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生态 > 正文

6年治霾,谁在努力谁等风吹? 北大报告称保定PM2.5降幅最大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危昱萍 北京报道

近年来,雾霾恐怕是北方居民朋友圈经久不衰的话题。

而各级政府也越来越重视空气污染治理,多地出台规定,空气质量不好就罚款。

据E20环境平台统计,全国至少有天津、河北、山东、山西、湖北、河南、安徽、四川、贵州等地颁布了空气质量奖惩办法。

以山西为例,PM2.5浓度比考核基数高的,每微克罚10万元起步。今年2月,山西11市均被扣罚,总金额达8878万元。

不过,奖惩依据是空气质量监测数据,这个数据是否能完全体现各地政府的治霾努力?

生态环境部部长李干杰曾表示,同样的污染排放,不同年份气象条件有的可能拉高10%,有的可能拉低10%,个别城市可能还会达到15%。

4月10日,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统计科学中心讲席教授陈松蹊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基于直接观测的小时浓度平均的评估法,受气象因素影响很大,不能完全反映各城市大气污染治理的人为努力程度。”

当天,陈松蹊及其团队连续第六年发布《空气质量评估报告》。该报告建议,使用去除气象干扰的空气质量评估方法,从而使得“天帮忙”或“天帮倒忙”对各级政府部门大气治理努力程度评估的影响降到最低。

这份报告以京津冀及周边地区、汾渭平原加上河北张家口、承德、秦皇岛和山东的泰安、莱芜,以及陕西延安等45个北方城市为研究对象。报告剔除气象因素的影响,衡量大气污染物浓度的变化。

综合六年来的数据,剔除气象因素的影响后,大家最关注的PM2.5值在上述45个城市的平均累计降幅达到了19.5%。其中,共有26个城市五年/四年累计降幅超过20%。保定五年累计降幅最多,达41.8%。晋城、临汾、吕梁、张家口和咸阳5城市累计降幅为负。

京津冀“氧吧”PM2.5反弹

2018-2019年秋冬季,北方重点区域采取了更为灵活的管理策略,禁止采取“一刀切”式的停产、限产方式。

看似较为灵活的环境监管,引发了雾霾卷土重来的担忧。

报告指出,这种管理策略没有导致冬季PM2.5浓度的剧烈反弹,但PM10浓度有明显的增加。

沿太行山脉的保定、石家庄、邢台、邯郸和衡水河北五市,PM2.5浓度在北方都属于高浓度区域,在2018年12月-2019年2月,PM2.5浓度增长了3.5%,而PM10增长了11.78%,突破了200微克/立方米。

北京、天津、唐山、沧州、廊坊这环渤海五城市PM2.5浓度和PM10浓度分别增长了7.09%、12.20%。

其中,京津冀的“氧吧”河北张家口、承德、秦皇岛三市,2017年和2018年PM2.5和PM10浓度均出现增加。

“河北北部的这三个城市需要加强污染防治的力度,尤其考虑到2020年冬奥会将在张家口和北京举行。”陈松蹊说。

在PM2.5显著下降的同时,一种蓝天的“隐形杀手”渐渐现形,它就是臭氧。去年,全国唯一一种浓度没下降的大气污染物就是臭氧。

陈松蹊表示,臭氧作为一个现代化城市通病,相对其他污染物没有得到那么好的控制效果。近地面臭氧浓度超标,其危害程度不亚于PM2.5超标。

整体而言,过去5年,45个城市中多数臭氧浓度不降反升,其中一些城市升幅达到了50%以上。

对此,报告建议像管控PM2.5一样,对京津冀乃至全国主要污染区域设定臭氧改善的具体数值目标,避免部分地区面临颗粒物和臭氧双重污染的局面。

环境规划院区域空气质量模拟与管控研究中心主任薛文博告诉记者,臭氧是氮氧化物、VOCs(挥发性有机物)光化学反应产物,臭氧的污染物水平不仅取决于氮氧化物、VOCs排放量,同时取决于两者的比例。在控制氮氧化物的同时,必须更大幅度削减VOCs,这样更有利于降低臭氧浓度。

北方7省市污染治理不平衡

中国空气污染呈现明显的南北差异。

2018年169个重点城市中,空气质量最差的20个城市全在北方,空气质量最好的20个城市除河北张家口外全在南方。

报告数据则显示,北方空气污染也呈现区域差异。

以PM2.5浓度为例,从区域分布上看,沿太行山脉的保定、石家庄、邢台、邯郸和衡水河北五市,河南所有九市,陕西除延安和宝鸡外的四市为高浓度区域。北京、天津及自唐山以南的河北城市和山东九市,陕西延安为中浓度区域。河北北部张家口、承德、秦皇岛三市为低浓度区域。

“京津冀鲁区域22市近六年PM2.5浓度已具有明显的下降趋势;晋豫陕地区23市PM2.5浓度一致性的下降趋势仍有待建立。”陈松蹊说。

从四大污染因素之一的能源结构来看,7省市之间也出现差异。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贺克斌认为,在能源消费结构方面,北京、天津、山东属于煤油气综合型,山西、河南、河北属于煤炭依赖型。

报告数据显示,2013年-2018年,全国煤炭消耗量下降了5.6%,京津冀三省市从3.9亿吨下降到3亿吨,减少了24%。而山西、山东、河南、陕西四省反而上升了0.4%。与上年对比,这四省加上河北2018年共消耗煤炭13.9亿吨,比2017年增加1.56%。

“蓝天保卫战”对7省市都提出了煤炭消费总量控制的要求。对此,陈松蹊建议,将7省市的煤耗量作为衡量基础排放的指标,纳入大气污染防治的重点监测内容。

对过去几年煤炭消费的行业数据分析后,陈松蹊建议,7省市的减煤重点应该是山西省的冶金和建材行业,山东和陕西省的除电力、冶金、建材、化工外的其它类别,包含民用散煤消费。


(网络编辑:崔晓萌)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