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悦读 • 盖茨为什么选他当微软CEO

推荐语:正如本书书名所表明的,他并没有与过去完全决裂:当你在浏览器上点击“刷新”按键时,页面上的一些内容仍保持不变。但在萨提亚的领导下,微软已经改变先前完全以Windows(“视窗”)为中心的策略。他赋予公司大胆的新使命。他总是处于一种对话状态,不断与客户、顶尖研究人员和高管沟通交流。而至关重要的是,他在一些关键技术上加大投入,比如人工智能和云计算等,这将会打造一个全新的微软。——比尔·盖茨

84

书评:盖茨为什么选他当微软CEO

2014年2月4日,微软迎来了成立40年历史上的第三位CEO,46岁、性格温和的萨提亚·纳德拉。事实上,纳德拉并不是这家世界知名的科技公司CEO职位的热门人选,比起PC时代的叱咤风云,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微软的日子过得并不好。媒体普遍认为外部人士才能改变微软面临的“创新者窘境”。微软CEO职位的热门人选排名前三的依次是:福特汽车CEO艾伦·穆拉利,微软所并购公司Skype的托尼·贝茨,同样为微软收购的诺基亚CEO史蒂芬·埃洛普。

是什么让并不被看好的纳德拉脱颖而出?在新书《刷新》中,纳德拉第一次披露了微软遴选CEO的幕后细节。

“老好人”的逆袭

纳德拉是微软的“老人”,他于1992年进入微软,其间一直与联合创始人盖茨和微软CEO鲍尔默紧密合作,并多次得到鲍尔默的支持和肯定。

在微软20多年,纳德拉几乎塑造了一个“老好人”形象。“几乎没人说他不好,对于一家公司的高级管理者来说,这非常罕见。”微软印度业务前主管拉维·温卡特桑说,“要做到这种级别,你肯定得非常强势,但他却很谦逊,谦逊得令人难以置信。”

事实上,一名董事会成员给纳德拉建议:“如果你想成为首席执行官,必须清楚地表达你的渴望和企图心。”纳德拉与鲍尔默交流过这个问题。鲍尔默笑着说了句:“现在改变太迟了。”纳德拉根本就没有那种个人野心。

作为一名在微软工作了25年的工程师和领导者,在公司寻找新的首席执行官的过程中,纳德拉的内心更多的是一种“云淡风轻”的感觉。即便有传言称某人将接替鲍尔默,他基本上也不会理会。在家中,他和妻子忙于照顾患有先天性脑瘫的儿子。在工作中,他全力打造公司的高竞争力业务——微软云。他的态度是:“董事会会挑出最佳人选。如果这个人是我,那太好了;但我也同样乐意为董事会所信任的人工作。”

不取悦比尔·盖茨和任何人

在微软,每一位具备CEO候选资格的人,都会被要求将自己的想法写成备忘录提交董事会,类似于一种面试。

作为一个微软“老人”,在提交董事会的备忘录中,纳德拉谈到了自己在微软20多年的工作经历,也谈到了即将离任的首席执行官史蒂夫·鲍尔默。

纳德拉认为,史蒂夫·鲍尔默是一位充满激情的领导者、销售员和市场营销者。然而,鲍尔默给纳德拉留下最深印象的是他对纳德拉的叮嘱:“他鼓励我要做自己。换句话说,不要设法取悦比尔·盖茨或其他任何人。要大胆,要正确。”

在提交给董事会的备忘录中,纳德拉提出的一个重要观点打动了董事会成员:呼吁推动“微软的重生”。他提出的解决方案是:重新开始,要刷新浏览器加载一个新页面,即微软历史上的另一页。

这需要拥抱更广泛的计算和环境智能。他预言,未来人类将会与包括设备和感官在内的各种经验进行互动。所有这些经验都将由云中的智能驱动,由数据产生端点的智能驱动,由与人互动端点的智能驱动。但这种重生,只有在将组织文化置于首要位置,并在公司内外建立起信心的情况下才能实现。

与对手握手言和

纳德拉接任CEO后,有分析师认为,他对于微软太过了解,已经被同化,无法对微软这台“臃肿的机器”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也无法带来微软需要的新鲜血液和思维动力。但作为老兵新官,纳德拉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刷新”公司战略。毕竟比起业务上的增减布局,微软最迫切的问题还是在于公司战略的调整。

纳德拉最终为微软锁定了“移动为先,云为先”的新战略。这是纳德拉的野心和远见。

把云服务作为核心业务后,就不仅仅强调PC为先,甚至也不是手机为先,而是超越设备层面,强调人们所追求的更高层面的移动性。这种在任何时间、空间实现信息的无界高效的流动,一直是互联网浪潮追求的风口。虽然微软的竞争者们定义了产品的移动性,但微软试图定义人类经验的移动性。在这样一个世界里,云服务的价值被推到了至关重要的位置,云使得这种流动性成为可能,并产生新一代的智能经验。

云战略被提升至最核心的战略后,微软开始对各个事业部进行调整——大规模裁员割去诺基亚业务线、终止对Windows Phone支持、把必应(Bing)作为大规模的云服务产品的试验场,投入各种新鲜的功能等等。但微软云布局中还有两个非常重要的方面:

一、和Linux和解,实现开源。对于微软来说,彻底支持开源系统这件事简直太不可思议了。从比尔·盖茨起就反对开源系统,鲍尔默也喜欢说“开源系统就是毒瘤”。但是,当Linux开源软件占据越来越多的市场份额时,微软还是选择放下了对Windows系统的执着,听从市场和合作商的意愿。

二、调整销售策略,推行“定制化”服务。为了刺激云业务的销售,微软建立起合作伙伴联盟的销售网络,现在有64000家合作伙伴正在销售微软云解决方案,而这个数字比亚马逊AWS、谷歌、Salesforce的总和还要多。过去简单售卖License的销售模式,也转变成具有行业知识的顾问型销售模式。而相比以往对竞争对手和用户的傲慢,如今中国的一个初创小公司,都能获得微软给出云服务“定制化”的价格。

云计算时代,代表计算能力分散的微软原本是要被这个时代颠覆的,是纳德拉及时掉转了船头,顺应了这股潮流,从逆潮流者再次成为颠覆者。

同时,微软也不再是冷面帝王,新微软变得更性感、更新潮。纳德拉的微软,变酷了。

(本文为中信出版社编辑王北、郑爱玲为萨提亚?纳德拉新书《刷新:重新发现商业与未来》所作书评,内容略有删减。)

见习编辑:邹松霖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49期)


 

fm

2018年第49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刘冰倩)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