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宏观 > 宏观 > 正文

一线城市落户难、农民不愿进城 发改委新政将解决这些问题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王佳昕 北京报道

拿到一线城市户口,是不是更容易了?

33岁的马岳(化名)已在北京安家生子,但数年前落户北京的经历,让她记忆犹新:“为了进入那家录取就有北京户口的企业,我在那里实习了很久,千辛万苦PK掉了竞争者,拿着很低的收入。”

时过而境未迁,如今想获得几大一线城市的户口,难度似乎更大了。相对而言,应届毕业生落户难度最小,但他们需要付出的“代价”是,拿较低的月薪,必须在解决户口单位工作满一定的年限,以及提前离职须支付高昂的违约金。

不过,即便是超大特大城市,落户政策也开始松动。

4月8日,国家发改委印发《2019 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明确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

按照《重点任务》,要推动1亿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目标取得决定性进展,实现常住人口和户籍人口城镇化率均提高1个百分点。

但是,一个矛盾现象出现了,一边是部分大城市一户难求,另一边却有许多人不愿进城落户。

落脚城市的时代真正到来?

城市户口的魅力在哪里?

除了归属感,以北京为例,一纸户口还意味着不用连续交五年社保和个税就能拥有的购房和摇号买车资格,子女接受义务教育、在京参加中高考的权利。

此前的《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中,城区人口500万以上的特大城市人口规模要严格控制。《重点任务》中的最新表述是:超大特大城市要大幅增加落户规模。

按城区人口计算,超大城市包括北上广深四大一线城市,特大城市包括杭州、武汉、南京、成都等“新一线”城市。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叶裕民告诉记者,这是针对超大特大城市户籍管理制度大幅度的改革和开放,让流动人口真正在城市落脚,是实现城市自身高质量发展的必要前提。超大特大城市的劳动力队伍50%以上是非户籍人口,如果让他们在城市中稳定发展,不再流动,有利于提高城市劳动力整体素质,也是城市产业的结构升级过程。

前几日,杭州出新规规定,专科及以上在杭工作缴纳社保可直接落户。更早前,石家庄出台新政允许零门槛落户。不少特大城市早已开始对人才的争夺,超大城市广州、深圳也在放宽落户条件,但京沪的落户条件依旧十分严格。

未来,京沪落户是否会松动?

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特聘教授陆铭认为,从趋势上来讲肯定是有可能的。从户籍制度改革的角度来看,人口越来越自由流动,土地建设用地指标、中央转移支付跟吸纳外来人口,特别是农民工群体的数量是挂钩的,这是改革的大方向。从北京上海自身的发展角度来看,城市也需要不同技能的劳动者。

除了上述针对超大特大城市的政策外,国家发改委还要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

目前,已有不少城市响应了号召。石家庄已经全面放开城区、城镇落户限制。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表示,Ⅱ型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各类地级市后续政策会完全放开。针对Ⅰ型大城市的政策,或许意味着在后续类似大中专院校毕业生落户方面,不仅不会设置障碍,还可能会给予各类鼓励措施,如购房、租房补贴等。

据记者了解,比较有代表性的Ⅱ型城市,包括海口、银川、珠海等,Ⅰ型城市则包括济南、厦门、长沙、大连等。在Ⅰ、Ⅱ型城市中,有不少的省会城市。大量城市继续放宽落户条件吸引人才,是可以预见的。

农民不愿进城有何后顾之忧?

推动人口进城落户的进程早已开始。

2016年10月,国务院办公厅就曾印发《推动1亿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方案》。但业内人士表示,进展可能未如预期,因此2018年10月国家发改委对落实情况开展督查工作。

一边是大城市落户难,一边是许多人落户意愿不高,问题出在哪里?

据记者了解,许多农民不愿进城落户,而农业转移人口又是加大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的重点。原因在于,农民担心在农村权益的保障问题,如土地承包权、宅基地使用权等。

3月1日,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农业农村部副部长韩俊公开表示,现阶段农民进城落户定居,是否放弃承包的耕地、草地、林地和宅基地,必须完全尊重农民意愿,不得以退出承包地和宅基地作为农民进城落户的条件。

叶裕民告诉记者,目前还有一些居住在大中小城市郊区的人不愿进城落户,因为他们既能享受到城市的公共服务,又能享受到农村户籍权益,在城镇化过程中要尊重他们的落户自主意愿,形成人口在城乡间的自由流动。

“在调研中我们发现,初始访谈愿意落户的不到30%。因为他们不知道落户城市意味着什么,不知道户口有什么用,又没有住房,孩子又不能上学,干嘛落户。一旦跟他们说落户能享受住房、教育、社会保障等公共服务,落户意愿就上涨到了70%。大部分跨省流动进入大城市、超大城市打拼的年轻人落户意愿很强烈。”叶裕民说。

因此,在《重点任务》中,推进常住人口基本公共服务全覆盖是重中之重,包括2019 年底实现公办学校普遍向随迁子女开放,完善随迁子女在流入地参加高考的政策;扩大公租房和住房公积金制度向常住人口覆盖范围等。(编辑:李博)


(网络编辑:崔晓萌)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