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法治 > 正文

熊智说法 | 法律应鼓励公交车乘客必要时实施无限度防卫

文| 全国优秀律师、北京市北斗鼎铭律师事务所主任 熊智

重庆万州公交车坠江前监控视频

2015年12月12日,微博号“享重庆”发布消息称:重庆市万州城区22路公交车因过站停车被一老人怒抢方向盘,致使公交车冲向人行横道撞树。

2015年12月29日,重庆晨报微博报道称:重庆市万州一女子因坐过站暴打22路公交车司机并抓抢方向盘。

2018年11月2日,震惊全国的重庆市万州长江二桥公交车坠江事故原因查明,又是乘客因乘车过站袭击22路公交车司机所致。

这些事发生在笔者的家乡,所以一直深度关注。就在公交车坠江事件发生的前一天,2018年10月27日下午,笔者正好从这座桥上路过去万州国际机场乘机返京,可以说是与这起事件擦身而过。我们知道,万州城区的22路公交路线是一段循环于长江南北两岸的江边城区公交路线,沿途需要停靠约33个站点。由于该线路程较长,又连接城区两岸,算是比较重要的交通路线。特别是北线路段,公交车要历经人口密集的主城区,公交司机严格遵守驾驶员职责,按照规定站点安全上下乘客是极其重要的。

1

自从这起事故发生以后,笔者刻意查询了一下,事实上,最近几年发生在各大城市的类似事情层出不穷,由此引起的交通事故也屡见不鲜。唯有这一次事故发生得过于惨烈,后果让人难以接受。事发后,责备司机的,怒骂女乘客的,鄙视沉默的乘客的,各种角度的观点和责难也铺天盖地而来。显然,研究其深层次原因并对症施治,是当前和未来非常重要的一项工作。

2016年,武汉,公交车女乘客抢夺方向盘

相信很多人都听过这样一个都市传说:一位貌美的女客车司机被三名歹徒叫停下车强暴,女司机情急呼救,全车乘客噤若寒蝉。最后,女司机怀着悲壮和绝望的心情将车直接开向悬崖……司机和十三名乘客无一生还。故事很短,却很震撼人心。后该故事被伍仕贤导演改编成电影。

无独有偶,据《生活时报》报道:2001年9月19日下午2时30分,一辆长途卧铺班车从川东南与贵州省遵义地区接壤的古蔺县开往广东省东莞市。车上除了3名司售人员,还载有42名乘客。一歹徒兽性大发,竟然如入无人之境般,一路上对车上的3名女子强奸5次;同样令人不可思议的是,40多名乘客和司机,竟然没有人站出来制止和反抗!尽管案发后,主犯被判处死刑,其他案犯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但这起案件仍然使那些接触过无数奇案怪事的公安民警受到极大震惊。

从类似事件频繁发生的情形来看,显然,不安全因素存在于各种可能。有司机的绝望、有歹徒的暴戾、有乘客的麻木,这些问题大抵可以归纳为:

第一、 公交汽车在行驶途中公共安全责任主体不明确,司乘人员职责落实不到位。

公共汽车作为城市客运主要运输工具,具有重要得社会价值和社会属性。它是保障社会有序发展和繁荣稳定的重要工具。但我国现行的法律规范更多强调的是公共汽车设施保障、载人线路安全,对于发生在公共汽车行进途中的突发侵害和影响公共安全的行为,缺乏明确性的责任规定。对可能发生或现实存在的影响公共安全的行为,允许司乘人员当场处置的法律授权缺位。司乘人员在面对影响公共安全的行为时,往往不知所措,事后责任追究也缺乏依据。

第二、对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特别是乘坐公交汽车人员的乘车规范要求不严格。

一些规定对乘客文明规范乘车的强制要求大多停留在道德倡导层面。甚至对那些霸车、霸位、谩骂、殴打司机的违法犯罪行为处置软弱无力,完全不能达到令行禁止的效果。在一定程度上也放纵了违法犯罪行为。

第三、对正当防卫、见义勇为的法律授权过于保守和含蓄。致使一些人即便有挺身而出的冲动,也很快因受制于法律规定的模糊而顾虑重重,很多正义之举还没来得及伸张却止步在行动之前。

笔者认为,痛定思痛,法律规则是个好东西。如果法律明确要求,在出现乘客情绪激动、谩骂司机、抢夺方向盘的情形发生时,司机有责任立即停止驾驶并立即报警处置,则类似事件必将减少发生(这一点航空客运做的非常好)。

同时,法律应该明确授权公共汽车在行驶途中遭遇歹徒挟持司机、攻打司机、抢夺方向盘等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发生时,允许乘客可以参照我国《刑法》第二十条规定,宽泛行使正当防卫行为。特别是在必要时鼓励实施无限度防卫。 

有关司法机关和行政部门,对于乘客勇敢地阻止了公交车上的犯罪违法行为,保护了人民生命财产重大安全的,应当予以大力嘉奖,鼓励其见义勇为。

 今年4月,湖南,一辆长途大巴上,一乘客抢夺方向盘被其他乘客飞踹

一个社会,从经济繁荣转型到社会的普遍文明,必然要经历一个躁动和阵痛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法律的严格规制和适度私力救济的授权是必须的。法治文明需要一个很长时期的习惯来完成,而这个习惯往往是需要在鲜活的案例中汲取和总结的。乘客对司乘人员的肆意,除了个人修养不够外,还应加以道德层面的引导。但是,笔者认为,更多的法律强制才是更有效的方略。由于公交汽车运营,综合来看,不及飞机火车,没有条件配备更多的安保人员,所以,这个领域中的不安定因素有时候显得更为明显。社会治理在特殊时期是需要特别的规制的。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崔晓萌)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