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宏观 > 宏观 > 正文

国家账本:去年GDP首破90万亿 净增人口530万

每经记者 李可愚 每经编辑 李净翰

在错综复杂的国内外环境下,中国交出的2018年经济成绩单依旧亮眼。

2019年1月21日上午,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国内生产总值首次超过了90万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6.6%,达到去年《政府工作报告》增长6.5%左右的目标。与此同时,2018年我国新增人口数量较上年减少,人口出生规模连续第二年出现萎缩,出生人口与净增人口均创出1962年以来的新低,60周岁及以上人口占比创新高,劳动人口数量也出现首次下降。

GDP首次超过90万亿元

国内生产总值(GDP)数据被公认为是观察一个国家经济状况的最好指标。而从当天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8年全年中国GDP数据来看,据初步核算,2018年全年国内生产总值900309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6.6%。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发展主要预期目标是当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6.5%左右。此次公布的数据意味着去年GDP增速已达到预期目标。

这也是我国GDP总量首次站上90万亿元的高位。记者注意到,从2017年的82万亿元到2018年的90万亿元,我国GDP总量从“8”字头到“9”字头只用了一年,显示出中国经济整体仍旧处于中高速增长区间。

2018年GDP增速之所以能够保持在超过预期目标的水平,四季度GDP增速继续保持平稳态势发挥了托底作用。面对年末进出口数据下滑、汽车等大宗消费品销量持续下降等不利因素,2018年四季度GDP增速仍有6.4%,仅比当年三季度增速下降0.1个百分点。

对此,申万宏源团队分析认为,2018年岁末月份的经济数据显示,消费实际增速边际改善,制造业投资持续走强、基建投资增速边际改善,地产投资维持相对高位,经济呈现边际企稳征兆。

此外,投资、零售等数据仍旧运行在稳定区间。国家统计局此次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80987亿元,比上年增长9.0%,再创新高。2018年1~12月,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635636亿元,比上年增长5.9%;2018年全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2%。

净增人口同比降28%

纵观2018年全年,经济增速依旧如预期那样保持平稳,但在人口形势方面,情况就不那么乐观了。

21日上午10点整,国家统计局发布2018年全年中国人口数据。数据显示,2018年末中国大陆总人口(包括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现役军人,不包括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和台湾省以及海外华侨人数)139538万人,比上年末增加530万人。全年出生人口1523万人,人口出生率为10.94‰。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2018年新生儿数量比2017年减少了200万人,相当于2017年全年出生人口的12%左右。再将历史拉长,2018年1523万的出生人口,也创下1962年以来的新低。

但记者也发现,当日公布的2018年新出生人口数据,虽然与上一年度相比降幅明显,但其实已超过了此前不少人口专家的预期。例如,全球化智库(CCG)特邀高级研究员、人口专家黄文政此前在接受采访时就预测,从各地出生人口的同比下降数据来看,2018年出生人口很可能跌破1500万。

虽说此次公布的新生人口数据还是守住了1500万,但如果将这个数字放在我国人口老龄化的大背景下,就可以发现这样的人口增长很可能作用非常有限。

目前,中国已经步入老龄化社会,2018年有993万人口逝去。2018年,中国人口净增长只有530万(出生人口-死亡=人口净增长),同样创下1962年以来的新低。2017年这一数字为737万——这意味着中国人口绝对增量在2018年下降多达28%。

从年龄构成看,60周岁及以上人口占比创新高。具体来看,16至59周岁的劳动年龄人口89729万人,占总人口的比重为64.3%;60周岁及以上人口24949万人,占总人口的17.9%,其中65周岁及以上人口16658万人,占总人口的11.9%。

而对比各国人口增长数据后,可以发现,如果中国每年人口数量继续这样保持下降的话,中国“人口第一大国”的头衔,很有可能在比较短的时间内旁落。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在1970年中国人口出生的最高峰时期,全球净增加的人口当中,每100个人就有29.5个中国人,而到了2017年,这个数字就缩减到了8.97个。

对比另一个人口大国——印度,能看到的差距就更加明显。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早在1976年中国已经不是全球人口净增长最多的国家,当年中国净增1429万人口,印度净增1447万,但两者差距不大;但到了2017年,印度的净增人口已经是中国的2倍;由于2018年中国净增人口大幅减少,两国净增人口之比可能迅速扩大到3:1(1500多万VS530万左右)。

2017年,非洲国家尼日利亚净增人口490万,或许不用几年,它的人口绝对增量也将超过中国。

二孩效应已经释放

为何2018年新出生人口出现这样的下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此前各地生育二孩的意愿已基本释放完毕,成为影响人口表现的重要因素。

例如,被称为“最敢生孩子”的山东,部分城市的二孩出生人口预期数量出现大幅下降的情况。青岛市公布的数字显示,2018年1~11月,青岛全市二孩出生减少29.0%。聊城数据显示,从2018年1月起截至11月份,聊城市上报出生64753人,其中二孩出生40782人,占出生总量的62.98%,减幅为35.83%。出生人口数量较2016年、2017年呈现下降趋势。

结合前几年数据来看,2016年我国开始推行“全面二孩”政策,当年新出生人口数即回升至1786万人,创下2000年来最高水平。2017年我国新出生人口虽比上一年有小幅下降,但出生人口数仍处于1700万人以上的高位。二孩效应释放后,让此前出现明显上升的新生人口数再次回归下行通道。

此外,在二孩效应已不再强劲的同时,新婚夫妻生育一孩的意愿也受到各种因素的影响而明显下降。2018年初公布的数据就显示,2017年一孩出生人数724万人,而二孩数量反超一孩159万人,达到883万人。这是2016年推行“全面二孩”政策以来,二孩出生数首次超过一孩出生数。

两者效应的叠加,导致学界预测我国人口峰值可能会提前到来,从此开启中国人口的“负增长”时代。

2019年1月3日,中国社科院人口所与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发布的《人口与劳动绿皮书:中国人口与劳动问题报告No.19》就指出,如果中国总和生育率(一个妇女一生生育的孩子数量)一直保持在1.6的水平,人口负增长将提前到2027年出现。而此前国务院发布的《国家人口发展规划(2016~2030年)》预测称,我国总人口将在2030年前后达到峰值,此后持续下降。

还应该注意的是,随着经济社会发展、高等教育普及和城市化程度提升的影响,中国居民初婚年龄和初育年龄出现了普遍提升。由于产妇年龄越大,成功生产的几率在一定程度上就会下降。因此初婚初育年龄的上升会对整体生育水平产生影响。

例如,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副教授陶涛就指出,2017年全国结婚人数大概是1063万,同比下降7%。近三年以来,平均的初育和生育二孩的年龄都往后推了1岁,这些也会对出生人口规模、生育水平产生影响。

在出生人口数下降的同时,也应该看到,2018年人口结构也继续保持改善。例如,从性别结构看,男性人口71351万人,女性人口68187万人,总人口性别比为104.64(以女性为100)。性别比较上年继续下降,男女比例失调现象得到明显改善。

统计局:人口红利仍存

此外,劳动人口数量也在2018年出现首次下降。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年末全国就业人员为77586万人,而2017年末的全国就业人员为77640万人。

对于近期网络上中国人口负增长、人口红利消失的言论,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21日回应称,2018年中国人口保持正增长,全年出生人口1523万人,其中相当比例是二胎,这个数字是很可观的,而且劳动年龄人口仍有约9亿人,中国的人口红利仍然存在。

宁吉喆同时表示,我国拥有全球规模最大、最具成长性的中等收入群体,国家统计局作了测算,2017年已经超过4亿人,2018年需要进一步测算,还会增加。统计标准是什么?中等收入群体是有测算标准的。中国典型的三口之家年收入在10万元~50万元的,已经有4亿多人,约1.4亿个家庭,有购车、购房、闲暇旅游的能力。所以,消费对我国经济持续平稳增长形成了有力支撑。除了这4亿人外还有很多人,有高收入者、中低收入者等。通过增加居民收入,改善消费环境,提升产品质量,都能够促进形成强大的国内市场,使我国的消费潜力得到进一步释放。这是巨大的潜力。

陶涛表示,在很多调查中发现,人们在生育养育过程中确实存在一些顾虑,对经济社会政策的配套呼声比较高,主要反映在住房、就业、女性劳动保护、税收、产假、婴幼儿照护等等各个方面,都有一些政策上的期盼。他强调,我国需要构建生育友好的、家庭友好的政策支持体系,切实帮助更多家庭在生育养育过程中解决一些实际的困难。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一系列为生育提供保障的政策渐次落实。例如,自今年1月1日起落地的个税改革政策就明确,子女从满3周岁至教育结束,不论处在什么教育阶段,不论是在中国境内还是境外接受教育,均可按照每个子女每月扣除1000元的标准享受个税专项附加扣除。

此外,《医疗卫生领域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方案》也自2019年1月1日起开始执行。其中明确,中央制定计划生育扶助保障补助国家基础标准,独生子女补助标准提高,这也意味着此前实施的“农村部分计划生育家庭奖励扶助金”“计划生育特别扶助金”将统一于国家基本标准,根据经济社会发展情况不断增高,补贴形式由中央安排。


(网络编辑:何颖曦)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