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公司 > 正文

珠海香洲区寻迹真假“碰瓷人”“风云巨变”前夜探访格力电器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杨坪 珠海报道

谁的格力

市场喜欢猎奇“董小姐”,董明珠是行业领袖,在聚光灯下当仁不让,令人钦佩。

格力的控制权变化,既有历史的必然,又充满偶然。

格力是谁,是一家市值3000余亿元的庞然大物。在投资人眼里,格力是白马蓝筹;在用户眼里,格力等于优质空调;在学者眼里,格力是产权制度研究的样本……

未来格力又会是谁,似乎才是故事最重要的情节。(李新江)

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连番走访中,一个最直观的感受是,面对厚朴投资的疯狂示爱,格力电器(000651.SZ)选择了漠视,丝毫没有顾忌沸腾了十余天的市场。

曾经高调、直率的董明珠也久不在公开场合亮相。她最近一次公开发言还是在3月26日-29日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上。

平静背后,却处处透露着谜团。

所有人都在关心一个问题——谁将入主格力?

但无人回应。在靴子正式落地之前,一系列的猜想变得毫无意义。

阿里、富士康、苏宁、京东、厚朴……几乎每天都有不同的角色加入“猜想”。毕竟,作为A股首屈一指的大蓝筹,格力相当吸引人。

市值3200亿,稳居深市前五;营收超两千亿,净利润达260亿,位列深市第一,盈利额超过了96%的创业板公司总市值;上市以来累计分红20次,现金份额总额454.02亿元,分红率高达36.87%……

诚如厚朴投资所言,“格力(电器)是一家好企业”。

冷对“碰瓷”

身处漩涡中心的格力电器,却是最淡定的。

“从没关注过(厚朴投资)这家所谓的机构”“不了解股东筹划进展”这是格力电器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给出的回应。

即便是公司的高层,也对“易主”之事三缄其口。

格力电器董秘望靖东不止一次在电话里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道:“该披露的我们已经披露了,不清楚厚朴投资。”

“母弱子强”早已成为格力最广为人知的注脚,管理层真的会袖手旁观吗?

珠海市城区内,随处都可以看到印着格力字样的银隆新能源公交车,格力电器,是当地人最引以为豪的品牌之一。

“明星企业”“纳税大户”“优质国企”、“铁娘子董明珠”,是每一个在珠海生活的人想到格力,必然联想到的词汇。

不过,格力电器或将“易主”、摘掉国企的帽子,对于一些忙碌于基层岗位的当地人来说,似乎还有些遥远。

“格力的大股东就是政府(部门),易主?不太可能吧?”在珠海开了五六年出租车的黄师傅说道。

几乎每一个珠海人都清楚格力电器与国资委密不可分的关系。

上市23年时间里,从朱江洪到董明珠,从股权分置改革到引进核心经销商,从周少强落选到推翻银隆收购案,格力管理层、政府与中小股东磕磕碰碰二十载,早已达到了一种微妙的平衡。

国资力量的退出,意味着这种稳态即将被打破。

4月10日的香洲区金鸡西路6号,和往常没有什么不一样,格力电器总部园外奔走的员工、进园拜访的合作商、马路对面逗孩子的老人、印着董小姐和格力冰箱的新能源车……一切元素都是和谐而稳定的。

但在员工的谈资中,却多了一个话题——格力电器的股票,以及还未现身的神秘“接盘方”。

“怎么可能不知道(大股东要转让股权),新闻都满天飞了,不过还没有涉及我们员工层面”;

“今天又涨停了,我身边就有同事买了公司的股票,现在都赚好多了”;“看新闻是说,现在还处于公开征集阶段,方案还没出,具体谁接盘也没定”……来来往往,议论的声音不绝于耳。

作为上市公司员工,议论自家股票并不稀奇,但对于身处舆论中心的格力来说,股市动荡几乎成为全民“狂欢”,即便是从不炒股的门卫,也被来往同事的对话所吸引。

4月9日、4月10日,格力电器连续涨停。

其在公告中表明,大股东格力集团拟公开征集受让方,协议转让15%的股权,公司控制权、实控人或将变动。保留的3.22%的股权,正好够格力集团提名董事候选人。

龙虎榜数据显示,4月10日,深股通成为最大买入席位,当日合计买入22.87亿元,两大机构席位合计卖出26.51亿元。

当日,在证券时报的报道中,厚朴投资公开“示爱”格力——“我们是有兴趣的”。

然而格力电器对此无动于衷,证券部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回应称:“我们从来没有关注过(厚朴投资)这家所谓的投资机构,股权转让主要采取公开征集受让方的模式,具体是什么样的团体接盘都是股东方来筹划,我们不清楚。”

冷漠的语调中,厚朴投资似是一个“碰瓷者”,“啾”地一下撞倒在格力电器改革的轰鸣车轮前。

4月11日、12日,格力电器的股价随着深圳突如其来的暴雨一起降温,两日合计跌4.54%。

弱势集团

故事的另一个主角,也静默如斯。

4月10、11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次致电格力集团总裁周乐伟,并向其发送留言,他均没有回应。

11日,记者只身探访了距离珠海市国资委不到2公里远的格力集团。

耸立着的格力集团大楼沉稳而大气,被精心修剪的草坪和树木环绕。

大楼合计六层,格力集团占据了顶楼两层,珠海市建筑设计院、珠海市慈善总会、格力金融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格里建设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兴格公司分别占据了剩下四层楼。

来来往往的访客不断,但探访格力集团的寥寥无几。

当记者到达格力集团时,前台在与周乐伟秘书通话过程中说道“现在太敏感了是吗?”随后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这个常年夹在格力电器与珠海市国资委之间的大股东,在格力电器内部的“存在感”日渐式微。

不仅持股比例从上市之初的55.35%稀释到18.22%,名义上有四个董事会提名名额,但其中有两席已经固定提供给格力电器的元老董明珠和黄辉,另外两个席位则命运多舛。

早前,2012年,格力集团曾试图“挑战”管理层,提名了时任格力集团总裁、原珠海市国资委副主任的周少强,最终惨遭中小股东和管理层联手淘汰出局。

三年之后,格力集团在2015年的换届大会上态度不再强硬,提名的另两位董事孟祥凯、叶志雄,前者时任中航工业、中航重机董事长,后者虽曾在2006年担任格力集团董事长,但彼时已在珠海城建集团扎根多年,时任珠海城建集团董事长。

最近的一次换届更加暗潮涌动,2018年的换届大会出乎意料地延期到了2019年年初,原因是“提名工作仍在进行中”。

在正式提名时,格力集团的举动再次让市场唏嘘,其提名的四名董事会人选中,董明珠、黄辉、望靖东均是格力电器内部兢兢业业十余年的管理层核心。

另一名董事张伟,虽然名义上任格力集团常务副总裁,但1999年开始就在格力电器摸爬滚打,曾任格力电器管路分厂、物资供应部、外协外购质量管理部、企业管理部负责人。

格力集团是在何时被消磨了棱角的,暂时还不得而知。

但可以肯定的是,以董明珠为核心的管理团队,早已将格力电器的主导权牢牢握在手中,三者之间的“共生”关系也在妥协与进击当中维持着微妙的平衡。

然而,随着格力集团退出实控人地位,下一个“继任者”是否还能再由管理层“听之任之”,或者“硬碰硬”谋求更多的话语权?这个问题成为笼罩在格力电器之上的阴云。

犹记得被上海国资拱手让出“控制权”的上海家化(600315.SH),时至今日再也无缘曾经的荣光;顾雏军与科龙、美菱“剪不断、理还乱”的纠葛,仍占据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

董明珠与众多的A股投资者,该如何面对没有格力集团的格力电器?

4月10日,一名格力电器的潜在合作商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我们知道公司股权可能变动,但是目前还看不到有任何信息表示会影响到合作。”

全民等待

作为珠海最有名的国企,格力电器的股权转让风波,珠海市国资委自然不会缺席。

11日,珠海市国资委一名人士便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格力的股权转让是大事”。

但另一名改革重组科的人士则指出,当前还尚在早期阶段:“所有的东西刚刚才公告,我们主要是办手续,就是审批程序,还没到我们这一步。”

事实上,此次股权转让行为,在如今的市场,早已不仅由国资机构的主观转让意愿决定,它正逐渐演变成了管理层、国资与外部投资者各方的重要博弈。

控制权的去向,不仅关乎董明珠管理层是否能继续稳居主导权,更决定着格力电器未来的命运走向。

在不少市场人士看来,外来投资者、格力管理层,任何一方独大,对格力电器都是“威胁”。

毕竟,2016年让中小股东与董明珠剑拔弩张的 “银隆收购议案”还历历在目,如果不是中小股东的激烈抵抗,格力电器或将被卷入银隆新能源巨大的资金链黑洞。

4月11日,当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到达银隆新能源大股东银隆集团的办公所在地时,这里已经大门紧闭、人去楼空。

附近执勤的保安告诉记者,这栋办公楼已经空置长达半年之久,早没人上班。

2017年,银隆新能源业绩大降67.94%,还与格力电器之间存在着19.4亿元的关联交易,这些资金中,相当一部分是应收账款。根据格力电器2018年半年报显示,格力对银隆的应收账款高达10.45亿元,计提坏账准备6614.11万元。

此外,缠绕着银隆新能源的,还有大量裁员、停工、拖欠货款等“丑闻”。

2015年1月,董明珠又公开喊话要做手机,但截至2018年上半年,手机业务仍不见起色,至今没能在格力众多业务板块中占得一席,格力官方商城的格力3代手机上线39天仅卖出24台。

这两场被市场视为“并不成功”的投资,让不少业内人士担心,如果最终董明珠及其“潜在一致行动人”京海担保获得了15%的转让股权,中小投资者是否还有力量在重要决策中“力挽狂澜”?格力会彻底沦为董的“一言堂”吗?

另一边,各方外来者也已“虎视眈眈”,态度暧昧的富士康对是否参与收购一事“不否认,不表态”,抱有一腔“热忱”的厚朴投资遭遇格力漠视,最有潜力的角逐者阿里巴巴 “对市场传言不予置评”……只留下默默脑补的市场人士“吵翻了天”。

或否认或暧昧或热情的“潜在”入场者、各自沉默却又疏离的上市公司与大股东,尚未等来执行的珠海市国资委,构成了风云巨变之前,格力最为完整的图景。

可以肯定的是,“形态各异”的参与者,都指向了一个事实——这场角力还远未达到三方满意的局面。


(网络编辑:刘冰倩)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