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宏观 > 宏观 > 正文

刘强东们请收“新春红包”,各省计划还旧账,辽宁已还194亿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姚冬琴| 北京报道

去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京东董事局主席刘强东现场吐“苦水”:过去10年来,京东几乎每年都要遇到“新官不理旧账”的问题。就在2018年全国两会召开前夕,京东所投资的某市一个区新换了区长,前任区长答应了道路拓宽计划,但现任区长则推脱没钱,不能拓宽道路。“我们跟他说,之前合同不是写了投资20亿元,现在钱也到账了,道路得拓宽,新区长说那是上一任的事,你找上一任区长去,而上一任已经升任副省长了。”刘强东说。

又到了一年两会时间。地方两会近期密集召开,除了山东省两会定于2月中旬召开以外,其它30个省份的两会已经开完或已开幕。梳理地方政府工作报告即可发现,优化营商环境、支持民营企业,成为地方2019年工作的重要关键词。

从具体措施来看,新官非但不能不理旧账,而且还要依法还上旧账,同时不能欠下新账。此外,各地都在全面落实中央部署,“减轻企业税费负担”“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营造公平竞争环境”“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成为各省政府工作报告中的必备项。

政府“还旧账”,辽宁已还194亿

“谁的承诺谁去管,谁的事情谁去办”,政府官员类似的托词,一度是企业的噩梦。

2018年9月,中央纪委办公厅印发《关于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 集中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工作意见》,重点整治4方面12类突出问题。其中一类突出问题就是“新官不理旧事”,言而无信,重招商轻落地、轻服务,影响营商环境。

2018年11月9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提出要求,“要抓紧开展专项清欠行动,切实解决政府部门和国有大企业拖欠民营企业账款问题。”

总理要求,严重拖欠的要列入失信“黑名单”,严厉惩戒问责。对地方、部门拖欠不还的,中央财政要采取扣转其在国库存款或相应减少转移支付等措施清欠。

他还强调:“这件事情今天定下来要立即行动,国办牵头督办,有关部门各负其责,审计部门要介入。清欠情况明年春节前要向国务院报告。”

从各地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可以看出2019年各省份施政新取向——旧账不仅要理清,要依法还上,而且还要列出具体时间表。

2019年1月14日,北京市市长陈吉宁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表示,2019年将开展专项清欠行动,纠正一些政府部门和国有企业拖欠民营企业款项的行为。

1月14日,北京市十五届人大二次会议开幕,北京市长陈吉宁作政府工作报告。池梦蕊摄影

1月14日,北京市十五届人大二次会议开幕,北京市长陈吉宁作政府工作报告。(池梦蕊 摄)

河南省省长陈润儿谈到,坚决纠正一些地方和部门“新官不理旧账”的违约做法。

安徽省省长李国英在政府工作报告中也强调,全面清理拖欠民营企业中小企业账款。

天津市市长张国清表示,要全面清理政府部门和国有企业拖欠民营企业账款,建立台账、限时清零。

作为曾经因为营商环境屡遭诟病的东北省份,辽宁省2018年以来,针对政府拖欠款项、招商承诺不兑现、新官不理旧账问题,从解决政府拖欠工程款入手逐步解决失信行为,开展清理偿还欠款专项行动。

2019年1月16日,辽宁省省长唐一军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公布了最新的账目——2018年,清理偿还政府欠款194亿元。

陕西省2019年年初也出台了清理拖欠民营企业、中小企业账款工作的相关方案,并制定了明确的时间表。其中,2019年1月底前,将优先完成拖欠农民工工资,各级政府拖欠民营企业的工程款、物资采购款、保证金,按照政策规定入库保留的PPP项目到期应付民营企业合同款等。

作为民营企业家,刘强东在去年全国两会上说,“一个政府不守信,那太可怕了,社会的契约精神都会变成一句空话,企业家精神更无从谈起。”

各省份2019年将开展的“清欠”行动,势必将提升政府公信力,提振民间投资的信心。而旧账如何正确处理、妥善解决,这又将考验领导干部的担当和智慧。

各地推纾困基金、发展基金,力度有多大?

曾经有一位民营企业家说,“企业家是候鸟,哪里的营商环境好,它就在哪里停,在哪里生长。”如何提高民营企业生产经营的“舒适度”?在地方两会上,各地纷纷提出,要为民营企业解决实际问题,营造良好的发展环境。

有些措施还颇有“地方特色”。比如,天津提出,2019年度部门政府采购预算中专门面向中小微企业比例不低于30%。黑龙江提出,在成熟军工技术溢出、民企参军上实现突破。辽宁提出,2019年实现“个转企”10000户左右、“小升规”1000户左右、“规升巨”100户左右。四川省引导中小企业向“专精特新”发展,培育更多行业“小巨人”、独角兽企业、瞪羚企业……

1月14日,天津市十七届人大二次会议开幕,天津市长张国清作政府工作报告。孙晓川摄影

1月14日,天津市十七届人大二次会议开幕,天津市长张国清作政府工作报告。(孙晓川 摄)

在破解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方面,多地也拿出了“真金白银”,不仅有纾困基金,还有发展基金,给民营企业奉上了百亿级“新春红包”。

安徽提出,设立10亿元民营经济发展专项资金、100亿元以上民营企业纾困救助基金,用好总规模200亿元的中小企业发展基金。安徽省省长李国英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还明确提出,要大力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拓宽民营企业融资途径,提高小微企业贷款不良率容忍度。

天津提出,设立50亿元的融资担保发展基金、100亿元的民营企业发展基金、100亿元的民营企业纾困基金,为符合经济结构优化升级方向、有前景的民营企业提供融资服务和流动性支持。

多地还提出,要发展普惠金融、强化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功能。比如,福建提出,推动城商行、农商行、农信社业务逐步回归本源,为本地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等服务。

河南提出,推广建设银行“云税贷”等新型金融产品,加快发展普惠金融、科技金融、绿色金融,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所谓“云税贷”产品,是根据企业纳税额而提供的贷款产品,中小企业没有抵押物也能获得贷款。

东北三省:离“营商环境最优”有多远?

“说起本地企业,广东的干部会说‘我服务的企业’,而东北的干部则会说‘我管的企业’。”这是在微信朋友圈里流传的段子。

对于东北三省来说,“投资不过山海关”的说法听起来刺耳,也是急需要改变的。在东北振兴滚石上山、爬坡过坎的关键节点,东北三省不约而同将改善营商环境作为工作的重中之重。

1月16日,辽宁省省长唐一军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持之以恒打造发展环境最优省。

2018年11月,黑龙江省委书记张庆伟在接受人民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要用最大力度、最强举措、最优政策支持民营企业发展”。

黑龙江省十三届人大三次会议开幕式现场。徐旭 摄

黑龙江省十三届人大三次会议开幕式现场。(徐旭 摄)

同样在11月,吉林省省长景俊海在与正和岛创始人刘东华会谈时也提出,用倒计时心态,把营商环境做到全国最优。

1月26日,吉林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在长春开幕。李洋 摄

1月26日,吉林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在长春开幕。(李洋 摄)

从曾经的“短板”到“最优”,东北三省重塑营商环境之路还有多远?

优化营商环境,先从政府自身改革做起。黑龙江省省长王文涛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政府要带头讲诚信,依法理旧账,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努力做到“办事不求人”。

无独有偶,吉林省省长景俊海也表示,深化最彻底的“放管服”和最高效的“只跑一次”改革,努力打造遇事不求人、规则无偏见、投资有商机的良好环境。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8年进行的地方机构改革中,东北三省均设立了承担营商环境建设职责的省政府直属机构。

其中,辽宁省于2017年在全国率先组建省级营商环境监管机构“辽宁省营商环境建设监督局”,在2018年辽宁省机构改革中调整为“辽宁省营商环境建设局”,并升格为省政府直属机构,加挂省政务服务管理办公室牌子。

黑龙江省在2018年10月也新组建了省营商环境建设监督局,为省政府直属机构。

吉林省则组建了省政务服务和数字化建设管理局,作为省政府直属机构,加挂省软环境建设办公室牌子。其职责之一正是优化营商环境建设。

“比风景更吸引人的是营商环境”,期待民营经济在又一个发展春天迸发出更强的创造活力。


(网络编辑:刘冰倩)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