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40年40个瞬间| 生态文明建设(2013年9月7日)

“我们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而且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2013年9月7日,习近平主席在哈萨克斯坦纳扎尔巴耶夫大学发表演讲并回答学生们提出的问题,在谈到环境保护问题时,习主席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1

“我们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而且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2013年9月7日,习近平主席在哈萨克斯坦纳扎尔巴耶夫大学发表演讲并回答学生们提出的问题,在谈到环境保护问题时,习主席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p162-新华社

浙江省湖州市东林镇保健村的河道。过去40 年,中国森林覆盖率几乎翻番, 绿色发展理念根植人心。(新华社)

“我们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而且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2013年9月7日,习近平主席在哈萨克斯坦纳扎尔巴耶夫大学发表演讲并回答学生们提出的问题,在谈到环境保护问题时,习主席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国际舆论普遍认为,这表达了中国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坚定决心,表明了中国将按照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全新理念去发展经济,把生态文明建设融入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各方面和全过程,建设美丽中国,走向社会主义生态文明新时代。

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建设生态文明是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千年大计。党的十九大将“树立和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写入报告,“坚持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基本国策,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统筹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实行最严格的生态环境保护制度,形成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坚定走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文明发展道路,建设美丽中国,为人民创造良好生产生活环境,为全球生态安全作出贡献”。

p163-2005 年8 月15 日,习近平到浙江安吉天荒坪镇余村考察时,首次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新华社

2005年8月15日,习近平到浙江安吉天荒坪镇余村考察时,首次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新华社)

“我们要建设的现代化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既要创造更多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也要提供更多优质生态产品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优美生态环境需要。”为建设美丽中国,十九大报告从推进绿色发展、着力解决突出环境问题、加大生态系统保护力度、改革生态环境监管体制四个方面提出一系列加快生态文明体制改革的指导性措施,习近平总书记明确告诫全党:“生态文明建设功在当代、利在千秋。我们要牢固树立社会主义生态文明观,推动形成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现代化建设新格局,为保护生态环境作出我们这代人的努力!”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工业化、城镇化进程突飞猛进,经济社会发展、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都实现了历史性跨越。中国人民以自身的勤劳、坚韧和智慧创造了世界经济发展史上令人赞叹的“中国奇迹”。但是,环境的负效应也一天天显现。毁山开矿、填塘建厂、“短平快”的经济效益追求,“两高一低”企业遍布中国,经济增长中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的矛盾日益突出。

中国必须要有全新发展观,建设生态文明,就是要达到经济价值、生态价值、社会价值等综合收益最大化的发展目标,这就必然要求我们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以资源环境承载能力为基础,建设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文明社会,谋求可持续发展的绿色和谐之路,让绿色发展、低碳发展、循环发展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常态,这就是“宁要绿色青山,不要金山银山”的基本内涵。

当然,建设生态文明是一场涉及生产方式、生活方式、思维方式和价值观念的革命性变革,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科学论断则是中国社会主义生态文明的理论依据。实现这样的根本性变革,必须依靠制度和法治。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只有实行最严格的制度、最严密的法治,才能为生态文明建设提供可靠保障。

毫无疑问,生态文明建设是新时代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全新特征,而它同样带给每位中国人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无限憧憬。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评论员 钮文新)

亲历者 鲍新民

在我们村,总书记首次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p165

一户村民的老照片上,记录着20多年前的高家堂村:尘土飞扬、污水横流、垃圾遍地,远处则是造纸厂的身影。当时不仅是高家堂村,走在工业强县之路上的浙江省安吉县,GDP高速增长,贫困县的帽子虽然摘掉了,但环境问题接踵而来。

1998年,安吉在国务院发起的太湖治污“零点行动”中被“黄牌警告”。在环境整治任务的倒逼下,当年安吉县委县政府投入8000多万元铁腕治污。2001年,安吉确立“生态立县”的发展战略,并在2003年提出创建全国首个生态县。

污水处理了,污染企业关停了,发展问题又摆在安吉人面前。被称为“安吉首富村”的余村,在关停矿山和水泥厂后,村集体经济年收入从300多万元直降到20万元。而在安吉县层面,财政预算甚至为负增长。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2005年8月15日,在余村村两委会议室,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的一席话为发展指明了方向。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科学论断被第一次提出

2005年8月15日下午4点,习近平一行来到安吉县天荒坪镇余村调研。“村里和镇里基层同志先讲,畅所欲言,县里的同志可以作补充”,顶着烈日仔细查看余村民主法治建设宣传栏后,习近平在会议室坐下,顾不上擦汗,就让时任余村党支部书记鲍新民在座谈会上第一个发言。

“紧绷的神经马上放松了下来,没想到省委书记这么随和,”鲍新民回忆,“我接下来汇报时,他一直认真听,并不时对我微笑点头,表示赞许。”

鲍新民当时汇报:依靠炸山开矿和经营水泥厂,余村一度成为“安吉首富村”,20世纪90年代末村集体年收入曾达300万元。老百姓钱包虽然鼓起来了,但生态环境也被破坏了。矿区烟尘漫天,常年一片灰蒙蒙,许多村民都不敢开窗户;因为被厚厚的粉尘覆盖,缺少光照,竹林里的笋一年比一年长得小……

痛定思痛,余村决定关停污染企业,向绿色发展转型。但关了水泥厂和矿山,几乎就断了村里的财路,很多村民一下子失业了,村集体年收入最少的时候降到21万元。汇报到这里时,鲍新民流露出彷徨。

“但他听完我们的汇报后非常高兴,即兴讲了话。”鲍新民回忆,习近平当时来余村调研的主题是民主法治建设,“大家都没想到他听完汇报后会讲那么长,更没想到他首先讲生态环保问题。”

时任余村村委会主任的潘文革也参加了座谈会,他回忆:“总书记当时告诫参加座谈会的干部群众,生态资源是最宝贵的资源,人与自然的和谐,总是有所为、有所不为,不要以环境为代价,去推动经济增长,因为这样的增长不是发展。为了使我们留下最美好的、最宝贵的,可能甚至会牺牲一些增长速度,这就是要在经济结构上,舍去一些严重污染环境的高能耗产业。”

习近平说:“一定不要再去想走老路,迷恋过去那种发展模式。所以刚才你们讲到下决心停掉一些矿山,这个都是高明之举,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我们过去讲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实际上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本身,它有含金量。”

就这样,“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科学论断被第一次提出。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写入十九大报告

余村调研的9天之后,习近平以笔名“哲欣”在 《浙江日报》 的“之江新语”栏目发表了题为 《绿水青山也是金山银山》的文章,指出:“如果能够把这些生态环境优势转化为生态农业、生态工业、生态旅游等生态经济的优势,那么绿水青山也就变成了金山银山。绿水青山可带来金山银山,但金山银山却买不到绿水青山。绿水青山与金山银山既会产生矛盾,又可辩证统一。”

2013年9月7日,习近平在哈萨克斯坦纳扎尔巴耶夫大学回答学生问题时进一步阐述:建设生态文明是关系人民福祉、关系民族未来的大计。我们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而且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2015年11月30日,习近平出席气候变化巴黎大会开幕式并发表题为《携手构建合作共赢、公平合理的气候变化治理机制》的重要讲话,强调各方要展现诚意、坚定信心、齐心协力,推动建立公平有效的全球应对气候变化机制,实现更高水平全球可持续发展,构建合作共赢的国际关系。

2017年,党的十九大首次将“必须树立和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写入大会报告;大会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章程》总纲中明确指出:树立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生态文明理念,增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意识。

安吉县的绿色发展实践

“总书记当时还问,你们没有了矿山,靠什么发展?我汇报了村里要发展休闲旅游经济的想法,计划办旅游景区、开农家乐,吸引城里的游客。总书记肯定了我们的发展方向。他说,浙江在建设生态省,推行‘八八战略’,建设节约型社会,推行循环经济,对湖州来讲是个必由之路,也是一条康庄大道。” 鲍新民回忆起2005年8月15日下午的那个座谈会时,记忆犹新。

“总书记的话坚定了我们坚持生态发展的信心。” 13年前的会议笔记上,潘文革在“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一行字旁,还记下了“逆城市化”一词。当年,针对余村刚刚起步的生态旅游和农家乐,习近平亲切支招:长三角有多少游客?将来的话,甚至会有一些城里人在逆城市化发展过程中来这里,你们这里就更是一块宝地。潘文革说,当初根本没想到余村能有今天的面貌,更没想到习近平的一番话能产生如此巨大而深远的影响。

今天的余村,当年尘土飞扬的水泥厂所在地,成了村民们散步、休憩的美丽廊亭。在“两山理论”指引下,余村围绕着“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乡村振兴工作目标,把美丽乡村建设和生态经济发展的工作开展得如火如荼。

正如当年习近平支招时所说的那样,随着整体环境质量的提升,余村村民们利用毗邻长三角的优势,创办起农家乐以及旅游公司。目前,余村拥有观光休闲旅游景区3处,民营企业11家,农家乐则达到了近30家。曾经卖石头的山村,如今卖起了风景。余村还只是安吉县乡村民宿发展的一个缩影。截至目前,安吉全县已在绿水青山间创办了1184家民宿和农家乐,吸引3.5万农民从事相关产业。今年1月至10月,安吉县民宿和农家乐接待游客993万人次,直接营业收入17.9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5.5%、22.6%。

生态立县的道路成为一条致富的康庄大道,同样发展的还有其他产业:2017年,安吉以全国1.8%的竹产量创造了全国20%的竹业产值,年产值达到217亿元;白茶产业年产值达24.57亿元,惠及1.58万户茶农;在建绿色项目174个,总投资达1500多亿元,全部竣工后将为安吉新增4500亿元以上的产出;城乡收入比为1.73∶1,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10多年来,安吉县认真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先后获评全国首个气候生态县、国家可持续发展实验区、首批中国生态文明奖,还是我国首个获得联合国人居奖的县级城市。2015年5月,以安吉县政府为第一起草单位的《美丽乡村建设指南》(GB32000-2015)国家标准发布。“这标志着全国美丽乡村建设从方向性概念转化为定性、定量、可操作的工作实践,为全国提供了框架性、方向性技术指导。”安吉县委书记沈铭权说。

撰稿:《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胡巍)

责编:张伟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50期) 


 

2018年第50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18年第50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网络编辑:崔晓萌)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