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马斯克的阳谋

“我考虑把特斯拉以每股420美元的价格私有化。”特斯拉CEO马斯克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这条消息搅动华尔街。上市8年的特斯拉为何要退市?马斯克是认真的吗?谁又会成为“接盘侠”?

54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 摄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 摄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宋杰|上海报道

责编:陈栋栋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33期)

“我考虑把特斯拉以每股420美元的价格私有化。”美国东部时间8月7日12:48(本文时间均为美国东部时间),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在社交媒体推特上发布的这条消息搅动了华尔街。

媒体报道称,如果马斯克一语成谶,这笔交易将会是创纪录的720亿美元,而马斯克表示 “资金已经获得”。在马斯克看来,特斯拉目前定期发布财报对公司造成了压力,使公司为了利润不得不作一些短视的决策。完成退市私有化后,特斯拉不受做空的影响,运行状态会更好。

而此时,大洋彼岸的中国A股IPO市场,大约300多家公司仍在焦急等待上市。今年年初以来,国内有包括蔚来汽车在内的造车新势力等相继传出即将赴美IPO的新闻,而已经上市8年的特斯拉为何要退市?马斯克是认真的吗?又有谁会成为“接盘侠”?

美国证监会调查马斯克?

马斯克摊上事儿了?

马斯克关于“特斯拉将私有化”的消息发布后,一度引发特斯拉股价在8月7日上午大涨8%,并在随后被停止交易。当日下午,特斯拉在其官网发布了私有化的具体内容。马斯克在随后的股东信中还称,没有合并特斯拉和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 X的计划,他的理想状况是持有特斯拉20%的股份。

特斯拉股票在当日下午恢复交易并以379.57美元收盘,涨幅10.99%,成交量是此前日均成交量的约4倍。特斯拉的几个空头接受媒体采访时,怒斥特斯拉在私有化过程中缺乏足够的透明度,并质疑特斯拉如何进行融资以完成私有化交易。

55

由于特斯拉一直未提供资金落实的证明材料,美国证监会(SEC)正在对马斯克进行调查。根据当地法律,任何个人或组织在不合时宜(故意、直接或间接)的情况下发表公开声明对企业进行要约收购 (tender offer),从而导致可能影响到股价的行为,将构成欺诈投资者或者操纵股价的行为。

公开资料显示,特斯拉还发行了92亿美元的可转债,将于2019年2月27日到期。因此马斯克的此番言论可能使可转债持有人行使股票转换权利,从而使特斯拉避免因为债券支付问题引起现金危机。

事实上,马斯克想让特斯拉退市的念头由来已久,他曾多次公开提及特斯拉公之于众的“挫败感”。

“如果不是被逼急了,他不会这么说,而且私有化向来不是什么值得宣扬的事。他既然这么早就放出消息来,不是想让股票短期内上涨,就是已经找到下家‘冤大头’融资了。而且私有化绝对不是一个人的想法,后面有着利益集团在操纵,他们要为私有化提供资金。”某券商分析师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

马斯克对其SpaceX的私有化大加肯定。他认为,SpaceX公司高效运营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其是一家私有公司。

“我不认为SpaceX的高效仅仅因为它是非上市公司,还可能来源于美国NASA以及美国国防部的订单。前不久,该公司刚刚获得NASA给予的26亿美元的巨额合同,这将会给高度烧钱的SpaceX一针强有力的兴奋剂,从而进一步支持其研发投资。政府的订单对于其创新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复旦大学泛海国际金融学院及经济学院双聘助理教授周思力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达了不同意见。

寰盈证券首席策略官赵璞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说:“如果马斯克是认真的,董事会一般不会拒绝。一是可以保留股权;二是420美元股价变现后,利益丰厚。三是特斯拉目前困难重重,虽然特斯拉M3产能5000辆/周的坎过去了,后面的坎还有很多,而且在美联储加息的大环境下,手持现金才是王道。”

“这里面最有意思的是资金来源,华尔街机构或者其他有钱的买主,现在流动性这么紧,即使真的看好特斯拉的资产,也不会不从流动性更好的二级市场上持有,没必要去私有化特斯拉,所以这七百亿美元哪儿来的才是真正值得推敲的。” 赵璞说。

马斯克阳谋?

战空头、回避监督:只想静静?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注意到,自今年以来,特斯拉的股票被不断做空,不排除马斯克只是想安安静静搞研发,避免被资本市场左右。上海社科院互联网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李易认为,特斯拉当前的麻烦就是没钱,长期亏损加上高歌猛进,股票被做空的压力很大。

“对于发展中的企业而言,通过上市成为公众公司,可信度会更高。但特斯拉这8年已赚足了名气。如果有人愿意投他,他何必跟散户玩呢?退市后有那么几个庄家来开个小会就能解决了,根本不用暴露在公众面前。今时今日的马斯克,就像任正非一样无需通过上市来吸引关注度。”

复旦大学泛海国际金融学院及经济学院双聘助理教授周思力分析指出,上市最大的代价是向公众披露公司信息,这可能降低公司的竞争力,因为竞争对手可能会据此制定相应的策略。

事实上,华尔街看空特斯拉的声音越来越大。

摩根大通2017年12月预测特斯拉股价在一年内会下跌40%。Kynikos Associates的著名空头吉姆·查诺斯在3月称,并增加了特斯拉全年的空头头寸,并向路透社称,预计马斯克将在2020年前离开公司。根据金融分析公司S3 Partners的数据,尽管马斯克有信心,但特斯拉是美国卖空市场最大的一只股票,其短期风险敞口为128.2亿美元,占所有未偿还股份的22%。

但从今年6月1日起,特斯拉的股价上涨了18%,卖空者损失了约20亿美元。不过,像吉姆·查诺斯这样的卖空者仍然认为特斯拉存在盈利问题。

马斯克在社交媒体上把戴尔称之为私有化的典范。在投资公司伯恩斯坦分析师托尼·萨克纳吉看来,特斯拉的潜在私有化与戴尔在2013年的私有化相似。

戴尔2016年斥资逾600亿美元收购了存储公司EMC成为IT巨头。如果戴尔当时还是一家上市公司,如此大规模的交易可能会受到投资者的质疑,导致无法实现。

随着时间的推移,戴尔开始意识到,偿还债务、实施收购以及提高股东回报率需要借助资本市场。于是,戴尔开始逐步回归,计划再度成为一家公众公司,并可能将重新上市。

对此,马斯克作何感想呢?

幕后推手是沙特王储?

私有化的钱在哪?

外媒报道称,如果特斯拉退市,它将成为美国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杠杆收购交易。

以420美元的股价计算,特斯拉市值约为720亿美元,加上马斯克持有约20%股份,约需支付576亿美元的股权,再加上约100亿美元的债务要还,特斯拉将很容易超过TXU 能源公司在2007年创下的且保持至今的318亿美元的交易纪录。

周思力分析说,购买方在选择标的物的时候,会非常关心现金流。这是因为债券融资是以目标公司资产以及未来收益作为借贷抵押,而未来的现金流需要用来支付借贷利息。与TXU公司相比,特斯拉并不具备该条件。“一旦特斯拉私有化成功,可能将发行大量垃圾债券(指高风险高利率债券),从而成为一个股权高度集中且资本杠杆率高的新公司(马斯克可能就是控股股东)。不过,具体操作起来非常复杂。”

“华尔街不乏拿得出六七百亿美元的机构,但他们大可以去交易所举牌。而且这不同于迪士尼并购康卡斯特那种产业并购,特斯拉私有化背后的意味更加耐人寻味。” 寰盈证券首席策略官赵璞对记者分析称。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沙特王储管理下的沙特阿拉伯主权财富基金(PIF)建仓持有了特斯拉的股票,约占股权的3%到5%,PIF掌管着全球超过2500亿美元的资产。业界人士分析称,马斯克的底气有可能来自这位“金主爸爸”。

8月2日,特斯拉公布了2018财年第二季度的财报。该公司净亏损为7.43亿美元,几乎是去年同期的净亏损4.01亿美元的2倍。尽管马斯克表示,特斯拉第三季度有望实现可持续盈利状态。但高盛、巴克莱银行、瑞银以及奥本海默基金等华尔街主要投行对特斯拉持谨慎观望态度。分析师还表示,特斯拉的Model 3产品在市场上的吸引力和需求正走向低迷。此外,其可转债也在持续吸引空头。特斯拉9.2亿美元可转债明年3月份到期,转股价为359.87美元,如果届时股价低于这一金额,特斯拉必须以现金偿还。

据马斯克透露,沙特公共投资基金的经理多次表示支持特斯拉私有化,最近一次是在两周前,磋商正在进行中。此外,马斯克通过社交媒体称自己正与高盛集团和私人股权投资公司银湖资本合作,推动特斯拉公司的私有化。

对于在上海建造一家新工厂生产汽车和电池的计划,特斯拉方面称,到2019年才会启动初始投资,预计所需资金高达50亿美元,但不会以“任何重大方式”进行,很有可能将通过地方债务提供建设资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8月14日向特斯拉公关部门核实,对方称目前没有进一步的明确消息。


 

2018年第33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18年第33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何颖曦)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