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宏观 > 宏观 > 正文

中控科技集团创始人褚健:工业互联网一定 “姓工” 不 “姓网”

在褚健看来,互联网企业不是万能的,BAT若想介入工业领域,一定要有相应的工业知识和人才。

p54

高端对话:工业互联网助推新型工业化

当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在全球孕育兴起,中国制造也再度站上历史的风口浪尖。工业互联网从概念走向现实,突破智慧和机械的边界,建立起观念与行为的全新秩序,并悄然打造出一个崭新而高效的产业生态系统。

工业互联网,正成为新工业革命的强劲助推器。

2018年必将是载入工业互联网历史的一年。

这一年,工业互联网从一个行业话题和专业命题,发展成为一个各界参与的公众话题和热门的商业命题。在各路资本竞相追捧的同时,工业互联网也出现了一些新问题、新现象:台积电安全事件;国际巨头GE在该领域的巨额亏损;BAT的高调介入,互联网大佬们的惊人言论, “工业互联网姓工还是姓网”的行业争论等等。

但无论如何,工业互联网蓬勃发展之势不可逆转;它必将肩负起实现中国工业现代化的伟大使命!

中控科技集团创始人褚健:

工业互联网一定 “姓工” 不 “姓网”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周琦| 论坛现场报道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第1期)

2018年12月29日,由人民日报社指导,《中国经济周刊》、中国信通院、工信部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共同主办的第十七届中国经济论坛在人民日报社举行。在论坛上,中控科技集团创始人褚健教授分享了工业互联网发展的新趋势。他认为,工业互联网会像安卓商店、苹果商店一样,能开发各种各样的工业APP,并细化到各种平台,进入各个垂直领域。

p67 褚健在第十七届中国经济论坛上参加“工业互联网助推新型工业化”高端对话

褚健在第十七届中国经济论坛上参加“工业互联网助推新型工业化”高端对话

工业互联网会细化到各种平台

2018年,各大互联网巨头纷纷聚焦to B领域。腾讯CEO马化腾公开宣称将全面拥抱产业互联网,阿里巴巴发布飞龙工业互联网平台,百度推出AI to B平台,京东、美团、小米等互联网巨头也蠢蠢欲动。

不过,在不少工业领域人士看来,互联网企业所做的,并非是真正的工业互联网,并就此引发了工业互联网是“姓工还是姓网”的争论。

在褚健看来,互联网企业不是万能的,BAT若想介入工业领域,一定要有相应的工业知识和人才。“比如说要了解设备,它是怎么运行的;要懂工艺,铁矿石是怎么变成汽车板的。”

他认为,工业互联网一定“姓工”,而非“姓网”。“从本质上讲,工业互联网就是一种技术,跟电一样。但是有了电,是不是工厂就能运行呢?显然不是。工业互联网提供了一个数据交换平台,它需要将工艺技术、设备技术、操作技术、自动化技术、传感技术、互联网技术、大数据技术等多种技术综合起来应用才能解决问题。”

褚健介绍,工业互联网有很多场景。在工厂内部,需要解决怎么把万物互联的问题;在企业与企业之间,需要解决协同制造、连接产业链的问题。“不会说只有一种工业互联网平台,它有很多种,最终会细化到各种平台,进入各个垂直领域。”

工厂像手机,工业互联网平台就像安卓、苹果商店

褚健说,流程工业领域几十年前就联上了网,但那不是数字化。“大家都非常熟悉工业1.0、2.0、3.0、4.0,我也在试图理解什么叫智能制造,但智能制造本身定义并不明确。这几年无人驾驶汽车被分成五级,我就在思考什么叫智能制造,能不能也分成五级?”

褚健口中的五级智能制造由低到高分别是自动化、安全制造、自适应制造、最优化制造、自组织制造。

“自动化是基础,起码是企业内部自动化制造;流程工业企业很容易出现爆炸事故,安全制造非常重要;小批量、多品种的现象在很多企业都有,要适应市场需求,就需要自适应制造。”褚健说,一个企业内部最重要的是最优化生产,包括能耗、物耗、产品质量、能源劳动生产率等,在最优化的基础上必须有工业操作系统。

对于最高等级的自组织制造,褚健认为,其应像无人驾驶一样,没有司机、驾驶位,完全是自组织,能把社会资源非常合理地调配起来。

他认为,国内工业互联网发展当前最大的难点并非硬件,而是在于软件的开发,“硬件主要是端,中国主要是缺传感器,主要的控制系统问题已基本解决,但是软件的发展很落后。对于工业领域来讲,智能是工业软件,没有工业软件,所谓的智能都不现实,或者只能是一个概念。就像智能手机一样,没有各种各样的软件,还是只能接打电话。而工业操作系统以后也可能成为像手机系统一样重要的平台软件,会形成国家、行业、企业间的竞争。”

当前在流程工业领域,制造业企业里仍有大量应用模块,有很多是独自应用的模块,这种模块被称为是烟囱式、垂直式的,目前大部分还无法有效连接。

“大家可以设想,工厂的每一个反应器、加热器、电机,就相当于手机里面的芯片,物流相当于手机里面的数据流,目前工厂没有一个软件能管理所有的能源、财务流等,都是各自为政。”褚健认为,通过构建工业互联网的平台,可以把动设备、静设备、机电、物流等全部连在一起进行管理,“如果这个事情可以实现的话,我想后面就像安卓商店、苹果商店一样,能开发各种各样的工业APP,使得智能制造成为可能。”

难点在于终端安全

工业互联网与互联网一样,要通过TCP/IP协议。工业互联网时代,设备的安全、企业的安全,包括国家安全,都面临着非常大的挑战。

褚健将现在所有的安全问题分成三类:数据安全、网络安全、终端安全。目前工业互联网的网络领域,大部分是基于TCP/IP协议传输,数据领域的保护也有很多企业在做,难点在于终端安全。

“因为终端涉及到很多私有协议和技术,加装工业防火墙等软硬件设备,并不能保证绝对安全。关键在于终端设备被攻击后,底层的控制设备能否不被攻破,在这上面要加装工业系统的防护设备。现在企业基本没有这种防护,懂的人也很少。做数据防护的很多,但做设备控制防护的很少。”褚健说,他曾经做过一个实验,通过互联网攻击一个水厂,非常容易,因此终端设备的安全需要着重关注。

一些企业认为,在使用工业互联网的过程中,把自己的数据、信息上传到云端,或许会导致企业的商业机密泄露。

对此,褚健认为,“实时信息一定都是存在控制系统里,在企业内部,只有非实时的信息,或者过期信息,才会上云。上传后,商业机密是否会泄露,则取决于云储存企业的技术和价值观。云储存企业当然是希望工厂把所有信息都上传。”


2019年第1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19年第1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崔晓萌)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