号,“布局汽车行业两年多后,宝能到了冲刺的时候。”

步子迈得有点大,为啥?

宝能集团官网显示,成立于1992年的宝能集团总部位于深圳,其业务已涵盖高端制造、现代物流、物业开发、综合金融、文化旅游、航空业务、民生服务等七大核心板块。

房地产和金融一直是宝能集团的主要盈利来源。但2019年初,姚振华在宝能集团高层会议上表示,10年内,汽车行业的收入要占到宝能集团总收入的一半。

可是,外界并不理解宝能集团对汽车行业的巨额投入。

一方面,整车制造业是资金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产业,具有资金投入大、回报时间长等特点,现今国内车市又暂时处于下行状态,这样的巨额投入究竟能坚持多久?

另一方面,宝能集团此前从未涉及工业制造领域,而资本运作的经营逻辑与汽车行业明显不同。

与新势力造车企业不同,宝能集团进入新能源汽车领域采取的是并购的方式,特别是购买有生产资质但发展处于低谷的企业,而不是创立自己的品牌。

此外,宝能集团并不公布产品、供应链、品牌、运作模式、战略等,一进入这一领域就圈地扩产能,让人摸不着头脑,因为超200万辆的产能明显是超过市场需求的,工信部规划的2020年新能源汽车年销量也才200万辆。

外界也因此质疑,难道宝能集团在汽车行业布局只是为了“竖起大旗”,然后“跑马圈地”?

对此,赵伟认为,这个问题需要从多角度理解。

首先,若宝能集团想以汽车制造为诱饵换取地方政府的各种资源,很难达到目的。

濒临破产的华泰汽车是现成的例子——过去10多年来,华泰汽车以主业为名,换取了煤矿、土地、融资等各种资源。但借来的钱总是要还的,因为主业缺乏造血能力,如今华泰汽车的资金链已经接近断裂。

另一个方面来看,由于其集团的多元化业务早已成型,相比传统汽车制造商,宝能集团的优势在于各业务板块可以互为补充,能较少受到车市下行压力的影响,“比如在一个地方投资建厂后,政府肯定会给相应的优惠政策,这对其金融或房地产板块都是利好。”赵伟说,“这样来看,宝能前面的步子迈大一点,也是可以理解的。”

编辑 | 吕江涛

编审 | 张   伟

(编辑:吕江涛 编审:张伟 )
(发布编辑:何颖曦)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