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区域 > 广东 > 正文

广东区域创新首居全国第一 科研成果转化求贤若渴

文章导读: “无论是从创新主体还是科技成果转化、产业化能力看,广东确实都有了显著增强,但科研成果链条还未完全打通、创新环境有提升空间等问题也是客观存在。”在听取各职能部门汇报后,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王学成给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点评。

本报记者李振实习生许琬琳广州报道

广东区域创新综合能力排名在2017年首次跃居全国第一。

8月2日,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就《广东省自主创新促进条例》(下称《条例》)实施情况召集了政府16个职能部门相关人士座谈。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会上获悉,2017年广东研发投入总量已超2300亿元,占GDP的比重提高到2.65%,技术自给率提高至72.5%,科技进步贡献率达到58%。

实际上,自2012年广东颁布《广东省自主创新促进条例》以来,广东就一直致力于为自主创新营造良好的法制环境。如今,在推动产业转型升级、加快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国际科技创新中心背景下,广东创新如何更上一层成为焦点议题。

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院长嵇世山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广东一方面要大力度补齐产业核心技术供给不足的短板,一方面要优化政策,主动吸引港澳成果来粤转化。

技术自给率上升至72.5%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作为经济大省的广东,最早在全国首开地方性自主创新立法先河,对科技创新强省发挥了重要支撑和引领作用。

2015~2017年期间,广东的研发投入总量从超1800万元增至超2300万元,核心技术自给率也从71%上涨至72.5%,而据中国科学院大学中国创新创业管理研究中心对外发布的《中国区域创新能力评价报告2017》称,广东的区域创新综合能力排名更是跃居全国第一。

广东省科技厅厅长王瑞军在会上介绍,广东在2017年的研发投入总量超过2343.63亿元,占GDP的比重提高到2.65%,科技进步贡献率达到58%,有效发明专利量、PCT国际专利申请量及专利综合实力连续多年居全国首位。

拿创新主体举例,广东全省高新技术企业总量高达33073家,总量全国第一。科技创新成果和产业化能力也有了双提升,广东获批珠三角国家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示范区。

但在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王学成看来,广东的创新形势,成就与短板都显而易见。

“无论是从创新主体还是科技成果转化、产业化能力看,广东的自主创新综合实力确实都有了显著增强,但包括科研成果链条还未完全打通、创新环境仍有提升空间等问题也是客观存在的。”在听取各职能部门汇报后,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王学成给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点评。

当前的创新现状,王学成确有发言权。

相比研发投入总量、技术自给率等不断飙升的数字,他更有来自一线的调研经历。数月前,他曾带领人大代表深入广州、深圳、东莞、惠州等一线调研。

诚如王学成所言,广东的创新工作短板也较为明显,特别是科技创新的驱动力亟待加强,“一些核心技术、关键零部件、重大装备受制于人”。

而这些短板,广东省教育厅副巡视员胡振敏感触颇深。他既了解当前广东高校、科研院所的创新水平,又熟知科技成果转化的关键所在。

胡振敏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广东这几年的创新水平随着科研机构与高等教育的发展也有了提高,但产学研合作才刚刚开始。

“我们用了10年的时间,在普通本、专科生的数量上已经超过教育大省江苏的5%左右,包括广州、深圳、珠海、佛山和东莞五个高等教育集群逐步在规模上有了成效。”胡振敏坦言,“科研机构与高校的科研成果转化仍是广东的弱项,包括在科研成果如何与产业、企业对接方面,存在不少的限制因素。”

广东省政府副秘书长魏宏广也提出,广东在产业核心技术供给不足,根本原因是基础和应用基础研究能力弱。

“基础研究高端平台和人才缺乏,投入和保障机制不健全,重大原创性成果较少。”他说。

拿高层次创新人才举例,广东拥有两院院士、千人计划专家等高端人才偏少,技能型人才缺乏,技能人才占从业人员的比重仅有17%,远低于全国21.3%的平均水平。

专家:吸引港澳成果来粤转化

广东创新如何更上一层?尤其是广东身处产业转型升级的关键时刻,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形势急迫。

数月前,习近平总书记曾对24位在港两院院士反映的科研经费过境香港使用等问题作出重要指示,引发了香港科技界的热烈反响。

“当前,在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国际科技创新中心方面仍面临不少体制机制障碍,如资金过境、税收平衡、人才往来、科研设备进口关税等问题,亟需通过政策法规层面进行解决。”魏宏广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嵇世山认为,当前广东一方面要大力度补齐产业核心技术供给不足的短板,一方面要优化政策,主动吸引港澳成果来粤转化。

“在不同的前沿科学、重大科学研究计划以及核心技术攻关上,广东需要加大力度。”在他看来,这需要找准关键。

他建议,在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急需和“卡脖子”的核心技术攻关上,需要引进更多的国家级实验室、重大科学装置。除此之外,还要鼓励在国企和大规模以上的企业设置研发机构,发挥龙头企业的带动效应。

“华为一家企业的研发能力,就带来足够利润。”嵇世山分析,广东高新技术企业数量虽全国第一,但人均营收、人均利润等指标远低于北京、江苏,恰恰是因为拥有国际竞争力的创新型企业少。

在他看来,尽管广东的创新能力不足,但港澳拥有很强的创新能力,科研成果丰富。“广东完全可以发挥主动性,靠优化政策吸引港澳成果来转化。”

“类似汪韬,在香港发展的话就极有可能转行去做律师或是金融从业者,但来深圳创业,就缔造出了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大疆无人机公司。”嵇世山认为,港澳受到场地、配套设施制约,科研成果转化效果并不好,而广东有条件。

按照他的建议,在粤港澳大湾区科技合作方面,需要建立起一个跨境技术转移生态系统,同时能够把双方的资源开放、对接起来。包括广东乃至全国在成果转化方面的条例、法规如何与香港的条例、法规对接。

但政策和法规层面的改变需要时间,而广东在基础研究上的投入也是一个长期积累的过程。

“双向行不通,我们可以单向先行。”嵇世山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广东不能被动等着港澳的创新成果和人才来,而应该先行动起来。”

(编辑:周上祺,如有意见或建议请联系:lizhen@21jingji.com,zhousq1@21jingji.com)


(网络编辑:何颖曦)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