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公司 > 正文

一汽系调整加快 整体上市或提速?

11月27日,天津一汽夏利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一汽夏利”)发布《重大资产出售暨关联交易报告书(草案)摘要》公告称,一汽夏利拟作价29.23亿元向其控股股东一汽股份转让所持天津一汽丰田汽车有限公司(简称“一汽丰田”)15%的股权。交易完成后,一汽夏利不再持有一汽丰田的股权,而一汽股份对一汽丰田的持股比例将达到50%。

在业内人士看来,一汽夏利此举意图很明显,即希望通过变卖资产增加现金流,避免被退市。但前路难以预测,想要通过自身的力量恐怕翻身无望。

值得注意的是,当前正值中国第一汽车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一汽集团”)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时期,本次交易也被认为是有意为一汽集团整体上市清除障碍。近期一汽系动作频频,一汽系上市公司零部件企业启明信息、一汽富维也在重组或混改,一汽集团整体上市或将再提速。

为扭亏不再持一汽丰田股份

在一汽夏利11月27日发布的《重大资产出售暨关联交易报告书(草案)摘要》公告里,一汽夏利转让15%的股份,要求一汽股份以现金方式支付对价。该交易完成后,一汽夏利不再持有一汽丰田的股权,一汽股份对一汽丰田的持股比例将达到50%。

谈及本次交易对上市公司的影响时,一汽夏利在报告书中表示,“通过本次交易,公司可获得较大规模营运资金,改善公司现金流状况,实现企业资源合理配置,保证企业平稳运行,并对未来企业经营改革发展奠定良好基础。”简而言之,一汽夏利此举的目的之一是为了扭亏。

近几年,一汽夏利陷入亏损状态,主营业务表现不佳,销量持续下滑。公开数据显示,今年1-10月,一汽夏利累计销量17074辆,较去年同期相比下降19.15%。一汽夏利今年三季度报告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一汽夏利实现营业收入9.42亿元,较去年同期相比下滑5.49%,净利润则亏损10.03亿元。此外,一汽夏利三季度报告还显示,截至今年9月30日,一汽夏利资产总额为45.66亿元,负债总额为54.81亿元,净资产为-9.15亿元,呈现负资产状态。

此番转让一汽丰田股份,是一汽夏利急需资金摆脱现阶段亏损的现状,避免被退市。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副秘书长罗磊认为,“眼下一汽夏利急需现金流,转让最后的‘家当’也是为了自保的无奈之举。”

接连出售旗下资产以保壳

实际上,羸弱的一汽夏利近年一直处于卖资产“做减法”保壳的状态。2015年一汽夏利扭亏无望,在面临被退市的最后时刻,作价28亿元将包括内燃机制造分公司在内的4项资产出售给控股股东一汽集团。2016年,一汽夏利将15%一汽丰田的股份以25.6亿元价格转让给一汽股份。2017年11月,一汽夏利再次变卖旗下资产,将其下属与动力总成日常生产制造相关部分转让给一汽股份。2018年9月,一汽夏利剥离不良资产,以1元的价格将一汽华利100%股权转让给南京知行电动汽车有限公司,后者需承担一汽华利超8亿元的债务。

当下,再次转让一汽丰田的股权,业内热议一汽夏利下一步可能就是要卖“壳”了。“一汽夏利自身也有意卖‘壳’,连续向控股股东出售资产就是这个打算。”汽车行业资深分析师钟师认为,“一汽夏利品牌并入奔腾品牌实际上就是为其提供一个‘养老场所’,让其自生自灭,慢慢地一汽夏利品牌就可能消失了。”

实际上,去年9月22日,一汽夏利就发布公告称,公司接到一汽股份的上级单位一汽集团通知,一汽股份拟以公开征集受让方的方式协议转让所持公司24.73%的股份,股份转让完成后,一汽夏利控股股东将发生变更,但最终公开征集期届满无人接盘。

“未来一汽夏利卖‘壳’或将成为大概率事件。”全联车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总裁曹鹤分析说,“为了避免同业竞争,未来一汽集团上市的主体应该是一汽轿车有限公司(简称‘一汽轿车’)。所以一汽夏利很可能作为‘壳’资源出售给其他急于上市的公司,一汽夏利的资质与工厂设备从上市公司拿出来,引入新的战略投资者继续造车,去年公开征集转让股份就是这种意思。”他还认为,此次股权转让的背后,可能是一汽集团和天津地方政府就一汽夏利未来发展达成了一系列共识。更长远来讲是为一汽集团整体上市铺路,只留下最优质的资产。

11月30日新京报记者致电一汽夏利公关部,对方表示暂不方便接受采访。不过新京报记者注意到,一汽夏利董秘11月29日答投资者问时否认“为整体上市铺路”,称本次转让股权主要是为实现企业资源合理配置,缓解经营压力,保证公司平稳运行,并为未来改革和发展奠定基础。

一汽系零部件企业开启重组混改

除了一汽夏利之外,一汽集团旗下的零部件企业近来也动作不断。

11月22日,隶属一汽系的启明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启明信息”)发布《关于筹划重大事项的进展公告》称,正在筹划重大事项,该事项可能涉及重大资产重组,标的公司属于汽车电子行业。并称公司将尽快确定是否进行上述重大事项,待确定后向深圳证券交易所申请公司股票停牌并转入重大资产重组程序。

无独有偶,与启明信息同为一汽系上市公司的长春一汽富维汽车零部件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一汽富维”)11月16日发布《一汽富维九届八次董事会决议公告》,其中提到围绕《国企改革“双百行动”工作方案》确定了改革的思路和目标,将深化推进股权多元化和混合所有制改革,引入战略投资者,还将重新构筑董事会结构,完善市场化经营机制,预计今年12月完成股权多元化和混合所有制改革。

当日一汽富维还发布了另一则《一汽富维关于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的公告》,其中称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已由一汽集团变更为无控制股东及实际控制人。11月23日,一汽富维补发公告称公司企业性质不再是国有控股企业。

公开资料显示,一汽集团此前拥有一汽富维20.14%的股权,为最大股东,一汽富维也是其少数可以盈利的上市子公司。在业内看来,放弃一汽富维的股权,意味着当下一汽集团已经拉开了混合所有制改革大幕。

除此之外,富奥汽车零部件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富奥股份”)10月26日发布《关于股东国有股权无偿划转完成过户登记》的公告提及,股东一汽集团根据战略发展需要进行内部资产结构调整,拟将所持富奥股份的全部股权无偿划转。长春一东离合器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长春一东”)也发布《关于第二大股东无偿划转公司股份完成过户登记》的公告,表示第二大股东一汽集团拟将其持有的长春一东的全部股份无偿划转。

“实际上,一汽富维等一系列零部件企业的改革属于混合所有制改革,目前一汽集团已经加快旗下公司资产优化配置的步伐,也意味着一汽集团开始整合资本。”曹鹤表示。

招商证券分析师认为,“一汽集团放弃控制旗下零部件企业,一方面可以让其引进其他资本和管理力量,进一步激发市场竞争力,更好地适应市场的发展规律。另一方面,也可以认为是一汽集团为未来的整体上市扫除障碍。”

据了解,在一汽集团整体上市的规划中,整体上市资源不包括零部件企业。换言之,一汽集团的整体上市实质上是其整车类资产的整体上市。因此在业内看来,这也是一汽集团近来对旗下零部件企业改革的主要原因:第一步完成混合所有制改革,接下来就是加速一汽集团整体上市步伐。

一汽多次被传整体上市

无论是一汽富维等零部件企业的混合所有制改革,还是一汽夏利转让一汽丰田股权,都被业内解读为是“为一汽集团整体上市”铺路和做前序准备。

去年9月18日,刚履新一个月的一汽集团董事长徐留平正式在一汽集团打响“改革战”,将一汽集团旗下三大自主板块一汽奔腾、吉林一汽和一汽夏利进行业务整合,全部归于“大奔腾”品牌旗下,设立红旗品牌事业部、奔腾品牌事业部和解放品牌事业部。

徐留平此前公开表示,“未来一段时间内,改革仍是一汽集团接下来的重要工作。按照中央混合所有制改革思路,一汽集团总体层面将向混合所有制企业和完全市场化公司治理方向迈进,只有改革才能将一汽集团所有的资源能量释放出来。”

全联车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总裁曹鹤认为,一汽集团资本整合的思路可分为两个阶段,首先从零部件企业入手,接下来将是整车企业。目前,一汽系零部件企业相继的改革路线也似乎印证了这个观点。对于整车企业资产整合,曹鹤认为一汽轿车肯定是留的,而羸弱的一汽夏利或将被放弃。

实际上,一汽集团的整体上市之路并不顺。2016年6月,一汽轿车和一汽夏利相继发布公告称无法履行解决两者同业竞争的承诺,恳请股东大会同意把即将到期的承诺期延迟3年作为过渡。2017年5月,一汽轿车和一汽夏利又相继发布公告恳请股东大会同意将一汽股份整体上市的承诺再延迟3年,仍称未能解决同业竞争。

而对于此番再传整体上市,11月30日一汽集团内部人士对新京报记者称,一汽系公司的变动属于一汽集团全面深化改革的一部分。

专家认为扫除障碍整体上市或在3年后

“从一汽集团的改革整合来看,一汽集团某种程度上已经放弃了一汽夏利。”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分析师表示,一汽夏利的频频举措都是“大家长”一汽集团的意思,背后有一汽集团更深层次的谋划,这个谋划或与整体上市有关。

更为重要的是,在业内看来,未来若一汽夏利转手出售“壳”资源,一汽集团整体上市所面临的同业竞争难题将会得到解决。从现阶段发展来看,自从一汽集团整体上市平台一汽股份2011年成立以来,一直致力于解决一汽轿车和一汽夏利同业竞争问题。但截至目前,一汽轿车与一汽夏利之间的同业竞争问题还未得到解决。

尽管业内人士表示目前一汽集团正在提速整体上市步伐,但曹鹤认为,“至少3年后一汽集团才能考虑整体上市问题,当下最重要的是进行改革和优化资产配置。”上述招商证券分析师也认为,“因为从资本市场、实体经济市场的多变性以及一汽集团自身的发展情况来看,无法确定3年后一汽股份会履行承诺,无法断定一汽集团能否顺利实现整体上市。”

在业内人士看来,随着一汽集团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推进以及对一汽富维等零部件企业资产的剥离,加上此前一汽集团获得万亿元级别的“意向性”授信,一汽集团的改革步伐加快,一汽集团整体上市的时间点也将越来越清晰。

新京报记者 王琳琳


(网络编辑:崔晓萌)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