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起底步长制药| 独董曾任发审委员、行贿药监官员、400亿销售费用去向成谜

此前,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之女被曝花650万美元“买进”美国斯坦福大学。尽管赵涛称女儿在美国留学属个人及家庭行为,但市场还是以跌停表达不满。与董事长之女“留学丑闻”相比,步长制药6年来高达400多亿元的销售费用去向等问题更是引发舆论热议。

p62-视觉中国

(视觉中国)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孙庭阳│北京报道

责编:陈栋栋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第9期)

5月6日,五一小长假后首个交易日,步长制药(603858.SH)股价“一”字跌停。

此前,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之女被曝花650万美元“买进”美国斯坦福大学。

尽管赵涛称女儿在美国留学属个人及家庭行为,但市场还是以跌停表达不满。与董事长之女“留学丑闻”相比,步长制药6年来高达400多亿元的销售费用去向等问题更是引发舆论热议。

销售费用多年高居业内第一

2016年11月18日,步长制药在上交所上市。在《2017年的制药工业百强榜》上,前五强中有两家民营企业,步长制药是其中之一。

步长制药上市审核时,其巨额销售费用就曾受到关注。证监会发审委曾要求步长制药补充披露销售费用构成明细。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统计200余家制药类上市公司的年报发现,从2013年至2017年,步长制药的销售费用始终位居制药类上市公司第一名,与第二名的差距也在拉大,仅在2018年“屈居”第二位。

具体来看,2013年—2015年,步长制药的销售费用高居第一,相比销售费用排名第二的白云山(600332.SH)分别高出15亿元、20亿元和24亿元,而白云山这三年的销售收入一直是步长制药的两倍左右。

2016年、2017年,步长制药的销售费用依然居高不下,且进一步拉开与第二名的距离,恒瑞医药的销售费用连续两年位列第二,步长制药分别比其高出25亿元、31亿元。

直到2018年,步长制药的销售费用被复星医药反超,但也高达80亿元,仅比复星医药低4亿元,而步长制药的销售收入却只占复星医药的一半多。

从2013年至2018年这6年间,步长制药的销售费用超过了400亿元。

据步长制药披露,销售费用中,最重要的部分是“市场、学术推广费及咨询费”,从2013年的45亿元增至2018年的74.85亿元。

p63

那么,在销售费用远高于业内水平的情况下,步长制药是如何通过上市审核的呢?

步长制药董事中不乏熟悉上市发行审核的人员。在步长制药上市前,2015年6月,曾任证监会第七届、第八届股票发行审核委员会委员的王立华任公司独立董事。在王立华任职独立董事约一年后,即2016年7月,步长制药的发行获得审核通过。

尽管步长制药的发行获得审核通过,但发审委当时就要求步长制药进一步说明销售费用率高于同行业上市公司销售费用率平均水平的原因和合理性、市场及学术推广费的分项构成、市场及学术推广费支出的对手方情况等,并要求其确认是否存在以市场及学术推广费名义支付劳务费或好处费等商业贿赂问题和违法风险。

2016年11月7日,步长制药公布的更新招股说明书比预披露稿多了37页,其中就包括发审委要求的补充披露:市场活动费、市场调研费、学术活动费及学术交流费等是市场及学术推广费的主要构成。

据更新后的招股说明书披露,2013年—2015年,步长制药开展的市场活动、市场调研、学术活动和学术交流场次分别是:32554次、43583次、46349次。以全年365天无休息计算,同期平均每天举办活动89场至127场,数量之多令人惊诧。

一位资深业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的营销中心负责统筹安排学术推广营销活动。营销中心一定是步长制药最辛苦和劳碌的部门,以2013年每天最少89场活动计算,营销中心的人员要么是在活动现场,要么是在赶往活动现场的路上。

这位业内人士调侃道,看看步长制药的营销中心工作人员,抱怨自己“996”“007”工作辛苦的同学,是否内心平衡多了?

在招股说明书中,步长制药还强调,保荐机构中信证券和发行人律师北京市金杜律师事务所核查了公司销售合同、内控制度建设及反商业贿赂相关制度、财务报告、销售费用核算事项,通过互联网信息检索、相关监管部门、司法机关的信息查询等手段,并取得了相关部门的证明文件,公司报告期内(2013年—2016年6月)市场及学术推广费用中不存在商业贿赂。

上市之后,监管部门没有要求,步长制药也就没有再披露举办活动的场次及费用,但步长制药每年年报都将自己的销售费用和以岭药业、云南白药、天士力、珍宝岛、千金药业和益佰制药这6家同行业公司对比。如前文所述,除了2018年步长制药的销售费用低于复星医药外,其他年份都位居制药类上市公司第一。

而现实中,也并非如步长制药披露的那样不存在商业贿赂。

据公开信息,步长制药创始人赵步长曾行贿原国家药监局局长郑筱萸。在审理郑筱萸案时,赵步长作证:他担任咸阳步长制药有限公司董事长时,该公司生产的“脑心通胶囊”须经国家药监局审查确定符合国家药品标准后方可生产销售。相关材料上报后,赵步长请求郑筱萸帮忙尽快审批,不久即获批准。为感谢郑筱萸的帮助,赵步长送给郑1万美元。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查阅中国裁判文书网还发现,自2015年以来,步长制药至少卷入六宗行贿案。

以2018年3月26日宣判的案件为例,法院审理查明,步长制药旗下的陕西步长制药有限公司自2009年起开拓湖南益阳市的医药市场,为了扩大药品销售量,其益阳地区销售经理张某某和医药代表蒋某某找到时任安化县中医院药剂科科长胡某帮忙,并承诺根据药品销售数量按一定比例给予回扣。张某某通过银行转账形式将回扣款转给蒋某某,再由蒋某某经手以现金方式给付胡某药品回扣共计106793元。

毛利率高达95%,凭什么?

业界人士认为,步长制药生产药品的高毛利率为其提供了巨额销售费用。

根据招股说明书,2013年—2016年上半年,步长制药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81.30%、80.43%、82.79%和82.96%,公司产品原材料成本占售价的比例不高,原材料价格波动对公司毛利率影响不大。

高达80%左右的主营业务毛利率与其主要产品的高毛利率密不可分,以申请国家标准的脑心通胶囊为例,该产品占据步长制药收入近1/4,从2013年起,其毛利率一直在80%左右。

步长制药年报显示,脑心通胶囊近两年的价格变化不大。如每盒36粒的脑心通胶囊,2016年的采购价格为21.94元~27.6元,2018年的价格为21.89元~28.5元,价格上限还略有提高。

脑心通胶囊还不是步长制药毛利率最高的产品,其丹红注射液毛利率高达95%,堪称公司最赚钱的药品,此注射液近年来的价格基本没有变化。

这些高毛利率产品支撑了步长制药的发展。2016年上市时,脑心通胶囊、稳心颗粒和丹红注射液3项产品合计收入90亿元,占步长制药当年收入的73%。2018年,加上谷红注射液,4项产品合计收入达91.43亿元,占当年收入的70%。

p64

政府补贴拿到手软

外界认为,依赖老产品创收,或是因为步长制药没有更多新品种推出。

步长制药年报显示,2016年上市后,步长制药在研品种180种,覆盖心脑血管、妇科、糖尿病、恶性肿瘤、消化系统和呼吸系统等大病种治疗领域。2017年,在研品种增至221个,其中中药15个、化药198个、生物药8个。2018年,在研品种仍为221个,化药仍是数量最多品种。

在医药行业,天士力以重视新药研发盛名于业内,但天士力也只聚焦了心脑血管、消化代谢、抗肿瘤三大领域,同期在研产品数量分别是68项、74项和77项。

虽然研发效果未显现,但地方政府近年来对步长制药的支持力度倒是不小。

近三年,步长制药获得的专利奖奖金、环保补助专项资金、科研补助资金、研发费用补贴资金、技术创新补贴资金等政府补助共计8.42亿元,其中2018年获得政府补助4.49亿元,占当年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近1/4,位列制药类上市公司之首,比天士力获得的补助多3.76亿元。

在资本市场上,步长制药2016年以每股55.88元的价格发行上市后,价格持续走低,2017年和2018年分别下跌46.51%和33.26%。至5月6日,股价复权只有36.85元,比发行价低34%。公司原发股东及高管承诺,在股票解禁后的两年内,当价格低于发行价时,将不能减持。按时间推算,到2019年11月,步长制药将有4.6亿股解禁。


 

fm

2019年第9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何颖曦)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