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深大通暴力抗法,獐子岛扇贝又跑了,康美药业300亿元不见了 这些奇葩A股公司,还能不能管得住?

A股从不缺新鲜事。

56-视觉中国

(视觉中国)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李永华│北京报道

责编:陈栋栋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第10期)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这是西谚,水土不服,不太靠谱。在大A股,还是老祖宗说得好: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A股从不缺新鲜事。

从悲喜剧到悬疑剧,A股影帝云集

5月22日,证监会稽查人员执法时被上市公司深大通(000038.SZ)的人打了,靠报警才脱围。太岁头上动土,那可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

敢于动手的深大通是什么来头?1994年上市,十足的老油条,还回锅炸了多次,摘星戴帽好多回,办公地点在深圳南山区,曾经干过房地产,也卖过煤炭和铁精粉。网友说,早知道卖煤炭能上市,应该早投胎几十年,何必现在干“程序猿”。

如今的深大通,自称发展成集新媒体传播、金融服务、大数据服务、数字娱乐、物联网等为一体的“科技+文化”产业集团,构建“内容+平台+服务”的企业生态系统。

看着这一串“高大上”的新词汇,对深大通强悍学习能力的敬佩之情是不是如滔滔江水一发而不可收?卸妆一看,煤炭、铁精粉方面的营收占比依旧过半。

深大通靠动手抓伤稽查人员“上位”,网友戏称,A股的那些影帝影后们一定会纷纷表示不服:“这也太不讲究了,太没技术含量了。”

有网友说,你看,獐子岛(002069.SZ)就新拍了“扇贝跑了3”,据说“电影院里凌晨3点还是爆满”。谁都知道,娱乐圈里有些影迷总是那么捧场,一天看10场都不嫌累,要不票房怎么上去呢?

遥想4年前,獐子岛2014年10月30日发布三季报被网友戏称为“扇贝跑了”举行首映式,一部悲喜剧——由于附近海域出现了几十年一遇的冷水团,獐子岛在2011年和2012年撒播的虾夷扇贝绝收,公司巨亏11.89亿元。

于是,有的股民翻箱倒柜找出初中地理课本,重温洋流章节,研究“冷水团”;有的股民打电话给生物老师,虚心请教扇贝养殖技术。《五灯会元》有高僧大德教导:“早知今日事,悔不慎当初。”

就算网友恨不得给“扇贝跑了”来个“豆瓣评分1.5”,可唾沫星子淹不死人。2018年1月,獐子岛又上演“扇贝跑了2”,剧情梗概:海洋灾害导致扇贝瘦死,2017年亏损7.23亿元。谁知还有“扇贝跑了3”:扇贝又又又跑了——今年一季报亏损4314万元。

招数用老,容易被瞧出破绽。剧情老套,容易掉粉。演到第三季,就连“配角”都罢演了。

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对獐子岛2018年年报出具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称,无法对公司未来 12 个月内的持续经营能力做出明确判断。会计所出具保留意见报告意味着什么,这是秃子头上的虱子,再明白不过。深交所也看不下去了,5月22日一口气抛出“十大问题”。

一旁的康美药业仿佛一脸不屑。“哼,就这演技还出来混,千万别说你是演戏的。”4月30日,康美药业公告称:由于公司核算账户资金时存在错误,造成货币资金多计299.44亿元。网友戏称:康美药业投资拍摄的“大盗贼之300亿迷踪”上映,主角一句台词,瞬间震惊全场,“为之屏息良久”,“不敢复言灾异”

全国人民都在追问,300亿元去哪里了?答案藏在歌词甜美、画风清新的主题曲《康美之恋》之中——“意济苍生苦与痛,情牵天下喜与乐”。果然,“非著名演员”、康美药业董事长当天就说了:“市场比较关注的货币资金减少299亿元的问题,并不是一笔勾销,而是大部分转为存货了。我们的存货还是很有价值的。”28.38万户康美药业股东对这番普济苍生的大医情怀,焉能不感激涕零。

不过,康美药业的老搭档——广东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对康美药业财报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与獐子岛别无二致,一样的配方,一样的味道。

康美药业钱没了,货还在,没啥事。4月30日,被网友称为与康美药业“竞争票房冠军”的康得新演的是悬疑剧:公司说北京银行西单支行有存款122亿元。3位独董对此表示怀疑,副总裁和董事说不知道真假,董秘直接离职闪人。5月12日,“导演、编剧兼主演”康得新大股东及其实控人钟玉被警方带走了。122亿呢?不知所踪。

“你本来就是来赌博的”

大片看多了,总有些审美疲劳。戏精见多了,观众有时候更喜欢本色出演者。

5月17日,在千山药机(300216.SZ)2018年度股东大会上,有小股东问董事长刘祥华,“我25日买的股票,你们29日开市就停牌了,那是我一辈子的心血,你就告诉我如果退市了,我还能拿回来多少,给我一个心理准备。”

刘祥华的回答很直接,“你本来就是来赌博的,我们的股票正好符合你”。他还说,“我们今年一直在发暂停上市的风险提示,本来你买的心态就是赌博。”

话糙理不糙。

都说“观众是艺人的衣食父母”,有人看,就有人演。娱乐界、电影界都是纯市场导向的。A股是典型的散户市场结构,2亿股民贡献超过80%的交易量,人人都爱概念股,个个青睐内幕消息。深大通、康美、康得新敢这么演,也是为了满足市场需要。

今年,东方通信股价从去年的3.7元,一路飙升至最高41.88元,短短不到5个月时间股价翻了10倍多,靠的是什么?5G概念龙头股!然而,东方通信不止一次公告说,公司与5G无关,也没有5G业务收入。股民怒怼:闭嘴,你们有!

说起来,为配合观众需要,深大通也是不辞辛苦:2018年区块链很火,公司就准备收购北京一家区块链企业,此后,收购虽终止,公司仍坚持要与北京邮电大学合作进军区块链;今年,工业大麻如火如荼,公司当然没错过,还要将区块链与工业大麻业务场景深度结合。so,这是要在区块链上卖工业大麻?

哪怕是打了证监会稽查人员当天,深大通还发了篇公告说,公司于5月22日与鹤岗市东山区政府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计划建立工业大麻种植基地和深加工基地。这工作作风,不要太励志哦!

中国股市创始人之一张晓彬在回顾改革开放40周年时,写下这样一段话:“股票市场的生存和正常发展依赖于两个字——透明。首先是上市公司透明,其次是政府的透明,监管的透明,审批制先天具有权和利隐性结合的缺陷,透明还体现为平等投资机会。透明,是股市和赌场最大的区别。清楚地知道自己买了什么东西,就是正常投资。反之就是赌博。在浮躁的社会风气下,认真深入研究企业的人越来越少,赌政策、赌庄家的人反而越来越多,并因此出现了庄家勾结利益集团,把企业包装上市的工作策划成流水线。从立项到企业A、B、C轮融资轮轮接力,轮轮增值,最后上市套利。”

最能印证这段话的实例是:2018年11月8日至16日,人人喊打的*ST长生出现极为诡异的7个连续涨停板,累计成交超17亿元。对,就是那个造假疫苗的长春生物!

说起来,还是刘祥华的“赌博论”更直白。差点忘了,这不是他的原创,知识产权归吴敬琏老先生所有。

最严厉的处罚,莫过于退市

1918年11月7日,年已六旬、对时事相当绝望的梁济,突然向25岁的儿子梁漱溟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这个世界会好吗?”几十年后,晚年的梁漱溟口述了一本书,书名就叫《这个世界会好吗?》

韭菜们要提一个大问题:这个股市会好吗?还有很多小问题:康美药业、康得新们会退市吗?ST长生会回来吗?千山药机能恢复上市吗?这些奇葩公司们,能管得住吗?

曾经有长者谆谆教诲,“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情,就是把别人口袋里的钱,放进自己的口袋。”上市就是挑战这件最难的事情,而且是以最让人目眩神迷的方式。一旦敲钟,“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

更何况,好戏还在后头,定向增发、可转债等各种融资手段都能够源源不断地从资本市场获得资金;可交债、股权质押、股份减持等各种方式都能将手中的股权套现,从此纸醉金迷。至于,上市公司这一“黄袍加身”,不仅身价百倍,影子也莫名高大起来,便让人忘却戏里戏外,真真假假。

于是,IPO造假从源头开始,全产业链运作。君不见,赤裸裸的造假公司,如万福生科(现在的“佳沃股份”)、现名“云投生态”的绿大地,改名“美年健康”的江苏三友,如此等等,都可以现身说法,激励后来者。

《中国经济周刊》曾援引业内人士的说法指出,一些过会的企业,其实根本就不应该上市。比如一些低端传统制造业企业,明明已经一天不如一天,但还是能够侥幸过会上市。再比如一些“两头在外”(原料在外,市场在外) 的企业,缺乏核心竞争力,这种业务发展模式,可持续性明显存疑,但还是能够过会,登陆资本市场。除此以外,很多公司都是缺乏长期永续经营能力的,不搞资产重组,两三年以后都是*ST的料。

2017年,《中国经济周刊》曾报道过“业绩最差的上市银行”江阴银行。江阴银行自2008年开始IPO,但各种问题缠身,历时8年都未成功,直至2016年9月才登陆A股。然而,上市后的江阴银行并未涅槃,而是一度沦为业绩最差的上市银行。

一位正在冲刺IPO的拟上市公司董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能不能上,就看命”。言下之意,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与公司质地并无多少关联。也有已上市公司的财务总监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上市后的前3年,都在消化IPO。此话何解?读者诸君自行琢磨。

一旦财务造假或者其他猫腻被发现,影帝们会说,“我就喜欢这么一直耍流氓,怎么啦,就喜欢看你们拿我没办法的样子。”

最严厉的处罚,莫过于退市。

5月17日,证监会定性康美药业2016至2018年财务报告存在重大虚假,而且“公司与相关关联公司存在88.79亿元的资金往来,该资金被相关关联公司用于购买公司股票”,即涉嫌操纵自家股票。

康美药业离退市有多远呢?康美药业董事长马兴田说了,财务造假和财务差错是两回事。多么云淡风轻,举重若轻。听过之后,资深韭菜情何以堪?

根据2018年发布的《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康美药业可对标这一条:“上市公司披露的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根据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认定的事实,导致连续会计年度财务指标实际已触及《股票上市规则》规定的终止上市标准。”

关于康美药业会否退市,《中国经济周刊》此前曾报道,多位学者、律师和投资人士均表示,“从目前的公开信息来看,不太符合退市标准”,是否退市还有待观察。

如果不退市,康美药业及其实控人面临的处罚有多重呢?按现行证券法,顶格处罚600000元,“0”没数错,就是60万元。光是主题曲《康美之恋》就一掷千金请来多位明星的马老板会在乎区区60万元?

即便IPO造假,《证券法》第一百八十九条明确,发行人不符合发行条件,以欺骗手段骗取发行核准,尚未发行证券的,处以30万元以上60万元以下的罚款;已经发行证券的,处以非法所募资金金额1%以上5%以下的罚款。

例如已经退市的金亚科技,证监会的决定是,对金亚科技处以60万元的罚款,实控人周旭辉处以90万元的罚款,其余相关人员处以10万元到30万元不等的罚款。同时对周旭辉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当然,即便被查实IPO造假,全身而退者已有如万福生科之流。

打了证监会的人,深大通是否如临深渊?5月24日,深圳证监局给深大通发去警示函,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高莉也表示,深大通的行为严重破坏了国家法律的严肃性,严重干扰了证监会的依法履职,对违反证券法律法规行为进行查处是证监会的法定职责,妨碍执法将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警示函以后呢?收过警示函的上市公司很多,过往的经验是,以后就没有以后了。

至于上市之后业绩变脸,不仅少见处罚,就算有公司偶然踩雷,收到罚单也有如“吹面不寒杨柳风”。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2017年上市的近三成企业上市后的首份年报出现业绩变脸。

千山药机董事长刘祥华对小股东坦言相告:“退市的话就没了,恢复上市肯定涨很多倍。”2019年,退市多年的“ST长油”带着-60亿元未分配利润又回来了,成为重新上市第一股。

“浇风易渐,淳化难归”,A股生态沉疴已久,该是刮骨疗毒的时候了。

过去3年,是我国上市公司退市数量最多的3年,但也仅有7家公司退市。2019年,退市公司数量继续增加。仅5月17日,上交所和深交所就对*ST海润(600401.SH)、*ST上普(600680.SH)、*ST华泽(000693.SZ)、*ST众和(002070.SZ)做出股票终止上市决定。

5月19日,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主动投案,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刘士余之前,证监系统最近4年来还有前副主席姚刚、前主席助理张育军,稽查局前局长、行政处罚委员会前主任欧阳健生,创业板发行监管部前副主任、投资者保护局原局长李量,稽查总队原副会长习龙生等多人被立案调查。

最近,ST股跌成翔。资本从来都是嗅觉最灵敏的,它们闻到了什么气息?

59


2019年第10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19年第10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崔晓萌)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