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文化时尚 > 正文

从中国第一超模到独立设计师 吕燕带着中国原创重回T台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讯(记者周琦)在过去的这个周末,来自全球的明星身着世界顶级时装设计师的原创作品,亮相米兰国际时装周,着实让散布世界各地的粉丝饱足了眼瘾。

事实上,今年世界顶级时装设计师的这次集体为原创代言,也让业内共同呼吁抵制抄袭、保护原创服装作品、孵化世界原创服装品牌的声音鼎沸。

中国原创经济已达千亿级,并将持续向好迅猛发展,频频让世界瞩目。

半个月前,刚刚完成一个“小目标”的国际超模吕燕,在微博发了张自拍。

几千人点赞,首条留言是,“我一直以为(吕燕)是好看的有特点的,没想到......”

曾被誉为“中国第一超模”,早在十年前,19岁的吕燕首次代表中国参加世界超模大赛,就已经被国人所熟知。

当了15年超模,吕燕最喜欢的事,并非是在各大国际T台走秀亮相,而是穿上全球各国大牌设计师原创服饰的那一刻。那是与各国文化、创意的最亲密接触。

无论是在世界超模的舞台上传递中国文化,还是让更多中国原创设计师的作品走向世界舞台,为中国绽放光彩,一直是吕燕的梦想。

直到毅然转行当原创设计师5年之后,才终于了了一桩心事。

 “大象遇百万白蚁”

18岁那年,吕燕从万千模特中脱颖而出,上了时尚杂志封面。

随后的15年超模生涯,她穿了数万件大牌设计师的原创服饰,但始终觉得,模特只是处于整个服装产业链的最末端,模特只能被服装挑选,难有自主权。

5年前,当吕燕毅然决然改行当服装原创设计师。最初她只是想要自己设计一款最先取悦自己的衣服。

组建设计师团队的时候,吕燕反其道而行之,只要刚从美院毕业、从无设计师经验的年轻人——他们是一张白纸,没有既定的审美观和思维定势,代表着疯狂、天马行空和无限可能。

近一年磨合、试错之后,吕燕才设计出Comme Moi品牌服饰,又经历了两三年的线下门店销售后,她才在去年初尝线上销售、开了天猫店、入驻了阿里原创保护平台。

从线下门店到线上网店的转变,不变的是经久不衰、屡打不绝的服装行业潜规则——抄袭,这或许是千万服装原创设计师最大的痛。

“对原创设计师而言,创意是最难的。”吕燕说,外行永远难以理解,原创服装设计师经历了上百道推翻重建、上万道工序,才把万千思绪中的一丝灵感付诸现实,有多快乐。而同行、竞争者甚至吃瓜群众都能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原创设计师的作品抄袭,进而用极其低廉的成本生产、极具竞争力的低价售卖,极度挤压原创设计师的生存空间,“我们有多悲愤无奈?”

这是服装乃至整个行业存在多年的乱象。原创设计师有多希望服装款式能走红,就有多怕被抄袭仿冒者盯上,彷如大象遭遇百万白蚁、九死一生,有设计师也因此由盛转衰、销声匿迹。

抄,自古至今从未断绝。

投射到原创设计师的服装行业,有的抄版有的抄款,有的从款式到宣传方式、销售渠道一概照抄,最终演变成贴身肉搏式的拉锯价格战。

吕燕说,正如过去几年的音乐行业,一度没有人认真写歌,因为赚不到钱。现在服装设计也面临同样的问题。近两年常有中国企业收购外国服装品牌,很少有外国企业收购中国服装品牌,深层原因在于,中国很多品牌都处于模仿、甚至抄袭阶段,缺少品牌价值。

“最早抄国外大牌的,现在抄国内的,年轻设计师辛辛苦苦做出来的设计,简简单单就被人抄光了。赚不到钱,就没有源动力,毕竟设计师不仅有梦想更要生存。”吕燕说,抄袭者,不仅有不知名的个人,小企业,甚至有大企业。被抄袭的设计师,也士气大减,犹如哑巴吃黄连。

吕燕说,原创服装流行趋势变化非常快,一个款式的销售周期往往只有2-3个月。而目前国内一个专利申请下来要半年甚至更久。很多设计师专利申请终于审批下来了,服装早就过了最佳销售期。

吕燕说,年轻设计师要雇佣专业的人来做专利申请,也是一笔很大的成本。“即使拥有专利,在通过法律手段维权时,也很容易被大企业拖垮。有些大企业甚至会反过来告你,索要一两千万的天价赔偿。很多设计师甚至都付不起律师费。”

“温和改良派”

“惹不起,躲得起,光靠道德谴责、公众监督也很难解决。”吕燕说,有同行曾经办时装秀,但是一走秀,照片就会流出,就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抄袭。她现在已经不提前做发布了,不允许照片流出。发布和出售同时进行,不给别人抄袭的机会。

吕燕说,很少有人会选择“自降身段”公开举报抄袭者、甚至有时间精力财力与其打官司,绝大多数人只能忍气吞声、选择妥协。这种背景下,除了激烈如举报、打官司的解决办法,更紧迫需要的是一套温和改良派的解法——不辱斯文、不撕不诉,就能平心静气把事情解决。

她说,去年自己店铺加入了阿里原创保护平台,这个平台能利用互联网技术对比海量商品库,对设计师的原创作品进行“原创认证”,一旦有疑似仿冒抄袭的商品链接,商家也一键维权,核验后能迅速让抄袭商品下架甚至让抄袭的店铺关店。

更省时省力省事之后,更专注于服装原创设计、营销的吕燕,也如燕子一般,实现了转型之后的实质性跨越。

她在短短一年半的时间内完成了COMME MOI品牌旗舰店GMV从2.5倍的增长跨越。这对于一个创业不到5年的新手、一个开张不到2年的店铺而言,并非易事。

在千亿级原创经济中,阿里原创保护平台对创意作品的保护与赋能,已成为商家的助推器。据阿里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入驻阿里原创保护平台的原创新商家年均GMV是普通商家的9倍。广东浙江已成为中国原创商业孵化基地。阿里原创保护平台成立一年来,已有4000多家专注原创设计的店铺加入,阿里原创保护平台已累计保护5亿张图片、91万条短视频、6.3万张设计手稿。

阿里巴巴知识产权保护总监李溪涵所说,“尊重知识产权、鼓励创新,阿里希望通过原创保护平台,更好保护平台上超过10万原创商家的知识产权,让原创商家的经营更简单、更具爆发力。”

    “努力的女人最美”

让吕燕欣慰的是,在改行做创业者的这5年里,服装行业里抄袭的现象有所好转。“国家从没像现在这么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媒体包括很多有识之士在呼吁保护原创设计,像阿里这样的企业也在探索,创新突破。”

“当然,这绝非一蹴而就的事,需要整个社会整个行业来齐心协力。”吕燕说,作为一个模特、设计师,一旦呼吁,就有人质疑炒作,她只能一有讨论机会就尽量参加,呼吁大家从法律层面多了解。保护原创、保护知识产权这件事上,自律更为重要。“很多在当地、在业内有影响力的龙头企业都不尊重原创,都在抄袭,怎么能够解决问题呢?”

“我希望中国有更多的原创设计师,出更多的好作品,走向世界。”吕燕记得,做模特的时候,如果在国际大赛上,穿了中国设计师的作品,会有很强的民族自豪感。

吕燕说,如今,国内涌现了很多有创意的设计师,大企业为什么不能跟年轻设计师强强联手,做一个享誉全球的服装品牌呢?为什么中国人就不能做一个有影响力、有地位的品牌,让外国企业产生收购或者加入的冲动呢?

20年前首次代表中国出征世界超模大赛吕燕,骨子里依然住着一个像燕子一样轻盈的灵魂。她清楚地知道,自己独创的Comme Moi品牌尽管在澳洲有合作的买手店,但并不代表已经走出国门,而是仍处于国内成长阶段。

“现在中国受到全世界关注,在中国做得好,才能走到全世界。”吕燕笑了笑,露出自信的微笑。

刚刚在法国巴黎逛服装面料展的吕燕,忙了一天,在微博发了张背靠大树的自拍,粉丝留言说,“努力的女人最美。”


(网络编辑:周琦)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