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欧菲光被严重质疑“财务大洗澡”

不到半个月,欧菲光连收深交所3份关注函与问询函,22大问题就像22道金牌接连发出,今年,一贯以白马股形象示人的欧菲光“人设”为何彻底崩塌?

p60-插图:《中国经济周刊》美编 刘屹钫

(插图:《中国经济周刊》美编 刘屹钫)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李永华│北京报道

责编:孙庭阳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第9期)

5月9日,欧菲光(002456.SZ)实控人筹划的控股权转让失败,深交所第一时间再发问询函,用大白话来翻译一下问询函的问题,就是劈头盖脸地问欧菲光:转让控股权这么大的事当作儿戏吗?滥用停牌?滥用信披权利吗?

每个问题都极为尖锐。4月26日,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就向欧菲光发去关注函,直截了当地问询公司:“本次业绩调整是否存在利用一次性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大规模存货结转成本进行财务大洗澡的情形,该会计处理是否足够审慎?”

5月7日,欧菲光对该关注函予以回复之后,深交所对欧菲光的解释显然并不认可,5月8日又发出《年报问询函》。

不到半个月,欧菲光连收深交所3份关注函与问询函,22大问题就像22道金牌接连发出,今年,一贯以白马股形象示人的欧菲光“人设”为何彻底崩塌?

预告赚18.4亿,年报却亏5.2亿,欧菲光“财务大洗澡”?

1月31日,欧菲光公告曾预计,2018年归属母公司的净利润(以下简称“净利润”)为18.4亿元,同比增长 124%。4月25日,欧菲光公布的正式年报画风转换比翻书还快:净利润变成亏损5.2亿元!

从净赚18.4亿元到亏损5.2亿元!这落差,让人目瞪口呆。在2019年A股“变脸”艺术大赛上,如果欧菲光说是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欧菲光的解释是,“基于谨慎性原则,公司及下属子公司对2018年末存在可能发生减值迹象的资产进行了全面清查和资产减值测试,其中与存货相关的跌价准备计提和成本结转合计243676.72万元,评估应收账款回收的可能性,计提坏账准备7510.21万元,导致报告期内实际净利润与预告的净利润产生差异。”

一次减值24亿元!欧菲光此前真的毫不知情吗?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研究了公司经营基本面及其股东最近股权转让事宜,并请教了熟悉资本运作人士,该人士表示:这很有可能是公司在股权转让前的财务大洗澡,转让前让公司一次亏个够,转让后“新官可不想理旧账”,将此前那一堆烂摊子事情一笔勾销。

深交所也质问欧菲光是否“财务大洗澡”。

5月7日,欧菲光直接否认“财务大洗澡”,解释称之所以出现天量减值,一是“为了协助客户实现快速扩张的目标”,采用了乐观和超前的策略,导致存货过多;二是因为内部职能部门结构调整,培训未到位,未能及时发现成本核算差异情况。

深交所显然难以接受如此解释,第二天发出的问询函就直指:“请补充说明你公司库存量增幅高于销售量增幅的情形是否符合‘以销定产’的经营模式,并结合采购订单及存货结构,说明你公司存货账面余额的真实性。”

对政府补助、应收账款、股权回购款等问题,深交所也追问不止。

营收超400亿元,为何增收不增利?

事情还要从欧菲光的经营说起。

欧菲光于2010年在深交所上市,从利润看一直是白马股,2016年、2017年净利润增长都在40%以上,但实际情况并非那么好看。

据欧菲光官网介绍,公司深耕于光学光电领域近20年,已跻身智能终端行业第一梯队,同时,面向未来积极布局智能汽车领域,打造“光学光电+智能汽车”的双引擎发展战略,致力于成为全球创新科技和智能制造的领军企业。

欧菲光的主营业务包括微摄像头模组、触摸屏及触控显示全贴合模组、指纹识别模组和智能汽车电子产品与服务,广泛应用于以智能手机、平板电脑、智能汽车和可穿戴电子产品等为代表的消费电子和智能汽车领域。

但是,近两年手机行业增长有些乏力。

2019年1月8日,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2018年12月国内手机市场运行分析报告》数据显示有不少“坏消息”。例如,2018年全年,国内手机市场总出货量同比下降15.6%。其中,国产品牌手机出货量同比下降14.9%。2019年第一季度,中国手机市场累计3个月总出货量同比下降11.9%,智能手机累计3个月总出货量同比下降10.7%。

欧菲光产品销量如何,从存货就能看出来。2016—2018年,公司存货分别是45亿元、77亿元和89亿元,期间存货增加了近一倍。存货增加同时,应收账款也持续高企,2016—2018年各年末分别是77亿元、75亿元和79亿元。

上述熟悉资本运作人士表示,存货是卖不出去的产品,应收账款是卖出去未收到回款,两项高企,必然导致资金紧张,反映在报表上是借款增加。确实,2016—2018年,公司短期借款余额分别是21亿元、42亿元和71亿元,3年内短期借款增加了2倍多,可见资金之紧张,以至于2018年11月6日欧菲光专门公告提示:截至当时2018年内公司累计新增借款61亿元,超过上年末净资产60%。

庞大的借款让欧菲光背上了沉重的利息负担。2018年,欧菲光财务费用达9.82亿元,比2017年增长了130%,其中,利息费用达5.52亿元。

欧菲光这两年还有些“点背”,踩雷乐视和金立。2018年2月初,欧菲光公开表示对金立的应收账款余额为 6.26亿元。除非金立起死回生,否则,6.26亿元应收账款可能就打了水漂。

虽然产品不畅销,但欧菲光近3年的扩张并未停止,研发投入均在15亿元以上,资本性支出在25亿元以上的水平。2018年底,欧菲光在建工程27.25亿元,主要是新增产能。2019年欧菲光仍在加大投入,1月9日,欧菲光拟向全资子公司增资10亿元人民币。

大股东高质押累累,实控人谋划转让控股权

4月29日午盘,欧菲光公告,公司控股股东欧菲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裕高目前正在筹划股权转让事项,拟引入国有背景战略投资者,向其转让公司股权比例不低于公司总股本的18%,且该事项将涉及本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变更等事宜。

简单地说,实控人要变。

10天后的5月9日,欧菲光公告称,欧菲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裕高和拟交易方南昌工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未能谈妥,终止股权交易。

坐拥营收超400亿元的大公司,欧菲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裕高为何要找人接盘?

上市公司资金紧张,实际控制人手头松紧情况怎样?

公开数据显示,欧菲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裕高手中所持公司股权多数已经质押,手头资金紧张。欧菲控股持股19.63%,质押比例是76.36%;裕高持股11.66%,质押83.75%。


 

fm

2019年第9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何颖曦)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