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一位香港人的来信:我们为何渐渐成为沉默的大多数?

他是香港沉默的大多数中一员,从他的心声或可见香港人对所谓反修例事件的看法以及他们对香港社会发展的真正期待。

《中国经济周刊》 特约撰稿人  关浣非

责编:郭芳   

编审:张伟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第16期)

p108-1 8月17日,香港市民在金钟添马公园举行“反暴力、救香港”大集会,呼唤和谐稳定,希望香港尽快回复社会正常秩序。

p108-28月17日,香港市民在金钟添马公园举行“反暴力、救香港”大集会,呼唤和谐稳定,希望香港尽快回复社会正常秩序。

 8月17日,香港市民在金钟添马公园举行“反暴力、救香港”大集会,呼唤和谐稳定,希望香港尽快回复社会正常秩序。

我本人长期在香港工作和生活,也有很多香港本土的同事和朋友。

自6月9日香港有人发起所谓的反修订《逃犯条例》示威抗议,之后演变成冲击立法会、冲击中联办、冲击机场、污国徽、辱国旗的暴乱行动。组织、煽动暴乱的一些人物一直挟民意、挟民主之名,其真实目的则是要争夺香港特别行政区的话语权和管治权,说得更重一些是要把香港变成在中国推行“颜色革命”的前沿。

在过去的两个多月,与一些相熟的香港同事、朋友谈论事态的影响,听到最多的话是: 乱来、搞衰香港!他们不称搞事的年轻人为“废青”,只称他们是“一帮衰仔”。他们不是不想发声,只是没有发声的机会和平台,因此这些人也被称为沉默的大多数。其实绝大多数香港人只想平平安安过好日子,能够安居乐业。他们知道这些极端分子再闹下去,香港一定会走向玉石俱焚的末路,最后受害的一定是为生计而辛苦劳作的自己。

8月15日晚,收到一位香港朋友专门发给我的一则长信息,表达了他对香港近两个月所发生事件的看法和心声。他是香港沉默的大多数中一员,从他的心声或可见香港人对所谓反修例事件的看法以及他们对香港社会发展的真正期待。

以下是他发来的信息内容:

关总,可否听下大部分香港人的心声:

我们大部分香港人早已厌倦这班民主政棍!我们已表态过站出来参加支持政府和警察的集会,又在Facebook撑警,但被网络欺凌,连朋友圈内的家人和朋友都被牵连、被欺负,就算唔(不)表态也给伤害。警方也没时间气力保护我们,我们也能体谅。他们用各种恐怖行为,令我们不敢站出来,所以渐渐成为沉默的大多数。为何要这样容忍那些政棍那么多年,他们受薪香港但却不断阻碍香港向前发展,为何不能做个强势港府?

其实所谓二百万人上街只系误导全世界。我的嫂嫂住在港岛政府屋村,她说每天都有人在招聘这里的家庭主妇、年轻人去游行,走在后面就可以。她们不知是什么游行,但集会完结就可得到两千元左右的超市代用券,很多新移民和本地主妇带同小朋友一起参与。另一批是如果不参与游行就被同辈欺凌或绝交的年轻人,即使他们保持中立也受到不同的伤害。另一种就是平时是废青,完全没有目标的年轻人,忽然被人变成英雄,救世主!最后当然是那班政棍汉奸,卖国贼。何来二百万示威者……

我们绝大部分香港人是爱国爱港的,虽然偶尔不满政府施政,偏帮商人,但我们依然选择当一个安守本分的顺民,我们依然多谢政府提供一个安全、机会又多的城市给我们,即使生活多辛苦,至少只要肯做就能有美好生话。亦感谢祖国在背后支持,所有东西来之不易,大部分人都很珍惜,那些居住在香港的外国人也有同感,觉得香港比起那些西方国家更好。


 2019年第16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19年第16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