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宏观 > 金融 > 正文

两月内新融资额上破千亿 民企信用债驶入快车道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姜诗蔷北京报道

民营企业债券发行的大规模提速,成为了当下债券市场支持民营企业发展的重要体现。

从银行间市场到交易所市场,近两月来监管层已推出多种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与之同时发生的,是民营企业债券的快速扩张。

WIND数据显示,自10月22日央行表态引导设立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后,截至12月18日,近两个月的时间民营企业公司债、企业债、私募债、短融及中票共有182只债券发行,已发行规模达1111.17亿元。以10月22日为界,前后两月的发行规模相差了245亿元。

“支持政策陆续落地后,直接发行民营企业债券的频率和只数有明显提升,民营企业融资的支持力度有显著增加,同时又有新的创新品种推出来促进民企融资,比如CRMW、CRMA等;第二,在政府和国有企业的融资纾困上,也有明显的改变,比如一些地方国有企业发行了纾困基金来专门对民营企业、上市公司以及股东的融资需求来纾困。两个方面的表现体现出政策确实对民企支持力度有了显著提升,当然离中央的要求还不够。”12月18日,申万宏源证券固定收益融资总部副总经理范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松口的评级与利率

AA及AA+民企债的发行,被视为当前民营企业债规模扩容的重要信号。

“这段时间比较明显的是AA和AA+评级的民营企业债券也能成功发行,并且数量有所增多。很多债券同等情况下放在今年上半年的环境下是很难发得出去的。”12月18日,北京某私募机构信用债研究人士表示。

据本报记者梳理,在10月22日至12月18日期间发行的182只民营企业债券中,主体评级为AA+的债券数量最多,有104只,占比57%;数量其次的是AA等级,有42只,占比23%。相比之下,主体评级为AAA等级的债券仅有31只,占比17%。

从规模来看,10月22日至12月18日期间主体评级AAA的民营企业债券发行规模共计328.48亿元,占比30%;主体评级AA+的民营企业债券发行规模共计613.4亿元,占比55%。

今年年初至10月22日的数据则显示,新发行的583只民营企业债券中有313只债券的信用评级为AA+,占比54%;173只债券的信用评级为AA,占比约30%。

相比之下,10月份民营企业融资支持政策陆续释放后AA+评级的民营企业债券发行数量占比略有增加,AA级的数量占比则减少。

除了中等评级的民营企业债券发行数量增加外,民营企业债券的发行票面利率也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下滑。

以主体评级AA+的民营企业债券为例,10月22日之前的两个月新发债券票面利率平均值为7.03%,而10月22日至12月18日期间近两个月内新发债券票面利率平均值为6.61%。

不过总体而言,民营企业债在全部信用债中的占比增长仍然较慢。10月22日至12月18日期间,新发行的1410只信用债中,民营企业债券数量占比约12.91%,仅比年初至10月22日之前的数量占比增加了0.1%;而规模占比甚至略微下滑,由年初至10月22日的8.19%下滑至7.55%。

不过,与10月22日前的两个月相比,近两个月民营企业发行债券数量增加60只,规模增加近300亿元。但从整体比例上来看,仅数量占比增加,规模占比仍有小幅下滑。

“下半年稳增长和宽松政策信号陆续释放后,债市的新增容量也在加大,以往周期里国企占比会较民企更快,但这次民企债的占比‘步伐’跟得很稳。”12月18日,北京一家中字头券商债承人士坦言。

“其实从一级市场来看,目前信用债供给依然不足,卖不出去投行也不愿意发。只是相对今年上半年有所回暖,但依然不是非常乐观,彻底恢复还需要一定时间。”12月18日,北京一家券商固收业务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企业感知的回暖

来自企业端的反馈已经有所缓和。

“公司属于生态环保类企业,行业面临的普遍问题就是资金长周期运转,今年由于外部环境变化,致企业资金流动性出现暂时的困难。不过自今年6月份以来,政府以及金融机构等多个部门积极通过现场调研、会议协调等方式帮助公司化解流动性风险。目前金融办协调相关机构协助推动成立了纾困基金,帮助我们化解流动性风险,已经有实质性改善。”12月18日,蒙草生态(300355.SZ)一位有关人士受访表示。

今年上半年,蒙草生态也曾因评级下调等原因引发市场关注。

另一家上半年出现流动性风险的上市公司董秘则表示,“政策已经缓和很多,我们目前在处理资产回流资金的同时也在对接政府和金融机构,争取机会。”

事实上,无论是地方政府还是监管层面,民营企业支持计划仍在持续进行中。

近日,沪深交易所首批推出了江苏亨通光电股份有限公司、广州智光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两单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均采用信用保护合约形式,两家公司均为上市民营企业。

深交所方面指出,本次发行通过实现市场参与者之间信用风险的优化配置,引导市场增强优质民企债券投资信心,促进民企债券接续融资。深交所将按照证监会统一部署,制定发布信用保护工具业务规则,逐步扩大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覆盖范围,以针对性“滴灌”方式,构建精准支持长效机制,改善民企融资环境,努力提升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效能。

从市场机构的反馈来看,两个月的政策陆续释放后,投资机构也在少量范围内增加了民营企业债券的配置。

“从10月政策后我们就将工作重点放在民营企业上,寻找合适的合作机会。主要就是根据我们的特点给企业提供应收账款解决方案,化解存量应收账款,提升流动性。”沪上某商业保理公司副总经理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前述私募机构人士表示,“因为政策支撑我们近期也调研了一些AA级的新债,但是整体来说仍然没有放开信用资质下沉,还是维持高等级、对AA级的民企十分慎重,不过目前有在适当的增加久期。我们认为在利率债已经走过一波牛市之后,经济疲软加政策放松也许会是新一轮债牛,信用债行情会有所体现。”

后续风险被关注

政策加持下民企信用债不断扩容,但这是否会在未来埋下风险隐患,也将成为悬在信用债市场上空的疑问。

“支持民营企业融资是当前政策的主要方向之一。交易所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的推出,依然是在贯彻中央支持民营企业的政策。对于暂时遇到流动性困难的民营企业能提供及时的资金支持。这在短期内有利于缓解信用风险,特别是对高评级的民营企业。但从中长期来看,或难以从根源上改变民营企业信用风险状况。”12月18日,某大型公募基金固收总监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对民营企业信用风险影响最大的经济基本面和资金供给。当前经济基本面持续下行,企业亏损面不断扩大,企业盈利恶化的趋势尚未逆转,政策支持或难以通过外部条件改善完全化解债务风险。而更为重要的是,实体经济信用供给持续收缩,特别是此前民企融资较为依赖的表外业务,这种信用供给的收缩更容易导致企业由于资金链断裂而发生违约。”前述投资总监认为。

从数据来看,信用债到期压力仍在加重。

据中金公司测算,2019年全部非金融类信用债总到期量将超过6万亿,较2018年5.34万亿的总到期量增加15%左右。此外,2019年进入回售期的信用债规模达1.86万亿,较2018年进入回售期规模大幅增长65%,达到2017年的3.16倍左右。

“大方向上融资端放松,但是明年公司盈利则是一个边际恶化的时期,需要谨慎。”申万宏源首席固收分析师孟祥娟指出。

“其实现在很多银行不愿意买信用债,因为它的风险补偿是不够的,所以只愿意买利率债。配信用债因为有资本占用,资本占用要折算回来,简单地折算,至少在120倍PB以上信用债才是合适的,但是现在信用债和利率债利差大概只有五六十倍的PB,对银行来说不合适,所以银行更多去买利率债。”12月18日,北京某公募基金债券基金经理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在他看来,“信用风险压力虽然在政策推动下有所减缓,但整体宽信用还是难度比较大。假如从明年来看,融资端地产和基建不放松,融资起不来,表内可能出现一定程度的资产荒,会利好利率债和高等级信用债,可能出现利差压缩的趋势。”

(编辑:李维)


(网络编辑:何颖曦)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