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财经 > 证券 > 正文

盾安债务危机背后 多元化布局过快过广而顾此失彼?

文章导读: 随着危机的发酵,债务危机也波及到盾安集团旗下的两家上市公司。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刘照普︱北京报道

责编:陈惟杉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22期)

5月22日下午,“盾安系”旗下两家上市公司盾安环境(002011.SZ)和江南化工(002226.SZ)对外公告停牌进展,称“盾安控股是否能妥善解决债务清偿问题尚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两家公司均系5月2日开市起停牌,截至5月31日,两家公司尚处在停牌状态中。

这场停牌由“五一”前后爆发的盾安控股集团(下称“盾安集团”)债务危机引发,这场债务危机经过发酵,已经波及上市公司、地方政府、金融机构等各个层面。

突然爆发的危机

5月初,网上流传着一份盾安集团向浙江省主要领导“求救”的文件。

根据这份名为《关于盾安控股集团债务危机情况的紧急报告》的文件介绍的情况,盾安集团各项有息负债超过450亿元,其中包括120亿元的待偿付债券,并称“绝大部分银行和非银行金融机构的贷款都集中在浙江省内,如果出现信用违约,将会对省内众多金融机构造成重大伤害,并可能会带来系统性风险”。

据媒体报道,5月2日浙江省金融办召开盾安集团债务协调会,浙江省政府要求成立“盾安集团债务协调小组”,浙商银行是协调小组的主任单位。参会者除监管机构外,还包括省国开行,省进出口银行,工农中建交五大行的省行,兴业、中信、民生等行的浙江分行,浙商银行,以及华融、长城、信达等资产管理公司的浙江分公司。媒体援引参会人员说法称,各大金融机构现场表态“不抽贷”。

盾安环境5月4日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也提到了浙江省政府对盾安集团的支持,称盾安集团“主动与浙江省有关政府部门及金融机构说明情况,积极解决上述问题,浙江省有关政府部门、金融机构对盾安控股积极应对以及出台的各项措施予以充分肯定,并明确表示予以大力支持”。

民进中央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中小企业协会副会长、上海中和政道集团主席周德文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政府也不能“听风是风、听雨是雨”,既然要对这家企业进行帮扶,就要进行全面的尽职调查,在此基础上做出客观准确的判断。

5月7日,盾安集团发声,其在上海清算所发布的《关于近期市场传闻的公告》,解释了此次债务危机出现的原因:“此次流动性危机起因为公司自2018年起陆续兑付多起债券,消耗了大量自有经营性现金流,且4月23日公司发行的12亿元短融券未能成功发行,导致出现流动性紧张问题。鉴于目前公司资金紧张及后续到期债券所需偿付资金无法及时落实,公司向浙江省政府做了紧急报告。”

随着危机的发酵,债务危机也波及到盾安集团旗下的两家上市公司。

盾安环境和江南化工均公告称,与盾安集团提供连带责任关联互保,并承认,若盾安集团无法妥善解决债务清偿问题,存在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的可能。尽管两家公司回应深交所问询时,答复称生产经营一切正常,但一些金融机构还是用行动给出了自己的判断和选择。

5月7日晚间,江南化工公告称,于5月4日下午收到杭州银行合肥分行告知函,该行已于5月3日晚间自公司募集资金三方监管账户中扣款约2.11亿元。江南化工认为杭州银行合肥分行的行为已构成严重违约,严重损害了公司及股东的合法权益。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获悉,江南化工在杭州银行合肥分行未到期贷款本息合计约为2.11亿元,具体情况为1亿元贷款由盾安集团提供担保,7000万元贷款由盾安环境提供担保,4000万元贷款为信用贷款,上述关联方担保均履行了审批程序并披露。

公告显示,被扣划资金的是“安徽江南爆破工程有限公司矿山工程总承包及矿山生态修复项目”募集资金账户,公司已向杭州银行合肥分行发送律师函,告知其行为已构成严重违约,严重损害了公司及股东的合法权益,责令其立即纠正错误,要求其归还强行划转的募集资金。

5月10日,江南化工公告称,在安徽证监局及相关部门的协调和指导下,本着互谅互解的原则,杭州银行合肥分行于2018年5月3日从公司募集资金专户中扣划2.11亿元人民币的事项已妥善解决,已将募集资金专户余额恢复至原有金额。

集中兑付压力较大

记者查询发现,盾安集团4月发布的《2018年度第三期超短期融资券募集说明书》显示,发行人目前存续期债务融资工具余额合计129亿元,其中以短期限的超短融和中期票据为主。截至本募集说明书签署日,发行人在未来两年内需兑付的金额达113亿元,集中兑付压力较大。

虽然盾安集团于5月到期的两只共计19亿元的债券已经兑付完成,但后面还有债务要陆续到期。

Wind资讯数据显示,盾安集团现存续债券9只,债券余额94亿元。其中有5只债券将于今年到期,涉及总额54亿元。

5月4日,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已经下调了盾安集团主体信用等级,从AA+下调为AA-,评级展望为负面。一位不愿具名的评级机构人士称,评级从AA+降到AA-,跨度很大,AA+是优质企业才能获得的评级,而AA-的评级在债券市场发债难度较大。

记者注意到,面对较大的集中兑付压力,5月,盾安集团已经两次质押其持有的江南化工股份,质权人分别为浙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杭州分行、国家开发银行,两次股份质押后,盾安集团已将其所持有的江南化工42.82%的股份质押。若以江南化工4月27日收盘时的股价5.42元/股计算,盾安集团已质押的股份市值达到10.62亿元。

p27

多元化之殇?

公开信息显示,盾安集团1987年创立于浙江诸暨店口,集团总部位于杭州滨江,盾安集团的核心产业包括精密制造与先进装备(空调配件、暖通系统设备、阀门、电机、风机等)、民爆化工(民用爆破器材、工程爆破服务、爆炸深加工)、新能源(风力发电、光伏发电)、新材料(镁及镁合金)、现代农业(三文鱼养殖、园林工程与花卉苗木、有机茶叶)、投资管理等,集团员工总数约2.9万人。

其官网显示,盾安集团连续9年跻身“中国企业500强”,连续16年跻身“中国民营企业500强”,2017年分别位列第283位和第81位,名列浙江百强企业第27位。

有温州企业家向记者分析说,这次盾安集团深陷巨额债务危机,暴露出很多问题,最突出一点就是集团在内生性增长遭遇瓶颈的情况下,通过外延式大肆扩张谋求业务多元化,集团业务板块扩张到三文鱼、姚生记炒货、风电、机械制造、房地产等领域,既没有上下游联系,又未能形成产业闭环,没有围绕核心主业延长产业链,多元化布局过快过广,分散人力物力财力,从而顾此失彼,导致整个现金流和资产负债表恶化,最终让集团在发展30多年后迎来最艰难时刻。

而一位知情人士称,作为盾安集团旗下的上市公司,主要涉及空调上游配套产业电子阀业务的盾安环境受到下游整机市场行情时好时坏拖累,经营业绩动荡不定,同时面对三花、鹭宫等竞争对手同台抢夺,只能拼价格、拼人脉,而无法全面拼技术,竞争优势不明显,被替代性强。盾安环境近年来着重打造的自有品牌中央空调、特种空调等业务一直处于边缘市场,面临“做不大、做不强”的现实尴尬,长达20多年未能真正建立起差异化竞争力,迟迟未进入主流市场,也没能为集团整体做大规模、做厚利润。

对于盾安集团出现危机的原因,周德文认为,首先,原材料价格上涨、企业利润越来越薄,政府虽然采取减费降税的措施,但税费负担依然较重,中小企业,包括盾安这种比较知名的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依然没有得到明显改善,银行大多不愿意把钱借给民营企业,很多企业为了维持,只能盲目地向民间借钱,民间借贷大部分是高利贷,导致企业一方面流动性越来越紧张,另一方面融资成本越来越高,不少金融机构对企业抽贷、压贷现象依然存在,甚至变本加厉,情况更加严重,这样下来民营企业显露危机是必然的趋势。

其次,企业自身也有责任。盾安集团是白手起家办起来的企业,创始人极力想把企业做大做强,近年采取跨越式做法。从其个人所掌握的信息分析,盲目推进多种经营是盾安出现债务危机的一个原因,比如涉足光伏产业,前几年政府确实鼓励新能源发展,盾安集团没有根据自身优势准确判断,而是盲目进入、大资本投入,这几年光伏产业先是很好,但后面是产能过剩、竞争激烈,很多光伏企业显露危机,企业的产业结构很不合理,也造成了其资金流动性不足,资金分散,这是其中一个原因。

“转型应该引导企业进行产业结构的优化,拉长产业链,做企业自己熟悉的领域,不要盲目转行,这一点非常重要。” 周德文对记者说,“有些企业不转型是等死,但一转型就是找死。企业转型要着眼于内部产业链、产业结构的优化,在产业链条上去延伸,这是最好的转型,企业熟悉,也有优势,也比较稳妥。”


 

fm

2018年第22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崔晓萌)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