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经济 > 产经 > 正文

中国实践表明:煤炭能成为清洁能源

□记者 李新民 北京报道 来源:经济参考报

2月25日,由国际能源署与国家能源集团联合举办、中国神华承办的《全球煤炭市场报告(2018-2023)》中国发布会在北京举行。国家能源局副局长刘宝华称,中国已建成全球最大的清洁煤电供应体系,70%煤电机组实现超低排放;国家能源集团总经理、中国工程院院士凌文则表示,中国在实现煤电机组超低排放的同时,碳捕获、利用和储存(CCUS)技术也正在稳步推进。

“作为世界煤炭大国,中国煤炭工业清洁高效发展的实践告诉世界,煤炭能够成为清洁能源。”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会长王显政如是说。

全球煤炭仍是主力能源

清洁发展至关重要

据国际能源署(IEA)《全球煤炭市场报告(2018-2023)》预测,尽管未来煤炭对全球能源结构的贡献将略有下降,但当前煤炭仍然是全球能源系统的核心。欧洲和美国市场煤炭消耗下降的份额,将被印度和其他亚洲国家的增长抵消。未来5年,全球煤炭需求将保持稳定。而中国仍将是世界煤炭消费第一大国。

“由于价格实惠、储量丰富和便于运输等优点,煤炭依然是很多国家的主体能源。”IEA煤炭市级研究员卡洛斯·费尔南德斯·阿尔瓦雷茨在发布会上说,尤其在中国、南亚和东南亚地区,煤炭还提供了能源安全和能源普及功能,并支持当地经济的发展。

对于全球煤炭行业而言,清洁发展至关重要。IEA报告对中国政府开展的“赢得蓝天保卫战”致力于煤炭清洁发展的实践给予高度赞赏。报告认为,中国的环境政策,特别是清洁空气措施,限制了煤炭需求。减少了居民供暖以及商业和工业部门的直接煤炭使用和淘汰小型锅炉;水泥、钢铁和小煤电生产商也是中国空气质量改善行动的对象;同时,煤炭也开始大规模向煤制油、煤制气、煤化工等领域清洁转化。

中国煤炭消费的最重要的领域是发电。IEA报告称,全球煤炭每4吨就有1吨用于中国的电力生产。因此,煤炭的命运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国的电力体系。自2016年以来,中国用电量的反弹支撑了全球煤炭使用量的增长。报告预测,中国不断壮大的中产阶级将增加交通和供暖的电气化,用电量也将增加。全球煤炭需求对中国的用电趋势非常敏感。

“事实上,中国近年来在煤电机组减排方面做出非常重要的贡献。”IEA副署长保罗·塞蒙斯在讨论环节时表示。他强调,中国在氮氧化物、二氧化硫和烟尘等方面的减排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

70%煤电实现超低排放

中国成就举世瞩目

国家能源局副局长刘宝华在发布会上的致辞证实了IEA报告的说法。他说,中国把清洁低碳作为能源发展的重要方向,不断优化煤炭消费结构,全面推动清洁高效利用。一方面,逐步提高电煤在煤炭消费中的比重;另一方面大力推进煤电超低排放和节能改造。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煤电行业累计完成超低排放改造7亿千瓦、节能改造6.5亿千瓦,70%煤电机组实现超低排放,中国已建成世界最大的清洁煤电体系。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会长王显政提供的一组最新数据进一步彰显了中国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的成就:截至2018年底,中国煤电厂超低排放技术改造实际完成8.1亿千瓦,达到或低于燃气电厂的排放标准。具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高效煤粉型工业锅炉技术,实现散煤燃烧热效率达到90%以上,烟尘、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主要排放指标达到或接近燃气锅炉排放标准。

“同时,现代煤化工技术在中国也取得重要突破,为煤炭清洁转化提供路径。”王显政介绍说,煤炭直接液化、间接液化、煤制烯烃、低阶煤分级分质利用、煤制乙二醇、煤制气等技术示范取得成功,并随着一批大型项目建成投入运营,现代煤化工已经进入了工业化发展阶段。根据规划,“十三五”末,中国将建成煤制油产能1500万吨,煤制气180亿立方米,煤制烯烃1200万吨以上,煤制乙二醇600万吨以上,煤芳烃100万吨以上,新增高硫煤制甲醇1000万吨,上述规划项目全部完成,将新增原料用煤两亿吨左右。这意味着,在中国,煤炭正在实现由“燃料”向“原料”的转变。

中国中煤能源集团董事长李延江,国家能源集团总经理、中国工程院院士凌文等,结合自身实际表明了中国企业在煤炭开采、利用、转化等产业链条中致力于清洁高效发展做的努力。据凌文介绍,国家能源集团2014年建成运行国内首台“超低排放”燃煤发电机组,目前全集团全部燃煤发电机组实现脱硫、脱硝,98%的常规煤电机组实现超低排放。按要求2020年前全国燃煤机组要全部实现超低排放,届时全国燃煤发电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将比2013年下降90%以上。

CCUS在中国强力推进

煤炭能够成为清洁能源

当然,中国目前全力推进的煤电机组超低排放改造,主要是减少氮氧化物、二氧化硫和烟尘等排放。IEA发布的报告认为,煤炭作为高碳能源,其未来的可持续发展取决于CCUS即减少碳排放。报告称:“没有CCUS,就没有煤炭的未来。”

据凌文介绍,CCUS以及CCS(二氧化碳捕集与封存)技术,是化石能源低碳化转化利用以应对气候变化的重要技术选择之一。目前,国外开展的油气田、化工、电力等行业的CCS/CCUS工业化示范项目,主要集中在加拿大、美国和挪威等国家。

“中国CCS/CCUS技术虽起步较晚,但在政府支持下,近年来已开始强力推进。”凌文告诉记者,位于陕西延安—榆林地区延长石油的“碳捕集利用封存项目”,为中美两国元首项目,已在靖边和吴起油田建成两个二氧化碳驱油及埋存先导试验区,累计封存二氧化碳超过5万吨。而在煤电方面,中国华能集团石洞口12万吨/年燃煤电厂燃烧后碳捕集示范项目已建成投运,产生的二氧化碳主要售于当地食品和干冰制造企业。国家能源集团建设的10万吨/年的全流程CCS示范工程,将超临界状态二氧化碳注入2243.6米深的地层,是世界第一个定位埋存在咸水层的全流程CCS项目,标志着国家能源集团掌握了二氧化碳捕集和封存关键技术。

据了解,为了进一步实现燃煤低碳清洁利用,国家在“2030煤炭清洁高效利用重大项目”实施方案中规划了煤电碳捕集创新基地,拟建设百万吨级CCUS示范工程及运输管道。而凌文院士正是这一重大项目的负责人。他说,“将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纳入国家科技创新2030重大项目,表明中国政府致力实现煤炭业清洁高效和绿色低碳发展的决心。”

“我们已经注意到中国在CCUS技术上的快速发展。”IEA副署长保罗·塞蒙斯说,“中国目前已经成为CCUS领域世界领先的国家之一。”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会长王显政告诉记者,从70%以上的煤电机组实现超低排放,到CCS/CCUS技术的强力推进,作为世界煤炭大国的中国正在推动煤炭从脱硝(氮氧化物)、脱硫、脱尘到脱碳的全面减排。中国煤炭清洁高效发展的实践告诉世界,煤炭能够成为清洁能源,煤炭工业的前景依然光明。


(网络编辑:何颖曦)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