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宏观 > 快讯 > 正文

李雅宁:不断拓宽生命的各种可能青年新闻编辑

1.金牌员工

读冷孤桐的小说,时时感叹于她对细节的描写,一人一物,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一草一木,一砖一瓦,一桌一椅,似乎都通过作者的生花妙笔,冲破文字束缚,浮现眼前。

这大概源于她对于各种材料熟练的把握和游刃有余的运用。

但冷孤桐说,这或许是因为她的职业习惯——冷孤桐原名李雅宁,大学毕业之后,在山西五大煤业集团之一、世界五百强、中国五百强企业事新闻采写编辑工作。

当时的行业内部新闻报道非常原始,仅对客观内容进行简单报道,工作简单,按照现在的流行说法,这份工作是妥妥的“钱多,事少,离家近”,但对于生命力旺盛的冷孤桐来说,却是一种别样的桎梏,太过平静的生活,有种浪费生命的感觉。于是,她主动请缨,要到企业的各个角落去。

就是从那时起,为了报道好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感,写出真实的生活,她的足迹遍布万顷煤海,“沐甚雨,栉疾风”,将阳光地带上的人、事、物记录下来。在她的笔下,默默无闻的矿工焕发异彩;在她笔下,风钻高歌,井架起舞,乌金滚滚,奔涌而来。

过去,人们说起能源型企业,说起煤矿工,总觉得不过是一群围着煤炭转的煤黑子,形象十分单一。然而在冷孤桐笔下,矿工们更加真实的一面被挖掘、记录下来。他们在现代化标准矿井中作业,用来自全世界的现代化设备采掘煤炭,他们自己按照英文说明书组装采掘设备,他们有自己的喜、怒、衷、乐,有血有肉,真实且真切。

她按照自己的理念撰写的专题片《伏虎记》,讲述几代煤矿工作者治理瓦斯的艰辛与努力,在全国大赛中获得最高奖——金奖。这是建企以来,电视专题片首次得到的此类大奖。这部专题片也成为教科书式的存在,被列入企业内部各种培训教材,以供观摩学习。

“LED项目推动“晋煤制造”走向全国”,从一个LED项目入手,展示企业在向制造业的转型的困难和艰辛,充分企业员工的勤劳勇敢,聪明才智和迎难而上的企业精神,获得2012年度中国煤炭新闻奖一等奖。

“《科学转型,创新发展》系列报道”,介绍晋煤集团依托无烟煤、煤层气两种资源优势,向煤炭、煤层气、化工、电力、煤机制造等产业逐步转型的过程,在企业各个平凡的岗位上的不平凡的员工事迹,获得2013年度中国煤炭新闻奖一等奖。

冷孤桐在对旧有报道习惯进行一点点变革探索时,将整个企业的报道方式带上了完全不同的道路。旧有的简单加工式新闻,变成了自主采写,自主观点,对生活的自由观察,报道更加活泼、时尚、强故事性、大信息量,生动、鲜活。也很快赢得更高的收视率和口碑。

她策划编辑采写制作的新闻、栏目50000条,是全煤系统中的最高水平。

她撰写的专题片获得国家级奖项5次,省级奖项3次,市级奖项十余次。是企业中同类人员中获得殊荣最高的人。

她在企业内部参加过几十场职业培训,参与培训了几百名新闻报道人员。那些人员至今活跃在一线,讲述着百里煤海的故事。

那几年,李雅宁所在的能源型国企发展突飞猛进,很快登上中国五百强、世界五百强企业榜单。企业的对内对外宣传报道工作更加严峻和重要,作为团队领导者,她在全面了解企业发展形势的基础上,策划出一系列大型报道,在国家、省、市新闻比赛中获得各项殊荣。参与策划、撰写的一系列专题片、电视片也屡获殊荣。

李雅宁不局限于自己已经获得的成绩,不断拓宽自己的创造领域,她担任编剧的微电影《相信明天》,在第二届全国职工微影视大赛中获得“最佳创意奖”。这不仅是她对本职工作之外的写作探索,也让自己的创作突破了行业新闻限制,迈上一个崭新的台阶。

说起这些成就,李雅宁表示,她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有火热的现实生活做基础,才会有那么多鲜活的报道。她也很高兴,自己成为了企业发展的见证者和记录者。

青年作家

冷孤桐的梦想是有生之年写出一部像《战争与和平》那样伟大的作品。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理想,冷孤桐说,是因为她对文字有种近乎饥渴的爱好。

从小,作为独生子女,独处的时间比较多。而填补这些独自时间的,是阅读。自己在图书馆找书,没有任何限制,养成了只要是文字就愿意阅读的习惯。冷孤桐说,小时候她甚至津津有味阅读过如何修理收音机、如何科学养猪类的书。

从那时起,阅读就是构成冷孤桐精神世界巨大快乐的重要来源。

越来越多的输入,自然而然造成了不断的外放——她说开始写小说,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积累在心中的内容越来越多,必须记录下来。用冷孤桐的话说,这是种“宿命”性的选择。

很多人说,作家一生塑造的人物,很多都在围绕自己打转转,小说首要的任务就是要表达自我。

冷孤桐不这么认为。她更关注人性中那些细如微尘,却又意味深长的细节。

在工作过程中,她每一天都要接触很多人,初看起来,这些人的人生不近相同,上学-工作-结婚-生子……可是细究起来,他们每个人又都是那样不同,普通而又独特,

冷孤桐说,他们每一个人都像矿坑中一块乌金,反射相似的泠泠寒光,却又有不同形状,不同棱角。

她想尽自己的力量,去书写每一个人。

纵观冷孤桐的小说,情节曲折、人物众多,然而即使是一个龙套人物,也面目明晰,栩栩如生。

冷孤桐拥有一种笃定的力量,在如此快节奏的时代中,她能用近乎水磨的功夫去雕琢一个人物,她甚至会奢侈地放慢脚步,沉浸在人物的塑造中。她认为这是值得的,每一个人物都值得被珍视,而每一个人物都会打动不同的读者。

在网站连载小说时,她的每一部小说点击率都达到百万。

冷孤桐的创作热情集中在长篇上,她认为长篇小说是构筑世界的基础手段。而且长篇小说具有的力量是无边的,对照好的小说,人们可以读懂生活,看到自己永远不可能触及、或者现在还未触及的世界,想象自己人生的无限种可能。从这些可能中,明确人生的道路。

她说,好的长篇小说就算是历史题材,或者是架空题材,也始终关注现实世界的人性、人的内心、社会价值。

现在,冷孤桐除了陆续出版、影视化自己的小说作品,还在打理一个近千万点击量的小说博客,和十万关注量的微博。增加互动量,并不是要按照读者意愿来写小说,而是寻找不同人对小说、对人生的看法,这也是冷孤桐理解这个世界的独特方式。

同时,她还于近日成立了“冷孤桐工作室”,主要推广自己的影视作品,发现写作新人。

她的作品改编的网络电影、网络电视剧已经列入拍摄进程,正在紧张推进中。

她是全煤系统中最年轻获得这种成绩的作家,,

目前,她把写作重点放在“沟通”上。她说,类型小说好看,纯文学小说有深度,但这不应该成为文学作品之间的鸿沟。她希望能在自己的作品中,将这两者做出最好的平衡,立志让自己的作品既有类型小说的好看,又有纯文学深度的小说,

在这方面,她或许有点像堂吉诃德式的勇士,努力探索一种文学形式最大的外延。这正像是她的人生,不断达到巅峰,不断重新出发,实现生命中的多种可能。她希望在40岁前,写出一部令自己满意的作品,一个不被时间打败的故事。

问:你好像比较偏爱历史题材的小说,不会觉得历史题材小说很难驾驭么,毕竟历史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们都不知道。

答:我觉得这正显示一名写作者的想象力以及共情能力。

古人跟我们所处的世界不同,行为模式、价值观几乎迥异,但是人性是有共通性的,无论古今。

问:你认为书写历史和书写当下,哪个更困难?

答:我过去写新闻报道,那也是一种书写当下的方式,但也更让我明白,不是所有东西都能写到小说里。进行材料甄选的过程并不比写历史小说时收集材料更容易。所以我觉得,无论书写历史,还是书写当下,都很困难。

当然,这种困难,本身也是小说家这个职业最快乐的部分。

问:有些人说30岁后不读小说,因为小说对现实生活无益,你又为什么从非虚构写作转到到虚构写作呢?

答:我觉得读书是不应该这么功利的,不是什么书有用就去读书,没用就不去读书。有用和没用是相对而言的,文艺作品打动人心的力量,更不能简单地用对现实生活有益无益来衡量。

非虚构作品往往是节点性的,而虚构作品有延续性,本身是一个独立的世界,其中的动人之处,在于对生活本质的提炼,以及对人性的刻画。更深入一点讲,我觉得小说能够提供给心灵的东西更多,因为小说本身是具有思辨性的,阅读者收获应该更大。

问:你期望你的作家生涯走到哪一个程度?

答:我不会给自己设限,希望自己的写作生涯有无限可能。

问:你会写迎合市场的作品吗?

答:市场是不可控的,没有人可以预判读者喜欢什么,迎合市场终将被市场抛弃。我更愿意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写自己真正想写的东西。用我喜欢的作家的话说:金钱可以再生,热情不可再生。

的确,有时候看我的小说,会有一种太过坚硬的东西在里面,不是我不愿意给读者以幻像,而是好的小说必须像一盆冷水,劈头盖脸浇过来,醍醐灌顶。

我虽然写的是虚构作品,但绝不制造假象粉饰生活。

问:在读你的作品时,我们往往会被那些细致入微的细节打动。那么你是不是在有意回避“宏大”叙事呢?

答:我的职业经历让我养成注重细节的习惯,更让我明白“再惊心动魄的大事,也要由小细节来推进”的道理。


(网络编辑:崔晓萌)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