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财经 > 金融 > 正文

看,中国金融业对外开放的路线图、时间表

文章导读: 在竞争中不断强化内功,是中国证券业必修的一课,外资机构的合规意识比较强,对外资开放以后,可以更好地向外资学习,推动国内金融服务业的发展。

p52-视觉中国

视觉中国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王红茹 | 北京报道

编辑:牛绮思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19期)

一声令响,中国金融业迎来了史无前例的大开放。

国家主席习近平4月10日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开幕式上表态,中国对外开放重大举措“宜早不宜迟,宜快不宜慢”。仅过去一天,4月11日,央行行长易纲在博鳌亚洲论坛“货币政策的正常化”分论坛上,便宣布了包括取消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等金融领域开放的六大措施,今年6月30日之前大部分措施将会落实;大幅度扩大外资银行的业务范围等五项措施也将在今年年底落实。

4月27日,银保监会接连发布了《关于放开外资保险经纪公司经营范围的通知》《关于进一步放宽外资银行市场准入有关事项的通知》及《银保监会加快落实银行业和保险业对外开放举措》三个监管文件。

4月28日,证监会发布《外商投资证券公司管理办法》(下称“《管理办法》”),允许外资控股合资证券公司,逐步放开合资证券公司业务范围等。

银行、证券、保险业对外开放具体措施的“快节奏”公布,意味着中国金融业对外开放和改革,在2018年将形成新的格局。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原司长管涛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说,此次金融开放领域不仅包括银行,还包括保险公司、证券、基金管理,全面覆盖了金融领域,尤其是保险公司、证券、基金管理的外资投资比例放宽到51%,同时承诺在未来几年还会进一步放开投资限制,甚至取消,开放力度前所未有。

证券行业加速开放,瑞银证券有望成为第一家外资控股合资券商

证券业对外开放的政策发布尤其快速。

按照有关立法程序的要求,自2018年3月9日证监会在官网和“中国政府法制信息网”就《管理办法》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到4月28日宣布新规落地实施,其间仅一个多月的时间。

与此前的《外资参股证券公司设立规则》相比,修订后的《管理办法》主要有五方面不同:一是允许外资控股合资证券公司;二是逐步放开合资证券公司业务范围;三是统一外资持有上市和非上市两类证券公司股权的比例;四是完善境外股东条件,境外股东须为金融机构,且具有良好的国际声誉和经营业绩,近3年业务规模、收入、利润居于国际前列,近3年长期信用均保持在高水平;五是明确境内股东的实际控制人身份变更导致内资证券公司性质变更相关政策。

不出所料,《管理办法》一经出台便受到外资证券公司的青睐。

比如,瑞银证券便迅速地向证监会申请增资。在证监会官网行政许可及信息公开申请受理服务中心一栏中可以看到,证监会5月2日收到关于瑞银证券有限责任公司的《证券公司变更5%以上股权的实际控制人审批》,这也让瑞银证券成为首家在中国内地申请控股证券公司的外资机构。目前,证监会已经接受瑞银证券的申请材料并发布受理通知。

据悉,瑞银集团持有合资企业瑞银证券24.99%的股份,如果此次申请获得通过,瑞银集团持有瑞银证券的股权比例将增至51%的上限。瑞银证券表示,实现控股后,旗下中国业务有望与国际业务实现“合表”,让中国市场与国际市场更紧密连接。此外也有利于引入更多元化的金融产品到中国市场,提升市场稳定性。

此外,法国兴业银行此前表示拟在华成立控股合资券商,目前申请正在准备中。

对此,管涛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证券领域开放措施如此迅速落地,说明我国证券行业对外开放正以前所未有的步伐快速推进,不仅有助于引导更多的外国资本服务于中国实体经济的发展,还有助于促进内资证券机构逐步增强国际竞争力,支持我国高质量资本市场建设。

不过,开放必然会带来竞争,中国的证券界是否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应对开放,这之中有没有风险?

“风险当然有。但我们可以通过适当的监管来减少风险,从这个角度分析,金融领域对外开放肯定对监管是一个很大的考验。相信我们的金融监管部门可以把这些风险管理好。”管涛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直言,在竞争中不断强化内功,是中国证券业必修的一课,外资机构的合规意识比较强,对外资开放以后,可以更好地向外资学习,推动国内金融服务业的发展。

保险业与银行业如何进一步开放?

不仅证券业,在这一轮金融业对外开放潮流中,保险业和银行业也不甘落后。

先来看保险业。中国保险业真正快速开放是在加入WTO(世界贸易组织)之后。资料显示,2003年,我国基本取消外资保险业务地域限制,同时允许外资非寿险公司设立独资子公司。2005年之后,除合资寿险公司外方股比不得超过50%、外资财险公司不得经营法定保险以外,在业务方面外资保险公司已享受国民待遇。

原保监会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9月,共有来自16个国家和地区的境外保险公司在我国设立了57家外资保险公司;外资保险机构市场份额逐步扩大,截至2017年7月末,外资保险公司总资产达到10022.50亿元。

根据央行行长易纲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上所述,此次开放不但允许符合条件的外国机构投资者来华经营保险代理业务和保险公估业务,同时放开外资保险经纪公司的经营范围,与中资机构一致。

而根据银保监会发布的《关于放开外资保险经纪公司经营范围的通知》,外资保险经纪公司在国内的业务得到了五个方面的放开。具体包括,为投保人拟定投保方案、选择保险人、办理投保手续;协助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进行索赔;再保险经纪业务;为委托人提供防灾、防损或风险评估、风险管理咨询服务;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准的其他业务。

“此时放开外资保险经纪公司的经营范围,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对中国保险业而言意义重大。这将进一步促进我国保险经纪行业发展。与此同时,提出放开经营范围限制,也意味着外资经纪公司将在中国保险市场中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包括保险经纪在内的中介行业的开放,有助于外资财险公司深化市场分工与提升专业化经营水平。”管涛说。

再来看银行业。过去20年,中国银行业开放的程度不断加大,并且根据行业实际发展情况制定了改革开放时间表。

2017年12月,原银监会官网发布《银监会积极稳妥推进银行业对外开放》,提出扩大外资银行业务经营空间,取消外资银行人民币业务等待期,支持外资银行参与金融市场业务,提高金融体系活力等。

2018年4月27日,银保监会发布《关于进一步放宽外资银行市场准入有关事项的通知》及《银保监会加快落实银行业和保险业对外开放举措》,取消对中资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实施内外一致的股权投资比例规则等。

不过,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也表示,外资银行获得“国民待遇”并不意味着没有监管,而是中外资的监管标准统一,国内金融机构很多业务需要资质准入,这样的标准也应同样适用于外资。

从2006年到2018年,中国的金融开放新格局是如何形成的?

金融业作为改革开放的重要领域之一,一直在开放中前行。

很多人都记得 2006年12月11日这个特殊的日子,这一天,中国入世5年保护期结束,中国金融业全面开放,中国向外资银行全面开放人民币零售业务。

其实,不只是全面开放人民币零售业务,中国加入WTO之后,在市场准入方面也实现了一定程度的对外开放。

中国资本市场对外开放步履从未停顿,但是在对外资持股比例上曾一度保持适度谨慎。

2017年11月10日国新办的吹风会上,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首次透露,中国将放宽银行、证券、保险行业外资持股比限制的这一消息。

此次吹风会上明确,中国政府决定将单个或多个外国投资者直接或间接投资证券、基金管理、期货公司的投资比例限制放宽至51%,上述措施实施3年后,投资比例不受限制;取消对中资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外资单一持股不超过20%、合计持股不超过25%的持股比例限制,实施内外一致的银行业股权投资比例规则;3年后将单个或多个外国投资者投资设立经营人身保险业务的保险公司的投资比例放宽至51%,5年后投资比例不受限制。

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时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就曾表示,关于在市场准入方面的对外开放,中国已准备很多年了。中国实际上从上世纪90年代后期在准备加入WTO的时候,就开始酝酿在市场准入方面扩大对外开放,当时有亚洲金融风波,这个步伐稍微慢了一些。随后中国加入了WTO,在市场准入方面实现了一定程度的对外开放。

“实际上在加入WTO若干年后,我们也在准备,要进一步扩大开放,但是不巧后来又遇到了全球金融危机。现在,我们进入新的阶段后,确实在市场准入方面对外开放可以胆子大一些,开放的程度更高一些。”周小川说。

今年两会上的政府工作报告对扩大金融开放也有清晰且详尽的论述:有序开放银行卡清算等市场,放开外资保险经纪公司经营范围限制,放宽或取消银行、证券、基金管理、期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等外资股比限制,统一中外资银行市场准入标准。

而此轮金融对外开放政策的“最强音”则是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上,习近平主席在开幕式演讲中提到的扩大开放。其重点举措之一就是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确保放宽银行、证券、保险行业外资股比限制的重大措施落地等。

从中国加入WTO时的“金融业开放是狼来了”,到目前中国在扩大开放方面采取的一系列新的重大举措,从审慎担忧到敞开胸怀,这个改变是如何形成的?

对此,管涛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刚入世时涉及到金融服务业开放的确非常谨慎,大家都很担心一旦外资进来,中国老百姓把外汇都放到了外资银行该怎么办。

“事实上,从过去10多年的实践来看,并没有发生外汇存款大搬家的情况,人民币逐渐地开放,并没有对中国金融服务业造成很大的冲击。有了这方面的实践,我们对进一步扩大金融服务业的开放更加有信心;另一方面,开放以后外资在中国还要接受多方面的管辖,他们也不能想怎么干就怎么干。这其实是对我国金融业监管能力的一个大考验,要求金融业开放要和金融监管能力的提高相匹配。”管涛说。

p55


 

《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19期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19期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何颖曦)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