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财经 > 证券 > 正文

“独角兽”是怎么养成的?

文章导读: “独角兽”企业诞生时间极短,但估值却已超10亿美金。是什么让“独角兽”们迅速成长?政府如何拥抱它们?而它们的成长过程中又有哪些禁忌?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张璐晶 | 北京报道

编辑:牛绮思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23期)

爆发式增长的“独角兽”企业,正在以全新的商业模式改变着传统产业。什么样的土壤适合“独角兽”企业成长壮大?它们需要与众不同的“食物”吗?是不是只要有足够的钱,就能长成超级“独角兽”?

在近期的央视财经频道《对话》节目中,成都市市长罗强说,曾经马化腾对成都的创业环境有误解,后来是王者荣耀团队在成都出世让他改变了看法。

“独角兽”企业诞生时间极短,但估值却已超10亿美金。是什么让“独角兽”们迅速成长?政府如何拥抱它们?而它们的成长过程中又有哪些禁忌?

成都市市长:当好“独角兽”森林护林员,培育适合“独角兽”生长壮大的创新沃土

40 四川省成都市市长罗 强

四川省成都市市长罗强

四川省成都市市长罗强在《对话》现场为成都的创新创业环境做起了广告,罗强表示,成都的员工忠诚度很高。

罗强表示,之前曾对落户成都的281家世界500强企业进行过摸底调研,得出一个结论,即很多公司在成都已经发展到子公司、分公司,且企业在成都招聘的员工,特别是高管,忠诚度是最高的。

“因为成都宜居宜业,冬天不太冷,夏天不太热,各种文化事业、文化产业也发达,生活、娱乐,整个生活圈子应该说都是非常配套的,他就愿意在这儿待下来。”罗强说,“愿意待下来以后,当然他就得好好地为你的企业工作。”

如此安逸、休闲的成都到底适不适合创业?

罗强表示,曾经马化腾先生对成都有误解,说成都这个地方就是少不入川,人到了以后可能就是打麻将,根本出不了东西,直到游戏王者荣耀从成都研发出来以后,才从根本上改变了他对成都的看法。

“所以腾讯、小米还有京东方等公司,这几年大量地把研究院的人员往成都放,因为他们感觉到这地方可以,宜居宜业才有心思静下来,然后好好为企业工作。”罗强说。

除了宜居宜业的环境,政府还能为“独角兽”企业的发展做些什么?

在罗强看来,政府的主要任务就是为企业营造一个公开、公平、竞争的环境;另一方面是要特别避免把它搞成温室,因为若是真成了温室,大家都像保姆一样把它围着,它就不可能再有什么创造力。

“还有就是共享单车进来的时候,曾经有一家共享单车的负责人来,说能不能不要再让其他的企业再投放了,这个我们没有答应,为什么?如果你有这个能力,你就应该在市场中去拼杀。实际上对手才能够使我们成长。”罗强说。

“独角兽”企业成长中有何禁忌

腾讯、阿里巴巴和百度都从“独角兽幼苗”成长为“独角兽”,甚至是“超级独角兽”。

然而,不是所有的“小独角兽”最后都会成为BAT,这中间夭折的几率非常大。“独角兽”企业在成长过程中有哪些禁忌?究竟什么会给它们的成长带来阻碍?

平安好医生董事长兼CEO王涛认为“急功近利”会毁了“独角兽”企业。他分享说,十几年前,大家都知晓的电商平台有易趣、ebay,还有淘宝。10年前,在阿里巴巴创业时,当年的易趣不让买家和卖家有互相的联系方式,另外,每笔单子都要收取佣金。当年刚创业的淘宝是非常弱小的,但它坚持8年不收费。

40 平安好医生董事长兼CEO王 涛

平安好医生董事长兼CEO王涛

“所以,其实互联网模式,它有一个客观规律,如果一味追求短期利益,反而会放弃长期市场。”王涛说,投机取巧跟急功近利不太一样,投机取巧用中国话讲叫作“忽悠”,很多早期的创业者为了拿到风险投资,虚构自己的业务数据,做了过度的承诺,这些都是投机取巧,让很多企业失去了大众、用户和投资人的信任,导致了最后的失败。

出门问问创始人兼CEO李志飞认为,拔苗助长对“独角兽”企业不是好事。从外部角度来看,尤其是政府、投资者,都希望这个企业快速成长,但事实上任何一个“独角兽”企业,尤其是技术型的公司都是有自己周期的。

40 出门问问创始人兼CEO李志飞

出门问问创始人兼CEO李志飞

“比如研发一个算法可能就需要8个月到一年的时间,产品、市场可能都还在很后面。所以这个时候,如果你期望一个公司第一天就能够怎么样,这是不太现实的一件事情。”李志飞如是说。

深圳东方富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陈玮也表示,企业生长是需要时间的,所以投资按理来说也需要时间。

40 深圳东方富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 陈 玮

深圳东方富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陈玮

“引用《三体》里的一句话,弱小和无知并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有些创业者在自己长得有点像‘独角兽’的时候,就已经把自己看成是‘独角兽’了。”陈玮说,“实际上中国的创业环境变化是非常快的,尤其在互联网环境下,如果你不能够因环境而变化、勇于创新,就会跟不上时代的脚步,导致很多‘独角兽’都是‘虚胖’的,最后会倒下的。”

陈玮还说,也许商业模式的创新一两年就能看得到结果,而技术创新可能三年、四年、五年都看不到一个结果。创业者、投资人和“独角兽”企业都需要改变,都不能傲慢,“我们要敬畏自然法则,敬畏企业成长的规律。真正的好企业都是要成长十年八年的,这都算最快的,所以傲慢不仅是对创业者的一个提醒,也是对投资者的一个提醒。”


 

2018年第23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18年第23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何颖曦)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