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三六零两位创始人体面分家| 周鸿祎得37亿分手费,38家公司归了齐向东(2)

三六零4月12日公告,将转让北京奇安信科技有限公司股权,两公司实控人分别是周鸿祎和齐向东,他们昔日曾并肩作战,就此将各奔西东。

老搭档齐向东“独立门户”

周鸿祎:并不想再去找一个2号人物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孙冰 | 北京报道

责编:周琦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第8期)

4月12日晚间,三六零公司(601360.SH)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同意公司对外转让所持北京奇安信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奇安信”)全部股权,涉及股权22.5856%,交易金额为人民币37.31亿元,此交易三六零公司获得29.8亿元的投资收益,同时收回对奇安信的360品牌授权。

据了解,奇安信即从360集团(下称“360”)拆分出来的360企业安全集团,是360投资和孵化的一家专门从事政企网络安全业务的公司,实际控制人是周鸿祎的创业伙伴、360的2号人物齐向东。此前市场已有传闻,作为中国互联网企业安全市场上最大的公司之一,奇安信有望登陆科创板,外界普遍认为,此次交易正是为了奇安信单独上市铺路。

为何在上市之前不是突击入股增持,而是出清股份“兄弟分家”?4月18日下午,360董事长周鸿祎接受了包括《中国经济周刊》在内的媒体专访,对于一系列外界关注的敏感话题一一作出了回应。

67 周鸿祎接受媒体专访,回答外界关注的有关分家热点问题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孙冰I 摄

周鸿祎接受媒体专访,回答外界关注的有关分家热点问题(《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孙冰 I 摄) 

“我和老齐两个这么‘狡猾’的老同志,能做一个双输的决定吗?”

“真的谈不上‘兄弟分家’,一是奇安信是2015年360孵化的企业安全公司,当时的目标就是今后独立发展;二是兄弟的说法太江湖义气了,在商言商,商业本质上是一种契约合作。当企业做到一定时候,大家想法可能不一样了,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任何人离开都很正常,只要符合商业契约就好。最怕是平时大家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互称兄弟,可能到亲兄弟要明算账的时候,账算不过来,这是比较落后的思维。”周鸿祎表示。

据周鸿祎透露,奇安信(360企业安全集团)成立时,齐向东与周鸿祎双方就有协议约定,齐向东控制的企业主要从事to B安全业务,而周鸿祎不再从事这块业务,主要从事to C安全业务。同时,360将360品牌、技术、数据都免费授权给奇安信使用,但是,当奇安信上市时,就需要把这些还给360。

周鸿祎坦承,在网络安全的发展方向上他与齐向东有一些分歧。比如,周鸿祎希望做虽然没有短期收益,但可能会改变整个行业的事情,就像当年360做免费杀毒,改变了整个个人杀毒软件市场一样。但齐向东更倾向于有现实收益的模式。

不过,这并不是齐向东要离开周鸿祎的最重要原因。“老齐(齐向东)多次跟我唠叨过,他最大的梦想就是自己带出一家公司上市,亲自去敲钟。”周鸿祎说,在回归A股之后,齐向东套现了一些360的股票,这也是为什么360集团拆分出了企业安全业务给齐向东,并给了它投资、产品、技术、数据和品牌的原因。

周鸿祎还透露了一个细节。360在美国上市的时候,齐向东由于要坐镇国内处理危机,并没有参与360的敲钟仪式,这是后来他非常遗憾的事情。

“你问中国这些互联网公司的第一个创始人是谁,大家都说得出来,但问2号人物就鲜有人知道。这并不是说2号人物不重要,而是媒体的焦点和聚光灯会更多地围绕1号位。老齐和我十几年,一直合作非常好,他也从360获得了丰厚的回报,但每个创业者都希望成为1号位,要自己做一家公司,这才是对创业精神的最佳诠释,是人之常情,我很理解,也肯定会支持他。”周鸿祎说。

但奇安信面临上市,和360之间的关系就成为最大的障碍。“上市就要解决独立性问题,中国监管机构对于独立性要求特别严格,如果一家公司的品牌、技术、产品都免费来自另外一家公司,这会被认为是利益输送,甚至把360的办公楼拿出几层给奇安信用,都是不可以的。”周鸿祎说。

另外一个“雷”在同业竞争。“证监会对于同业竞争有非常严格的规定,这使得我们想留下一股都不行,我们要么抛股票,或者花比较长的时间梳理资本结构,但这意味着奇安信上市又要延迟两年。如果我们不卖掉股份,老齐就上不了市。当然,作为投资人,价格要合理。”周鸿祎说。

周鸿祎表示,360是一家公众公司,奇安信除了齐向东也有很多投资人,这个决定不可能是两个人兄弟情深或者兄弟反目的结果,而是正常的商业逻辑,是一个公平的交易,没有谁占谁的便宜。

“360退出奇安信是一个双赢的局面。奇安信长大成人可以自己去闯世界,360也可以放开手脚,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和老齐这么‘狡猾’的两位老同志,怎么会做出一个‘双输’的决定呢?”周鸿祎说。

关于360出清奇安信一事,齐向东和奇安信公司至今都未曾对外进行过任何表态和对媒体发声。实际上,与素有“红衣大炮”之称的周鸿祎相比,在新华社工作了多年的齐向东面对媒体一直都极其谨慎和低调。

“360和包括奇安信在内的已有网络安全公司都不是竞争对手关系”

奇安信过去主要负责政企(to B)网络安全业务,to B是时下非常热门的产业方向,可以放开手脚的360会否未来和奇安信正面竞争?未来这块业务360打算怎么去做?

“现在的网络安全的政企市场是一个没有多大油水的市场,整体营收加起来100多亿元,整体利润不到一个游戏的利润。奇安信3年烧了50多个亿,但目前的营收也就是做到20多个亿。只能说这个行业未来有潜力,但现实很骨感。”

究其原因,周鸿祎认为还是在于行业本身,并非没有市场空间,而是还没有人将其真正做好。

“现在的政企网络安全市场疗效不明确。政府为什么愿意满大街装摄像头?为什么做安防的公司收入市值都比做网络安全的公司高?因为真的有效果,开一场演唱会都能抓到逃犯。你现在街边抢个包,两步就被拍到,到火车站就被抓住。反观网络安全行业自己,老是抱怨政府企业投入少,美国IT采购的10%会用于安全投入,而中国这个比例不到1%,而且还都是各种‘盒子’。真实原因就是没有实际效果。”周鸿祎说。

周鸿祎认为,现在绝大多数网络安全公司在做同质化的低价竞争,整个网络安全行业都在忙着卖“盒子”,很多产品没有创新,网络安全问题依旧没有解决。而政企客户之所以还购买一些网络安全产品,也是因为“不买不合规”,但用了“也不知道有没有用”。

“360要做这个行业肯定就要做与众不同的事情,市场已有的产品360会生态合作,但不会自己去做,因此我们和目前市场上已有的公司,也包括奇安信,都不是竞争对手关系,因为我们做的是完全不同的事情。”他说,360真正要做的事情,自己称之为“大安全战略”,包括网络安全大脑和网络安全大数据、提升国家网络安全能力等。

“现在网络安全公司排名排的是营业额、市场份额,这没有意义。真正有价值的指标是挖漏洞的能力、发现APT攻击的能力,这才是衡量安全公司的核心能力,而这也是360能做而别人做不了的。”他说。

在国家网络安全方面,周鸿祎说,360要做实网攻防,用效果评价网络安全,比如网上“朱日和”。

此外,工业互联网、车联网等新兴领域探索网络安全服务和产品360也会涉及。

“360作为中国最大的安全公司,但其实来自安全的收入少得可怜。就像360当年做免费杀毒颠覆了整个个人安全市场一样,我希望去做真正对网络安全行业带来改变的事情,干别人不敢干的事。虽然做这些事,需要依靠我们互联网业务带来的很‘庸俗’的收入,比如游戏和广告,但我还是要去做那些很高大上的事情,真正为国家网络安全创造价值,让老百姓的幸福生活不会因为网络安全受到损害。”周鸿祎说。

“我不关心360股价,关心了肯定会得心脏病”

360公司创建于2005年11月,2011年登陆美国纽交所,2016年7月完成私有化退市,2017年12月,借壳江南嘉捷成功回A股。回归A股之后,360的股票一度数日封死涨停,2018年1月,360最高股价曾达到66.5元,随后一路下跌,最低达19.65元。今年4月19日,360的最新股价为25.60元。

“我确实不关心360股价,因为关心了肯定会得心脏病。我们刚回A股时,不知被谁坐庄,炒到很高,又跌到很低。最高点和最低点,我都不相信。由于360回A股是借壳重组的,当时我们股票都是锁定的,外面的流通盘其实很小,估计有几千万、一个亿资金就能对股价产生决定性的影响,很多中概股回归都会经历这个过程。”周鸿祎说。

他认为,公司股价的高低并不代表360的真实价值,应该看企业做了哪些对用户有价值的事情。“我觉得现在360的股价是一个正常水平。如果我们继续推进我们的‘大安全战略’,企业会有更高价值。”

不过,齐向东的自立门户也意味着周鸿祎没有了2号位,周鸿祎也表示,确实很难再找到老齐这样的2号人物。

他说,美国有本书叫作《Power of Two》,很多创业公司都是两个人配合。有人擅长从0到1,有人擅长从1到n。“乔布斯是从0到1的人,库克是从1到n的人。我是从0到1的人,而老齐是从1到n的人。”

但周鸿祎表示,他并不想再去找一个2号人物,这也是360现在的发展阶段决定的。“当年我和老齐配合,遇神杀神,是因为业务单一,就是做杀毒。但现在360公司这么大,业务众多,要一个人有能力去覆盖公司各种业务,又要懂安全、又要懂游戏、又要懂内容,这是不可能的。”

周鸿祎说:“360其实不需要又一个2号位,而是需要为不同的业务找到自己的1号位,这样才能突破公司的瓶颈。比如360金融,360给它技术、品牌、能力,它自己也做出来了;奇安信也做出来了。未来我可能是一个介乎于VC和CEO的角色,外部投资和内部孵化出一批公司,构建一个生态体系。主要为业务找到合适的CEO,尝试拆分独立运作,给更多年轻人机会。”

 


 

封面

2019年第8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上一页 1 2下一页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刘冰倩)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