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公司 > 正文

卖了桔子酒店的吴海回应炒作说

文章导读: 有媒体曾爆出吴海把桔子水晶酒店卖给华住后“露宿街头”,也有媒体评论说“他带头大哥的责任感太强”。这位自称“被逼创了3次业,不会再有第4次”的吴海,现实里到底是怎样的一位性情中人?两封给总理的公开信“下文”如何?他是真的不会再创业了吗?5月8日,吴海接受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的独家专访。

p39-视觉中国

视觉中国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宋杰 | 北京报道

责编:周琦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19期)

如今,华住集团的朋友仍会时不时地聊起“那个很矫情的吴海”——因为两度向总理上书反映营商环境相关问题,桔子水晶酒店创始人吴海“出了名”。

在业界,吴海一直被认为是一位让人觉得满腹情怀又无处释放的人。他成功,是因为曾创办的3个公司分别卖给了携程、新浪和华住;他遗憾,或许是因为没能守住培育了11年的桔子水晶酒店,也没能让这个酒店品牌按照他的想法走下去。

有媒体曾爆出吴海把桔子水晶酒店卖给华住后“露宿街头”,也有媒体评论说“他带头大哥的责任感太强”。这位自称“被逼创了3次业,不会再有第4次”的吴海,现实里到底是怎样的一位性情中人?两封给总理的公开信“下文”如何?他是真的不会再创业了吗?5月8日,吴海接受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的独家专访。

“今年发出的公开信,相关部门回复特别快”

2015年,吴海给总理的一封公开信《做企业这么多年太憋屈了》把他带进了中南海。今年1月9日,吴海的《又写了一封信》再指简政放权。这两封信道出了许多企业家的苦水,引发网友热议。

吴海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与前一封信不同,今年发出的公开信,相关部门的回复特别快,“发布的第二天就有不同部委来找我了解情况,好几个部委的领导甚至上我们公司来当面了解情况。”

吴海说,最近国务院办公厅以及相关领导也来找他座谈,就督办结果进行沟通,他才了解到,在看到公开信的当天,国办就召集各部委开会并要求他们立即核实和解决信中提到的所有问题。

据吴海介绍,第二封信发出后,关于土地使用费的问题,商务部与相关部委联合发文,明确外商投资企业租赁房屋不需要缴纳场地使用费;公安部针对旅馆业管理规范问题在全公安系统下发整改通知,并原文引用了吴海在第二封信中的内容;公安部消防局将对非商业性质的厂房等在装修成酒店时需要的手续进行改革;而有关私营企业非公共设施项目也需要招投标的问题,相关部门正拟通过全国人大修改《招标投标法》进行改革。

据悉,公安部负责行业管理的徐处长在吴海写第一封信开始到现在,与其一直保持沟通,一年前已把修改后的《旅馆业治安管理条例》递交国务院法制办,困扰酒店业多年的半夜敲门查房问题有望就此解决。

有人将吴海的两次“写信”行为理解为绝妙的炒作,认为其自揭行业内幕激起种种纷争喧嚣之后,“尘埃落定才发现吴海是最大赢家”。

面对这个问题,吴海说,自己比较特立独行,看不惯会说,但从不说假话,更不会花时间随便乱说。“写公开信是有风险的事,我不敢拿国家的事来炒作。”

回顾起4个月前的这封信,吴海坦言,其实按常理,他根本没必要“跳出来”说这些问题。“我们不是小企业,遇到这些问题其实根本不怕,有能力解决。实际上,如果营商环境差,对我们这类企业反而是优势,因为那些小企业没钱、没资源,解决不了问题,而我们有规模、人脉、资源,反倒比他们好解决问题,客观上有‘竞争优势’;另一方面,写第二封信时我的企业都已经卖了,营商环境好坏跟我有多大关系?”

不过,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吴海还不忘“吐槽”:“不少行业需要一些行政许可,到服务窗口咨询却往往没有明确说法,而真去办时,可能因为某领导曾说过某个行业就不要再大力发展了,工作人员就会直接拒收申请材料。虽然很多服务窗口规定在一定时间要给回复,但申请材料都不接收,也就没人查是否在规定时间内回复的问题,整个流程就基本卡在那里。”吴海说,企业连开业都无法保证,营商环境也就无从谈起。那些部门之所以这样做,是不敢担当、怕领导怪罪。

“卖掉桔子水晶既轻松又遗憾”

此前有媒体报道,吴海在2017年2月出售桔子水晶酒店后曾“露宿街头”。回忆起这次经历,吴海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透露了更多细节。“露宿街头”发生时,距离出售酒店已有一段时间,按照国际投行的惯例,重大交易结束后会搞一个派对,请参与交易的各方来庆祝。“我那天心情不好,喝断片了。第二天醒来已是中午12点,手机也不见了。家里人说早上8点都没看到我回来,而我却以为自己是凌晨一两点回来的,我都不敢相信我是睡在外面。后来同事联系专车司机才确认,当晚下车时我说自己没问题,让司机离开,他开走时从后视镜中看到我似乎躺在地上睡着了。”

吴海说,之所以醉酒并“露宿街头”,是因为自己对桔子水晶酒店的感情与之前卖的两家公司不一样。“其他两家跟互联网相关,没有什么实体,而桔子水晶酒店做了11年,在大街上经常能看到,有时会触景生情。而且,我与同事朝夕相处感情也很深。可能岁数大了容易伤感,想着当初要是做得好一点,也就不用卖了。”吴海透露,当时也有机会做MBO(管理层收购),但考虑到老股东的利益,他没有坚持,现在也经常想,当时是不是真该坚持做MBO。“卖掉之后既开心也痛苦,没有了压力,有一下子把担子卸下来的轻松,也有我还是应该干下去的遗憾。”

2017年2月,华住以36.5亿元人民币高价收购了桔子水晶酒店100%的股权,被卖时,桔子水晶酒店的入住率达到90%以上。平均每年323天处于客满的状态。

吴海说,与其他连锁酒店相比,桔子水晶酒店不算太大,卖给华住时有200多家。唯一有点小成就的,就是桔子水晶系列的中高端设计师酒店定位得到了市场认可,在中高端也算小有名气。

如今,吴海依旧“挂名”桔子水晶酒店执行董事长、华住集团执行副总裁,虽然还要参加方向性的制定,但已不再管理日常事务。“我现在的任务是保证华住兑现买桔子水晶酒店时对大家的一些承诺,保证弟兄们的利益,帮助老季(季琦,华住集团董事长)完成整合和过渡,有时间就帮华住处理品牌和营销策略,差不多了就该回家带孩子了。”

吴海坦言,与自己担任桔子水晶酒店CEO时相比,公司压力更大但效率更高。“因为华住比较强调制度管理,而我当时偏重人情味,有些事下属没做好也没怎么处罚过,大家反倒没有压力了。”

“多跑点路、多盖几个章没关系,最怕不收申请材料”

如今,选择不再创业的吴海,成立了一个基金,投一些小项目,帮助老同事,继续承担着自己当“大哥”的责任。

吴海说,做酒店行业,教育水平普遍不是非常高,上过大学的人较少,维修、客房人员基本来自农村。所以他想通过基金的方式帮助他们创业、赚钱,通过他的努力,能让老同事的子女将来过上有尊严、有选择的生活。

“我们有一个负责维修的主管,原来就是一家酒店的维修工,我觉得他水平不错,慢慢提拔,最后到负责总部运营保障。他最近跟我说,回家时他父亲特别高兴,因为他在北京有房有车,他们村的大学生都比不过他。他对我说,‘因为我跟了你,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我回到村里,父母非常自豪。’”

不过,出人意料的是,吴海并未选择在北京注册基金,而是将注册地选择在老家江西瑞昌市。

吴海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解释道,之所以选择在老家注册,是因为家乡的政府部门对于这个事情非常重视,服务支持力度很大,而在北京却无法享受类似的待遇。

出售桔子水晶酒店时,公司缴纳了2亿多元的境外交易企业所得税。吴海说,其实6年前在引进凯雷时就缴过一次境外交易企业所得税,当时是北京第一个缴这种税的,也很可能是这个行业缴得最多的,有点小自豪。“但是,有次我跟北京的基层干部说起这事,他们却丝毫不关心,说他们的工作重心是人口疏减,经济是区长的事儿。如果基层都是这样的态度,那谁来服务企业?”

吴海说,他为了选择基金注册地回江西瑞昌市时,发现当地非常重视,与四套班子的一把手都能当面交流。但是在北京,却极少有这种待遇。“我在北京基本所有城区都有酒店,除了在比较重视我们的东城区能见到区领导之外,别的区连一个街道办主任都不一定能见着。”

他介绍,瑞昌市有个“马上办办公室”,原本以为是当地搞的“面子工程”,但没想到真的管用,如果企业有事去投诉,“马上办”会立刻带着企业家去解决。“虽然当地招商政策不一定最优惠,但是政府服务支持的力度比多一点税收返还力度重要得多,所以我决定把基金注册在江西老家。”

吴海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坦言,相对于跑腿盖章,企业更关心能否审批通过。“我们常能听到一些部门汇报自己业绩时会说‘让企业注册少跑多少路、少盖几个章’,其实我多跑点路、多盖几个章,没关系,只要相关部门能肯定地告诉我这些行政审批和执照能不能通过或下发,千万别到最后又不收企业申请,连开业都无法完成。”

他认为,市场竞争会督促企业去创新,其实不需要政府喊口号,政府真正应该做好的,恰恰是最基础的东西——服务好企业。“各级政府如果能搞好营商环境、敢于担当、敢于对自己的服务进行创新,就足够了,剩下的交给市场。


 

《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19期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19期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何颖曦)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