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新闻 > 时评 > 正文

润扬长江大桥建设方案和命名的争议

TIM图片20190109120626

文 | 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 张国宝

万里长江上建设的第一座公铁两用桥是武汉长江大桥,它是由苏联设计援建的。毛主席诗词“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讴歌了武汉长江大桥。南京长江大桥是第二座公铁两用桥,也是由苏联设计援建,但由于中苏关系破裂,苏联撤走专家,后来由中国自己建设。遗憾的是当时设计没有预见到长江航运船舶大型化的技术发展趋势,把桥的净空高设计为24米,至使大桥建成后,万吨级轮船无法通过。

因为已经既成事实,以后南京长江大桥上游设计的桥梁,例如芜湖、铜陵、九江大桥的净空高也都按24米建设。这一净空高度现在成了长江航运的拦路虎,本来长江可以航行3万吨级轮船,但是现在万吨级轮船最多只能到长江大桥以下,迫使交通部门只能在船型上做文章,建造宽底浅吃水船舶。

有人因此提出,是不是应该把南京长江大桥拆了重建?加高净空高度。但是由于净空高度24米不仅是南京长江大桥,而是在南京长江大桥以上都是这个净空高度,拆了一座桥也无助于事。这就是设计没有长远考虑的后果。因此吸取这个教训,在南京长江大桥以下建设桥梁时必须要有足够的净空高度。润扬长江大桥的建设方案提出来以后。把净空高度定为50米。以后在润扬长江大桥以下的大桥净空高度逐次提高,到了南通长江大桥,更加接近长江口,净空高度已经高达62米。

江泽民、朱镕基同志任上海市领导时,开发浦东。首先要解决浦东、浦西的交通问题,建设了南浦大桥和杨浦大桥。

美国有一个林洋公司,是一个咨询桥梁设计建设的公司,领头人叫林同炎和杨裕球,他们早年是交通大学毕业,以后在美国发展,擅长桥梁建设,因此和江泽民也称得上是校友。在上海建设南浦大桥和杨浦大桥时曾经林杨公司作为咨询公司。

建设润扬大桥时,林杨公司希望能继续参与,朱镕基总理介绍他们为润扬大桥做咨询。润扬长江大桥由江苏省交通厅具体负责。在研究桥梁设计方案的过程中,江苏省交通厅和林杨公司产生了很大的意见分歧,最后甚至于双方出口不逊。林杨公司也很气盛,一纸信函告到了朱镕基总理那里。朱镕基总理见信后也非常生气,批了一段很严厉的话,一开头就说你们不要忘了这是总理请来的客人。此件发到国家计委,由国家计委协调处理。我当时正是分管这项工作,这项任务就落到我头上,我也感到很难办,不敢懈怠。

我认真多次听取了双方到底存在什么分歧?因为从镇江到北岸的扬州这段江面宽阔,桥的南端是在镇江,而到北岸扬州最近的一个沙洲叫世业洲,这段距离有1500米左右。江苏省交通厅的意见是不想在长江上再打桥墩,想一跨从镇江到世业洲,世业洲到扬州还有七、八百米左右,第二跨就可以到达扬州了。世业洲和扬州之间的河道不是主航道,而从镇江到世业洲这段江面是长江上的主航道。江苏省交通厅认为:如果在这一段江面上打桥墩会影响到河势,也会影响到航行。因此江苏省交通厅的意见是建悬索桥,就像旧金山的金门大桥和日本的濑户大桥一样。江苏省交通厅主张建悬索桥是因为当时悬索桥的建造技术可以做到跨度在1500米左右,避免了在航道中间再打桥墩。当然问题也有,悬索桥的两端需要把巨大的悬索固定在两端的坚实的山体上,悬索的拉力十分巨大,如果没有山体,就需要建一个地下巨大的混凝土基础作为锚地。

而林杨公司的意见是建斜拉桥。可是在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斜拉桥跨度是欧洲的诺曼底大桥,跨度最大是七、八百米。当时还没有跨度在1000米以上的斜拉桥(现在有了)。这样就需要在镇江到世业洲之间的长江航道上再打一个桥墩,还要补充做一些工程试验。双方在意见争执时都比较气盛,乃至于出口伤人,就有了林杨公司向朱镕基总理告状之事。

我听了双方的意见分歧后,觉得还是尊重江苏省交通厅的意见为妥。从镇江到世业洲的南跨宽度约1500米,采用悬索桥的方案。而世业洲到北岸的扬州只有七、八百米,而且不是主航道,可以采用林杨公司建议的斜拉桥方案。

不久国务院总理办公会再次听取关于润扬大桥建设的可行性研究报告。因为是我分管,所以由我汇报,但是我心里很忐忑,不知道朱镕基总理能不能接受这个协调意见。果然在汇报的过程中,朱镕基总理还清楚地记得他的批示和林杨公司的告状信。他问我,林杨公司提的意见你们接受了吗?你们是怎么考虑的?我简单地回答:部分采用了林杨公司提的意见。我这里是指从世业洲到扬州的这一段采用了林杨公司提出的斜拉桥方案。朱镕基总理听后没有再多问,同意了这个协调意见。

所以后来润扬大桥就是按照这个意见来建设的。南跨从镇江到世业洲1500米采用了悬索桥方案,北跨从世业洲到扬州约800米采用了斜拉桥方案。后来林杨公司在杭州湾大桥的建设咨询中与浙江省交通部门也发生了激烈争执不欢而散。

桥的建设方案确定后,关于桥的命名又成了问题。因为扬州是江泽民总书记的家乡,所以地方政府找到江泽民总书记,希望江总书记能给桥题个名。江总书记说,你们先把桥的命名统一意见后我再给你们题,否则我不能题这个字。

因为长江上桥的命名都是以所在地的地名来命名的。例如武汉长江大桥,南京长江大桥,芜湖长江大桥等。但是由于润扬长江大桥南边是镇江,北边是扬州,不能叫镇江长江大桥,也不能叫扬州长江大桥。中国人讲究字面涵意,如果叫镇扬长江大桥或者叫扬镇长江大桥,从谓宾结构的意思扬州都不满意。

为了解决这个矛盾,我还给出了个“馊主意”,回避扬州和镇江两个地名,叫扬子江大桥得了,但是交通部门不同意。交通部门认为扬子江是对长江下游总的一个称呼,没有讲出润扬长江大桥的具体地理位置,不符合原来定的桥梁命名原则。这个意见也被否了。

我想起了南宋爱国诗人陆游的一首诗:“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润扬长江大桥所在地就是瓜州渡,是南宋时南宋和金对峙的地方,干脆叫瓜洲长江大桥得了。可是不知怎么的,中国人不爱听“瓜“这个词。像傻瓜,吃瓜群众等等。所以也没人愿意用瓜州长江大桥这个名。

后来不知是哪位高人,想出了润扬长江大桥这个名字。因为镇江古代曾经叫润州,现在镇江市内还有一个润州区。而润扬长江大桥南段的起点就在镇江润州区,所以就把这座桥命名为润扬长江大桥。这个名字扬州人听起来也感到很舒服,也就都接受,统一了意见。将这个统一意见后的名字拿到江泽民总书记那里,他欣然提笔为润扬长江大桥提名,并且亲自出席了润扬长江大桥的开工典礼。典礼会场安排在扬州一侧,我们都去参加了。主席台的左侧放置了润扬长江大桥的模型,江泽民总书记先参观了模型,然后全程参加了润扬长江大桥的开工典礼。 


(网络编辑:刘冰倩)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