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40年40个瞬间| 大裁军(2015年9月3日)

2015年9月3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大会上宣布:中国将裁减军队员额30万。

 

1

2015年9月3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大会上宣布:中国将裁减军队员额30万。

p176-2015 年9 月3 日,中国在北京举行盛大阅兵,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 周年。

2015年9月3日,中国在北京举行盛大阅兵,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视觉中国)

当各种先进的武器装备伴随新装中国人民解放军队列一起驶过天安门广场的时候,一个震撼的声音迅速传遍世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大会上郑重宣布:中国将裁减军队员额30万。这一天是2015年9月3日。

按计划,中国军队从当时230万总员额减至200万,分步实施,2017年底基本完成。此次裁军与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决策部署密切相关,时任国防部新闻发言人杨宇军在新闻发布会上告诉中外记者:裁军30万,充分彰显我国同世界各国一道共护和平、共谋发展、共享繁荣的诚意和愿望,也展示了我国推动国际军控和裁军的积极的负责任的态度,这是经过深入研究和科学论证的结果。中国坚定不移走特色精兵之路,把军队搞得更加精干、高效,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设的既定方针。

p177-1985 年,百万大裁军,战友离别。(视觉中国)

1985 年,百万大裁军,战友离别。(视觉中国)

裁减同时体现中国国防体制改革和结构变革,军队员额,重点是压减老旧装备部队,精简机关和非战斗机构人员,调整优化军队结构,这将有利于集中资源,加快部队信息化建设步伐,提高中国军事质量。应当看到,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大国,面临着多元复杂的安全威胁,生存安全问题和发展安全问题、传统安全威胁和非传统安全威胁交织在一起,维护国家统一、维护领土完整、维护发展利益的任务艰巨而繁重。同时,中国军队还在承担抢险救灾、国际维和、国际救援等非战争军事行动任务,还要应对地区恐怖主义、分裂主义、极端主义活动威胁。因此,中国军队保持一定规模是非常必要的,但这完全是出于防御目的。中国对世界多次庄严承诺:我们不走“国强必霸”之路,永远不称霸,永远不搞扩张。中国一贯奉行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原则,一贯主张和平利用太空,一贯反对太空武器化和太空军备竞赛。但近年来,中国却是黑客攻击最大的受害国之一,网络基础设施安全面临严峻威胁。所以,中国必须以国家核心安全需求为导向,逐步提高军事力量建设水平。

此后,中国军队以极快的速度转变为五大战区和五大军种的组织格局,大量文职等非战斗机构离开军队序列,而各式各样的训练、演习开始越来越多地呈现在中国大地上,时刻准备打仗的信念开始越发强力地渗入中国军人的骨髓。

对中国而言,以裁员为特征的军队改革早已不是第一次,但这却是最彻底的一次。1984年11月1日,邓小平同志决定亲自操刀,实施改革开放之后的第一次“百万大裁军”,把养人的钱用在技术装备的提升上,实现军队现代化。1997年9月,中国再次宣布三年内裁减50万;而2007年10月15日,中共十七大闭幕之后,全世界再次获得了一条重要消息:中国军队进一步裁减20万的任务顺利完成,军队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全面加强。

邓小平把中国军事、国防现代化事业引向了精兵强军之路,同时也为习近平强军思想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中国要“建设一支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人民军队”,这就是党在新时代的强军目标。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评论员 钮文新)

责编:张伟

亲历者 张宝忠

1985年百万大裁军,我们用实际行动对维护世界和平作出贡献

p179

1985年,百万大裁军。

当年6月4日上午,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上,邓小平郑重宣布:中国政府决定,人民解放军减少员额100万。

邓小平说这句话的时候,右手向上伸出食指,在空中点了几下后便停住。一个手指,震动了在座的将军们,震动了全中国,也震动了整个世界。

小平同志开门见山地讲了裁军百万的根据

中国百万大裁军的动议或者说根据是什么?邓小平在讲话中明确而简洁地作了讲解。

我记得,会议一开始,邓小平先是提到事情的由头。他说:“从哪里说起呢?”他稍停片刻,看了看与会的将军们,接着又说下去:“从这次国庆阅兵讲起吧(指1984年的建国35周年国庆天安门阅兵)。我不是讲这次阅兵如何,这次阅兵是不错的,国际国内反映都很好。最近有位国际友人也讲过,非常好。但是,我说有个缺陷,就是八十岁的人来检阅部队,本身就是个缺陷。”

会场鸦雀无声。在座的每一位将军表情凝重而严肃。接下来,小平开门见山地讲到裁军百万的根据。他首先谈到我国对国际形势和对外政策的两个重要转变。

他说:第一个转变是对战争与和平的认识。世界战争的危险还是存在的,但是世界和平力量的增长超过战争力量的增长。由此得出结论,在较长的时间内不发生大规模的世界战争是有可能的,维护世界和平是有希望的。根据对世界大势的这些分析,以及我们周围环境的分析,我们改变了原来认为战争的危险很迫近的看法。

第二个转变,是我们的对外政策。过去一段时间,针对苏联霸权主义的威胁,我们搞了“一条线”战略,就是从日本到欧洲一直到美国这样的“一条线”。现在,我们改变了这个战略,这是一个重大转变……所以,中国的发展是和平力量的发展,是制约战争力量的发展。

其次,小平说:“国家的安全保障最终取决于一个国家的经济实力。军队装备真正现代化,只有国民经济建立了比较好的基础才有可能……先把经济搞上去,一切都好办。现在就是要硬着头皮把经济搞上去,就这么一个大局。”

第三,小平谈到当时军队的现状,提出军队要“消肿”的问题。他说:“肿、散、骄、奢、惰,第一个字就是肿,我们还没有很好解决……尽管我们的军队这样大,但连队并不充实,而各级机关却十分庞大,臃肿的情况很严重。现在一提出要解决什么问题,就要增加机构、增加人,这不行。还有的从下面抽人,搞这样那样的办公室。为什么原来的机构不够用呢?”

小平还说:“以后精简,主要是精简各级领导班子和领导机关,首先是总部和军兵种、大军区、省军区的机关。”

“这是个得罪人的事情!我来得罪吧!”

我国军队现状正如邓小平所讲。据联合国专家小组上世纪80年代的一份调查数字显示,世界上几个军事大国军队的官兵比例是:苏联为1∶4.56;美国为1∶6.15;联邦德国为1∶10;法国1∶17。然而中国则为1∶2.45。这个数字说明,我国军队的官兵比例是苏联的近两倍,是美国的2.5倍,是德国的4倍,是法国的近7倍。

另外,在军费方面,据我国公开材料表明,1985年中国军费总额是191亿元人民币,约占当年国民经济总值(8568亿元人民币)的2.2%。这个数只相当于美国军费的2%,还不到苏联的一个零头。

而这个数字,对当时的中国来说已经够大。问题还不止于此。这个数额很小的经费,对于解决中国庞大的军备更新简直微不足道、杯水车薪,更何况,这点军费的大部分都被“人头份”占了去。

要解决这个捉襟见肘的军费现状,出路就是“消肿”——裁军。

由于种种历史原因,我军的“臃肿”问题由来已久。在1975年至1984年的几次精简整编中,同样的问题多次出现:机关精简一次,膨胀一次,边减边增,互相攀比,人浮于事,陷入“精简—增编—再精简—再增编”的怪圈,甚至出现了增编大于减员的反常现象。

据调查数字显示,当年中国军队有400万人,但连队并不充实,臃肿的是各级机关。各级机关中,副职过多,每个军区有十几名甚至几十名领导,还有什么“团职保密员”“营级打字员”等等。

其实,裁军“消肿”,是邓小平很早的心愿。据粗略统计,邓小平从1974第一次“文革”复出后的10年间,在不同场合对于“消肿”问题,谈了多达数十次。

在1985年6月的这次军委扩大会议上,邓小平尖锐地指出:与其说是“精兵”,不如说是“精官”。他还说:“这是个得罪人的事情!我来得罪吧!不把这个矛盾留给新的军委主席。”

这一句话,引来与会将军们松弛的笑声。

“我们用实际行动对维护世界和平作出贡献”

毋庸置疑,百万大裁军是一件十分艰巨的任务。

按照中央军委部署,百万大裁军从1985年下半年开始,采取先机关,后部队、院校和保障单位的顺序,自上而下地组织实施。其重点是机关和直属单位,尤其是人民解放军各总部、国防科工委、大军区、军兵种机关及直属单位的人员。同时,将大军区由原来的11个撤并为北京、沈阳、济南、兰州、成都、广州、南京七大军区。全军经过撤并、改制等,减少军级以上单位31个;撤销师、团级单位4054个。

1987年4月4日,在第六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上,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徐信对外宣布:我军精简整编、裁减员额100万的任务已基本完成。全军总员额由原来的423.8万人减至323.5万人。

调整后的军区,战区范围扩大,兵源充足,物质资源雄厚,战役纵深加大,有效提高了各大军区独立作战能力。各总部、军兵种、大军区和国防科工委机关及其直属单位,撤并机构,人员精简40%。

裁军百万是我国改革开放进程中的重大事件。在党中央和中央军委领导下,裁军工作按部就班而又稳妥地进行着。

在这个过程中,邓小平在对内对外的大多数场合,讲得比较多的还是中国的改革开放的“基本路线不变”,以及与“一国两制”有关的政策问题。有关裁军的事情讲得并不多。而对于裁军百万这样大的动作,对任何一个国家都是一件不可小视的大事,能够像我们国家我们军队这样稳妥地进行并达到目的,这与邓小平决策的正确和把握事情的恰当有直接关系。

在共和国60年历程中,我军创造了众多的经典华章。而这一次的百万大裁军,则是震惊世界之举。这是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对于中国布局谋篇的大手笔。这一军队改革的重大举措,标志着中国军队在中国特色精兵之路上迈出了重要的一大步。

减少100万,实际上并没有削弱军队的战斗力,而是增强了军队的战斗力。正如小平同志所言:“这是中国共产党、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有力量、有信心的表现。它表明,我们愿意并且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对维护世界和平作出贡献。”

(摘编自张宝忠著《跟随邓小平四十年》,标题为编者所加)

责编:李永华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50期)


 

2018年第50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18年第50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网络编辑:崔晓萌)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