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英国医院如何用PPP模式“搬新家”

2018年8月27日至31日,《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随北京大学PPP研究中心赴英考察,其间采访了帕普沃斯医院主席John Wallwork教授和剑桥大学负责生物医药园区发展和规划的主管Hugh O’Donnell,了解英国如何利用PPP模式建医院,以及英国的医疗体系与中国有何不同等问题。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张璐晶 | 英国剑桥报道

编辑:牛绮思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37期)

80 英国国民医疗服务体系惠泽民众却颇受争议。图为2017 年,英国伦敦民众参加大规模游行,要求增加国民医疗服务体系资金投入。视觉中国

英国国民医疗服务体系惠泽民众却颇受争议。图为2017年,英国伦敦民众参加大规模游行,要求增加国民医疗服务体系资金投入。(视觉中国

成立于1918年的英国剑桥帕普沃斯医院(Papworth Hospital)是英国最大的心肺专科医院。1979年,英国首例成功的心脏移植手术在这家医院完成,2015年该院又成功完成了欧洲首例停搏心脏移植手术。2011年,当时已经90岁的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丈夫菲利普亲王曾入该院接受心脏手术,如今已经97岁高龄。目前医院每年为超过2.37万名住院病人和6.5万名门诊病人提供治疗。

2018年,该医院将拆往剑桥生物医药园区的新址,通过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完成。

2018年8月27日至31日,《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随北京大学PPP研究中心赴英考察,其间采访了帕普沃斯医院主席John Wallwork教授和剑桥大学负责生物医药园区发展和规划的主管Hugh O’Donnell,了解英国如何利用PPP模式建医院,以及英国的医疗体系与中国有何不同等问题。

 

50%建设费用来自英国财政部贷款

Wallwork教授是位著名的心脏外科医生,已经在剑桥郡工作生活了30多年,他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由于设备、场地等原因,原有医院想要移址的想法讨论了15年,近5年来医院想要移址的想法愈发强烈,但是受制于资金、地方官僚主义等影响有很多阻力,建设新医院的提案曾经被多次否决。

在这种情况下,原本已经退休的Wallwork教授,重新担任了医院主席,并利用他多年积累的资源和人脉开始了重建帕普沃斯医院的“征程”。

据悉,新的帕普沃斯医院将于今年年底建成,预计在2019年3月份完成搬迁,所有设备都是全球领先的。“这家新医院的建筑公司表示,这是他们建造过最为复杂的医院。”Wallwork教授说,“因为这里很多的设计理念都是由医生和护士提供的,包括5个手术室、43个ICU(重症监护室)病床、360个普通病床等。”

那么,建造这样一个医院的资金是从哪里得来的?

据Wallwork教授介绍,医院整体建设费用是1.65亿英镑(约14.5亿元人民币),其中50%来源于欧洲投资银行的融资,有50~60年的锁定利率,另外的50%来自英国财政部贷款,利率水平较低,偿付方式是每个月从医院的营收中偿还。

采取50%向财政部贷款的方式经过了合理的商业论证。如果把PPP模式用于整个项目,那么即使财政部的贷款利率水平低,后期医院还是需要拿出更多的收入用于偿还贷款,这与医疗领域不以营利为目的的初衷相悖。“但是为了后期增加医院的收入,医院也会通过开设教育培训课程、建设分支机构等方式增加收入。”Wallwork教授说。

中国PPP基金投资总监范永芳总结说,国外医院的PPP项目发起方多是每个医院从自身需求出发,剑桥帕普沃斯医院更是由现任医院主席Wallwork教授亲自带队去游说议会、处理既有医院资产、募集资金以及组织医院建设,更多依靠Wallwork教授个人资源和能力去完成这个PPP项目。而国内医院的PPP项目大多是由所在地政府的卫生机构等行业主管部门发起,医院主要负责提出需求和作为使用者提出运营方面的相关意见。从某种程度上看,国内的做法可能更有效率、更专业,带有从宏观层面规划的性质。

然而,对于很多中国的PPP医疗项目来说,最缺少的不是资金,而是医院建成以后,缺少专业高水平的医务人员。在现行体制下,一大批优秀的医务工作者还是在公立医院工作,私人医院难以吸引到顶级的医生。

对此,Wallwork教授表示,英国90%以上的医疗体系是属于NHS(英国国民医疗服务体系)的,没有一所私立医院可以覆盖NHS的广度,除了一些儿科、妇产科的专科。英国绝大多数的好医生也是在公立医院工作,NHS面临的问题是如何在日益严峻的老龄化社会中更加有效地运营。

 

英国医疗改革要向中国学习?

从1948年创立开始,NHS就是让英国人无比骄傲和自豪的政策。踏上英国土地的所有人,包括来这里上学、定居的外国人,看病、拿药、做手术,大部分情况都是免费的。

2012年伦敦奥运会开幕的时候,导演甚至把“病床”搬上舞台,让演员们扮演的“医生”“护士”和“病人”,以歌舞的形式展现了英国医疗体制风貌,更让上千名医务工作者摆出了巨大的“NHS”字母。

不过,随着英国老龄化程度的逐年增加,政府的负担一直在加重。2015—2016年,NHS的财政预算是1164亿英镑(约合1万亿元人民币)。

2015年4月6日起,英国内政部开始向非欧洲经济区的签证申请者收取额外医疗费用,此项政策会影响所有在英国境内和境外申请6个月以上签证的申请者,无论申请者是否在留英期间使用NHS服务。学生签证(包括学生家属)申请者要缴纳的费用为150英镑/年,其他类的申请者及家属要缴纳的费用为200英镑/年。该项费用在2018年又有所上涨。

另一方面,为了解决日益加重的财政负担,英国时任卫生大臣Jeremy Hunt宣布从2016年起强制执行针对初级医生的新工作合同,其中包括在跟初级医生签订新合同时,增加基础工资的额度和工作时间、取消所有津贴和加班、改为每周7天工作制(原为 5 天)、所有初级医生实行轮班制等。

严格的新法案,引起了数次大规模的初级医生集体罢工。据统计,有超过1.3万台手术及10万例患者门诊取消或延误,甚至预约分娩的孕妇也必须将手术延期。

Hunt有一位中国妻子,是地道的中国通。他曾经建议,希望英国人不再沉迷于旧日的荣耀,应当更加勤奋,而不是只追求高福利,号召“懒惰”的英国人应该向中国学习。在医疗健康领域,他也多次引用中国的例子,希望能对NHS进行改革,他本人曾多次到中国访问。

作为历史最悠久的国民保健体系,NHS在今日面临着更严峻的挑战。不过,北京大学PPP研究中心主任、经济学院教授孙祁祥认为,学习一个国家的经验,不是要仅仅局限于方法、个案的具体操作层面,而是要将事物的发展摆在制度、宏观的层面中去理解问题、去提炼、总结。


 

fm

2018年第37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刘冰倩)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