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宏观 > 金融 > 正文

香港首批虚拟银行揭开神秘面纱 1200亿港元传统零售银行收入或受冲击

特约撰稿 朱丽娜 香港报道

4月初一个春日明媚的下午,位于中环荷李活道的大馆里,香港老牌英资银行渣打举行了一场特别的新闻发布会。在这栋充满英国殖民地时期风味的建筑里,古筝、爵士鼓、电吉他同台表演,充分体现了东西融合的精粹。

“渣打在香港已有160年的历史,第一次在香港获得牌照营运是在1859年,这次拿到虚拟银行的牌照证明,争取与客户的长期关系,不仅需要与时并进,还需要具备前瞻性。数码化已经是银行业的大势所趋,是银行业的未来。客户希望银行服务可以与他们的日常生活融合在一起。”渣打香港行政总裁禤惠仪在当日的发布会上表示。

3月27日,香港金融管理局(下称“金管局”)副总裁阮国恒宣布,向中银香港、渣打、众安在线为首的三个合资公司发出虚拟银行牌照,将在6-9个月完成准备工作后推出服务。然而,此次获批的三家虚拟银行合资公司的具体产品和服务方向却依然“犹抱琵琶半遮面”。

渣打双线并进

其中,渣打香港与电讯盈科(00008)、香港电讯(06823)及携程金融组成的合营公司SC Digital Solutions,成功拔得头筹。渣打将持有合营公司约65.1%的权益,电讯盈科、香港电讯及携程金融将分别持有10%、15%及9.9%的权益。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渣打在去年8月已成立一个企业实体为营运虚拟银行作准备,该行同时委任渣打个人金融业务设计及客户体验环球主管顾海Deniz Güven为该新企业实体的行政总裁。

据悉,顾海拥有18年银行经验,自2017年5月起担任渣打个人金融业务设计及客户体验环球主管。在加入渣打前,他曾担任西班牙BBVA集团旗下土耳其Garanti银行的高级副总裁,任职期间负责管理全方位的数码资产及土耳其首间纯流动银行iGaranti。

禤惠仪首次公开披露了渣打虚拟银行业务的路线图。她透露,渣打旗下虚拟银行在初期阶段将主要以存贷款等基本银行服务为主,而服务会以普及金融为定位,令大部分客户都可以参与,亦不会设置账户最低存款结余门槛。

“新公司已聘请100人,其中包括渣打员工、本地人才及具海外虚拟银行经验的人才。正积极筹备开业,主力搭建风险管理平台、进行反洗钱及遥距开户等工作,会争取在6-9个月内开业,未来的业务方向是将银行服务带入生活层面,“例如用户在携程订酒店时,外汇兑换或者旅游保险已经出现在用户面前。”

银行业与客户日常生活紧密融合不仅道出了渣打虚拟银行业的发展轨迹,亦是渣打在挑选合作伙伴时的思路。香港电讯执行董事及集团董事总经理许汉卿向记者透露,目前公司及电讯盈科业务涵盖电讯、影视娱乐等范畴,公司旗下奖赏平台“The Club”拥有近270万用户,已建立一个数码生态圈,而拓展虚拟银行业务是其自然延伸,期望借此强化客户关系并吸纳年轻客户。

此外,香港电讯集团旗下已有电子钱包业务“Tap & Go”,截至2018年底时已开立帐户约有180万个,未来与虚拟银行在业务发展层面将有更多的想象空间。

渣打虚拟银行的另一合作伙伴携程金融则拥有丰富的网络营销经验。携程金融首席执行官冯雁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公司在香港市场以永安旅游及Trip.com两个平台已积累了约100万客户,未来将在香港市场推出一些与旅游场景相关的消费信贷产品。

据介绍,作为携程集团最年轻的事业部,携程金融目前已经拥有相对完备的金融产品体系:有针对旅行场景资金需求的消费金融产品“拿去花”和“借去花”;“程信分”能给满足信用分门槛的用户提供Wi-Fi租赁免押金、酒店免押入住等服务;“扫码付”和“闪游卡”实现了旅游行程中的便捷支付和小额理财等。

禤惠仪认为,虚拟银行与渣打传统银行可以双线发展,传统银行优势在于实体销售点,而虚拟银行则主要满足希望数码一体化的客户,因此两者各具优势。

中银“小而精”、众安用户共创

中银香港、京东数科及怡和集团组成的财团Livi也在此次脱颖而出。中银香港副董事长兼总裁高迎欣则指出,该行旗下的虚拟银行未来将聚焦小额支付、小额贷款,以及中小企的资金需求,其产品设计、营运模式与传统银行将有较大差异,服务将更“小而精”,短期内不会追求该项业务的收支平衡,但会秉持稳定经营原则。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Livi的筹备已超过一年,合资公司集合了中银香港在金融服务业的专才、京东数科在数码科技范畴的经验,以及怡和集团的消费者网络。

高迎欣表示,虚拟银行有助吸纳传统银行未有顾及的客户,推动普惠金融将是该行虚拟银行业务的重点,该服务平台将采用如人工智能、区块链、大数据和智能风险建模等顶尖的科技技术,创建一个简单易用、无缝且安全的数码生态系统。虚拟银行三方初始联合投资总额为25亿港元,其中中银香港出资11亿港元。

相比之下,以众安在线(占股51%)与百仕达集团(占股49%)组成的合资公司众安虚拟金融是此次杀出的一匹黑马。3月底,众安国际发布旗下品牌“ZA”,并上线新品牌的网站。这个品牌的名称别有内涵,ZA这个品牌代表“from Z to A”,与常规的英文字母顺序反转,凸显众安“与众不同”的品牌定位。

据悉,香港市民只要在网站注册,便可以及时了解ZA的最新筹备进展。注册用户即可成为ZA的种子用户,直接参与ZA后续的新产品开发和流程设计过程。这是众安虚拟金融主打众安虚拟金融“用户共创”模式的重要环节,邀请用户以伙伴形式参与产品设计的前期讨论及开发过程,设计并推出更符合香港用户需求的创新产品和服务。

众安国际总裁许炜表示:“在过往的金融产品设计过程中,用户无法提供反馈及参与其中。众安十分注重用户体验,希望邀请用户一起改革传统的金融产品设计流程,在符合香港严谨金融监管框架的前提下,增添互联网互动元素,让金融产品体验更人性化。”

谁动了我的奶酪?

此前,在金融科技浪潮汹涌而来之时,香港因银行业作风保守而停滞不前。环顾四周,群雄而起。2017年,韩国即时通讯软件平台Kakao获得虚拟银行牌照,在运营短短六个月内吸引了逾400万用户。同时,虚拟银行如雨后春笋般在英国冒起,甚至掀起了与传统银行之间的抢夺存款大战。

作为举世闻名的国际金融中心,香港聚集了全球大大小小数百家银行。然而,很多低收入人群因最低存款结余的门槛,而面对无法享受银行服务的尴尬处境。目前香港各大银行都设有开户最低存款结余,约为5000港元,低于这一金额银行将向客户收取一定费用。个别银行理财账户的存款余额甚至高达100万港元以上。

以香港庞大的外籍佣工人群为例,人数超过35万,其中菲佣每年的汇款金额逾18亿港元。但是,由于高昂的最低存款结余,大部分菲佣、印佣在香港并无银行账户,这数十万人被香港银行业拒之门外。

根据Accenture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仅有53%的香港人对于银行服务感到满意,这一比例远低于英国(78%)、美国(88%)等其他金融发达市场的水平。香港客户对于银行服务的抱怨主要来自于网上银行服务、收费不清晰、开户困难以及客户体验较差等。

“香港银行业需要面对高昂的租金、人工成本,因此,各家银行只能不停向高净值客户靠拢,聚焦在理财、私人银行等高利润的服务,同时不断压缩对低附加值客户的服务。因此,我们看到,香港作为一个700万人的弹丸之地,却是渣打、汇丰等龙头银行最大的利润贡献市场。”香港某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

事实上,一直以来, 香港龙头银行们坐享高额的利润,这让他们丧失了推动创新的动力。高盛银行此前发表报告指,香港零售银行业每年总收入高达225亿美元,但长久以来被数间龙头大行主导。其中,汇丰、恒生、渣打、中银垄断了66%的本地零售贷款。该行预计,随着虚拟银行加入战场,香港传统零售银行约1200亿港元的收入将会受到冲击。

根据金管局统计,虽然去年环球市场表现平平,但香港零售银行税前盈利仍录得19%增幅,同比增加3.7个百分点;净息差按年扩大0.17%至1.62%,整体银行业贷款仍录得4.4%增长。截至今年初香港银行港元存款高达6.8万亿港元,外币存款亦达6.7万亿港元。

“从业务层面来看,渣打这类老牌银行并不需要另外申请虚拟银行牌照。然而,此举可以帮助打造银行崭新的与时并进的形象,与其传统的银行定位进行区分。同时保留其品牌的信赖度,实现一举两得。”某外资银行高管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随着新的科技手段涌现,对银行来说,让一度如“鸡肋”般的低附加值客户重新变得有利可图。因此,香港多家龙头银行近年来也纷纷加大了对零售及中小企业客户的服务,这与金管局以虚拟银行推动普惠金融的政策目标可谓不谋而合。

汇丰则独辟蹊径,在现有的业务架构下推动金融科技发展。2017年初,汇丰推出电子钱包PayMe,用户不局限于汇丰或恒生客户,均可透过PayMe实现实时免费转账。据悉,PayMe目前已有150万个人用户。近日,该行宣布,正式推出个人对商户的手机应用程序“PayMe for Business”,商户的安装费用全免,已有45间商户接受使用PayMe付款。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网络编辑:崔晓萌)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