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新闻 > 时评 > 正文

汶川大地震10年祭

——国务院四川前线抗震救灾指挥部工作实录

文章导读: 汶川大地震发生10年之际,张国宝同志为本刊撰写了这篇回忆文章,以作纪念。

编者按:2008年5月12日,四川汶川大地震发生后,时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的张国宝随国务院领导同志在国务院抗震救灾总指挥部四川前线指挥部工作多日,目睹了特大自然灾害造成的损失,也看到了灾区人民群众和全国人民万众一心,众志成城,抗震救灾的感人场面。汶川大地震发生10年之际,张国宝同志为本刊撰写了这篇回忆文章,以作纪念。

国|宝|视|界

文| 张国宝

责编:姚冬琴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18期)

国家有难,匹夫有责

2008年5月12日,四川省发生8级强烈地震,震中位于汶川县。公路被滑坡的山体掩埋,震中情况不明,许多幸存的民众尚被埋在废墟中急待救援。温家宝总理率领有关部门和部队负责人第一时间赶到四川救灾一线,指挥抗震救灾,国家发改委主任张平同志陪同前往。

由于通往震中的道路被掩埋,人员进不去,震中的情况不明,温家宝总理下死命令打通通往映秀镇和汶川的公路。但是公路被掩埋的不只是一段,而是全线都被掩埋了,用几天时间是打通不了的。据张平同志讲,后来他和交通部副部长翁孟勇等曾试图从紫坪铺水库的水道乘冲锋舟去震中,也未成功,最后还是解放军伞兵部队在地面情况不明的情况下冒险跳伞,最早进入震中汶川县。

当时我正在北京医院住院,突然接到东方电气集团公司总经理斯泽夫哭着的电话,说救援部队都往汶川、映秀镇方向去了,没有人知道东风汽轮机厂所在的汉旺镇也全部被震垮,厂房、机器和人员都埋在了废墟中,靠自己力量根本无法抢救,叫我赶紧向救援指挥机构反映。我赶紧打电话给正陪同温家宝总理在前线指挥的张平主任,请他转告这一情况。后来听说有救援部队过去了,东方汽轮机厂共死亡287人,厂房全部被毁。

东方汽轮机厂后来在德阳重建,竣工仪式上我致辞时介绍了这一过程。

后来我才知道,汶川地震波是波浪式的,处在波峰的地区就是严重的震灾区,汉旺正处在地震波峰上。我到国务院四川前线抗震救灾指挥部工作后,曾乘直升机观察灾情,的确看到一个地带全部房倒屋塌,下一个地带房屋倒塌很少,再过去又是一片房倒屋塌严重的地带。

汶川大地震灾情严重,抗震救灾工作不是短期内能结束的,温家宝总理决定成立国务院四川前线抗震救灾指挥部,由回良玉副总理负责,由时任国务院副秘书长的张勇协助回良玉副总理工作,抽调部委工作人员到指挥部工作。我接到张平同志派我到前线指挥部工作的通知后,大有“国家有难,匹夫有责”的情绪冲动,立即带秘书杨雷当天赶到了成都。四川省发改委派李亚平副主任和能源处长梁武湖协助我工作。在四川前线抗震救灾指挥部工作的部委人员,我现在已经记不清了,因为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各自分头工作,我只记得和我打交道比较多的,是解放军总参谋部部长助理孙建国,他后来任总参谋部副部长。我们两人主要是协调军地如何相互配合,例如需要直升机救援和部队救援的时候,我就找他。

抢救生命为第一要务

国务院四川前线抗震救灾指挥部早期的工作还是以抢救人的生命为主,尽可能在黄金时间内更多地抢救被埋在废墟下的幸存者。这时候已经有大批的部队陆续到达抗震救灾一线,但是到的部队赤手空拳,只能用双手去挖废墟,这样的抢救效率怎么行?所以指挥部要求我至少尽快为部队战士每人配备一个撬棍。此事说来简单,可是我一时真想不出办法到哪里去找这么多撬棍?我突然想到四川有很多三线企业,他们有很强的生产制造能力,于是我找到二重,其厂里有建筑和生产用钢筋,又有很强的锻造能力,只要把钢筋截断,稍加改动就成了一根根撬棍,这对于工厂来讲,简直是小菜一碟,所以这个问题很快就解决了,比诸葛亮的草船借箭来得还快。

华能公司在岷江上有太平驿和映秀湾两个梯级水电站,地震中前后的道路都被山体掩埋,水电站的情况不明。在我之前,华能公司董事长李小鹏就已经到达四川救灾,但他突然接到工作调动的命令,提前返回北京了。我到达时,太平驿、映秀湾水电站的情况还是不明,到底还有多少人滞留在水电站没有准确数字。有的说水电站正在组织开会,还有其他单位的人,在场的人很多;有的说大部分人已经撤到县城了。

我请求部队派直升机到现场救援,可是第一天天气情况不佳,直升机无法前往。第二天飞机到了水电站,但是下面种的都是果树,找不到能降落的地方,无功而返。第三次才找到一小块空地降落了,救援了5名群众,其中两名是藏族同胞,一人是怀有身孕的藏族妇女,他们都不是电站的职工,是路过此地的老百姓。

救援人员到达后还发现,由于闸门震变形了,闸门提不起来,上游的水已经漫过大坝。最后还是靠直升机运去发电设备,接上电源才把闸门开启。

在这次救援中,由于伤员人数多,又需要及时抢救,所以协调了有能力的省份接纳抢救出的伤员并给予救治,安排铁路部门用专列将伤员送往有关省份。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国务院四川前线抗震救灾指挥部最初的工作还包括协调各省市支援四川的抗震救灾物资,疏散抢救出来的伤员,安排经济发达的省份接纳和治疗震灾中的受伤者。一旦国家有难,就显示出中华民族的凝聚力。从山上下来的小路上陆陆续续有受灾群众下山,在路口我经常看到在野地上搭着一张桌子,上面放些矿泉水、面包、饼干之类的简单食物,来自全国各地的志愿者给灾民分发食物。有一次,有父子两人从陕西开着一辆满载蔬菜的大卡车来到灾区问,他们应该把菜送到哪里?他们是种菜的个体户,也想表达一点自己的心意。这样感人的事例比比皆是。

各省份的救援物资源源不断地到达四川,一些经济发达的省份也主动接受从四川疏散出去的伤员。有一天,我们陪同回良玉副总理到机场去看空运来的救援物资,然后转向火车站去慰问,给疏散到别省份的伤病员送行。当天那列火车是开往浙江的,坐满了打着绷带的伤员。在那段时间里,铁道部发挥了重要的保障作用。

当时,各省份支援来的彩条布非常多。我认为用彩条布搭窝棚非长远之计,因为从灾情看,这些受灾群众至少要在窝棚里住上半年到一年。我想到了建筑工地上普遍采用的板房,能否让各地主要支援板房?比如一个省负责包一个受灾县,对口支援。回良玉副总理很赞同这一建议,他亲自给几位省领导打电话,请求支援,其中包括广东省、江苏省等,这几个省都是经济状况比较好的。这些省正在想方设法为灾区做点什么,接到电话后立即行动起来。我记得,广东省的救灾物资运到四川时很多道路都还没有打通,他们的汽车是绕道松潘县才到达映秀镇的。

我记得中国建材总公司下属就有制造简易板房的工厂,后来四川省的同志告诉我,在成都的龙泉驿就有一个北京建材系统投资的板房生产厂。于是,我连夜带着四川省发改委李亚平副主任和梁武湖处长赶到龙泉驿,果然这里有一个工厂化流水线生产板房的企业,的确是北京建材系统投资的。我喜出望外,让他们加紧生产,如果需要什么原材料我们帮助协调。我同时请建材系统其他相关的工厂加紧生产。后来安置的受灾群众大多数是在这样的临时板房中住了一年左右。

接下来的问题是,这些安置受灾群众的临时板房用电谁来解决?所发生的电费谁来支付?我找到国网公司下属的四川电力公司领导,我说现在是国家救灾时期,安置好受灾群众是第一任务,其他问题留待以后再去解决。国家电网是国家的企业,现在要不讲价钱,保证受灾群众的供电需求。后来,在四川的抗震救灾中,国网公司发挥了重要作用,从各省份调集了电网建设队伍赶赴四川灾区重建震垮的电网。

78

我到了四川以后,才知道位于震中的汶川、茂县以及阿坝供电系统都已经不属于国家电网的四川电力公司了,比如阿坝州的电网叫牧业电网,由农业部门管;还有不少小水电县的电网归水利部门管。电网管理系统真是五花八门,根本不是外界想象的国家电网一统天下,这一情况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一旦供电设施震坏,他们无力马上恢复起来。当我听到这一情况后,立即找四川电力公司,对他们说,这个时候就不能讲电网是谁的、谁应该负责的问题了,国家电网应代表国家首先把这些重灾区的供电系统恢复起来。国家电网公司总经理刘振亚也赶到现场参加会议,后来,在整个抗震救灾过程中,国家电网公司的确发挥了国家队的作用。所以,后来在处理电力体制改革遗留问题,剥离辅业时,对于国家电网所属的电网施工队伍要不要还保留在国家电网这个问题,由于有几次抗震救灾的实践,国家电网认为,保留一支国家指挥得动的电网施工建设队伍是有必要的,这个意见被大家接受。

余震打油诗

在抗震救灾初期,由于大的余震不断,防范余震也是一个重要任务。但是,由于担心影响社会稳定,政府采取非常谨慎的态度,不敢轻易预报余震。有一天正逢阴历十五天文大潮日,在这一天地球和月亮之间的引力最大,潮汐也最大,容易诱发地震,恰巧这天气温等其他因素也有异常,几经会商权衡之后,政府发出了今晚可能有强余震的预报,要求居民都离开房屋到露天宿营。我被四川省发改委李亚平副主任安置在一辆停在广场空地上的面包车中过夜。他们把面包车最后一排长椅让给我,以便我可以躺下睡。四川省发改委的不少同志也在这个面包车上过夜,坐在椅子上和汽车的通道上。无奈到了后半夜,我要起来解手,但是前面东倒西歪躺了一车人,除非我把大家都叫醒,否则出不了车门。我只好拉开车的后窗,设法从后窗爬出去,以免惊醒大家。没想到在汽车内,地板离窗户并不高,还比较容易爬出去,但是车外面,由于有轮胎,到地面还是比较高的,我的脚一时没有探到地面,一屁股摔在了地上,还是惊动了周围警戒的武警,把大家都弄醒了。我后来自嘲写了一首打油诗:

“忽报今晚强余震,面包车里且安生,横卧男女十来个,后排雅座给主任。夜半内急欲起身,无奈前有酣睡人,拉开玻璃逾窗走,部长摔个大屁墩。”

劫后望北川

大地震发生后已经第十天,掩埋的废墟下已经没有生命特征,抢救掩埋在废墟下生命的黄金时间已经过去,以抢救生命为第一要务的救灾第一阶段过去了。北京天安门广场降半旗,行人驻足,车辆停驶鸣笛致哀,气氛十分悲壮。我们在四川前线指挥部办公室,同一时间也全体起立默哀。解放军总参谋部孙建国将军告诉我,防化兵部队最后撤出北川县城,给废墟喷洒消毒液。北川是羌族自治县,此时成了一座空城,只有狗还绕着废墟转,不忍离开旧巢,天上盘旋着一群无家可归的鸽子。我听后十分凄惶。即兴创作了一首卜算子词“劫后望北川”,把这一景象用词记述下来。

劫后望北川,

羌城尽悲凉,

废墟仍埋冤死魂,

湔川泪满江。

忠犬绕残垣,

凄然不忍还,

空中盘旋无家鸽,

离去泪双行。

后来我请全国政协委员、著名评弹艺术家盛小云谱成了评弹曲演唱。她和我一起探讨歌词,觉得歌词过于悲凉,所以后面又加上了一首在唐家山堰塞湖抢险时所作的诗:

猎猎战旗飘山岗,

铁鹰轰鸣从天降。

战士吼声震鬼神,

人定胜天再较量。

最后又加了两句:“众志同谱英雄篇,爱心凝聚中华魂。”以体现在重大灾难面前不屈不挠的战斗精神。这首评弹曲经过盛小云艺术家的演绎,获得了全国曲艺梅花奖。

唐家山堰塞湖抢险

一个新的危险正在形成。地震引起山体滑坡,阻塞了上游河道,形成了一个个大小堰塞湖。随着堰塞湖水位的提高,随时都有决口的危险,一旦决口,大量的水泻下来,造成的灾难是巨大的。有的堰塞湖还位于存放有二级核废料的工厂上游,如果决口,水把核废料冲下来,后果不堪设想。其中较大的一个堰塞湖——唐家山堰塞湖在北川县的上游。唐家山堰塞湖如果决口,冲下来的水将直接冲毁绵阳市,因此绵阳市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撤离了群众。解放军也派工兵部队加固洪水可能经过的桥梁和管道。

79-1

最要命的是,当时西南五省没有一个炼油厂,四川省所需要的汽柴油全部要靠兰成渝管线运输,兰州炼油厂通过管道运输到四川,还有少量油品逆长江而上水运到四川。所以如果一旦兰成渝管线冲毁,四川省全部救灾用的汽车、工程机械,包括部队用油将全部中断。一方面部队加固桥梁管线,另一方面我紧急打电话给中石油的领导,请他们务必确保兰成渝管线畅通。

我们陪同回良玉副总理乘直升机飞往唐家山堰塞湖抢险现场。经过北川上空时看到县城是一片废墟,我们让飞机低飞,绕城飞行,我拍下了北川县震后的景象,惊心动魄。

由于连日阴雨,没有道路,所有抢险物资都是人拉肩扛徒步运上山。5月26日,1800名战士每人身背10公斤炸药,徒步翻山越岭,将10吨炸药运上山去,准备炸开堰塞湖。后来为了救灾机械需要的柴油,组织了几百名战士,每人背一个10公斤左右的油桶爬上山去。

79-2 《中国经济周刊》资料库

 《中国经济周刊》资料库

直升机降落在唐家山堰塞湖所在的山头后,一群记者围上来要回良玉副总理讲话,回良玉副总理的口才极好,他在直升机旁没有稿子,即席讲话,一串串排比句像诗一样,我立即记下来,稍加整理,第二年在纪念汶川大地震一周年时发表在《人民日报》上。题目就叫“我们看到了……”。

我们看到了山崩地裂,地动山摇,

我们看到了生命的脆弱和个人的渺小,

我们更看到了战天斗地,顶天立地;

我们更看到了祖国的伟大和民族的凝聚。

我们看到了房倒屋塌,夷为平地,

我们更看到感天动地,自强不息。

我们看到了地震的能量无坚不摧,

我们更看到了人民团结坚不可摧。

我们看到了抗震救灾过程的感动,

我们看到了无数感人至深的真实故事。

我们更看到了面临灾难显现的从容,

我们更看到了举国动员的悲壮不屈。

我们看到了八级地震令全球震撼,

我们更看到了中华民族让世界敬仰。

我们看到了领袖和人民共度时艰的风范,

我们看到了中国人民灾难面前的团结顽强。

灾难带给了我们苦难,

多难凝聚起兴邦力量。

当时在唐家山堰塞湖指挥抢险的是水利部总工程师刘宁,他是清华大学水利系毕业的,我过去就认识他,他后来任水利部副部长。现场还有一位是水利部长江流域规划办公室的女副主任。当时战士们用铁锨清理碎石,效率十分低下,但是推土机等大型机械运不上山。后来俄罗斯的米27大型直升机将一辆辆工程机械吊上山来,我们和在现场的战士们都欢呼起来。我用相机记录下了这一镜头。后来我就写下了前述的一首诗:“猎猎战旗飘山岗,铁鹰轰鸣从天降,战士吼声震鬼神,人定胜天再较量。”

80 《中国经济周刊》资料库

 《中国经济周刊》资料库

恢复重建能源基础设施

汶川大地震发生后,四川省境内的煤矿不是震毁就是从安全考虑停止生产。四川省的煤本来煤质就不好,矸石多,热值低,含硫高,多数是中小矿。省内的火电厂有的震坏,有的停运,而且没有煤炭供应了,水电站也多数停运了,岷江流域的水电站全部停运,全省保供电成了问题。因此恢复能源基础设施成了我的一项主要任务。

一开始就出了一个小插曲。岷江上的梯级开发水电站大都在震中附近,属于华能的映秀湾和太平驿两个水电站闸门被震变形,提不起来,不能向下放水,上流水库水位越憋越高已经漫过了大坝。一天晚上,发改委张平主任主持会议研究对策,水利部副部长陈雷参加了会议,鉴于岷江上水电站的状况,水利部从下游安全考虑,主张炸坝。而我主张炸坝必须在不得已时才能实施,根据我对岷江水电站的了解,我认为即使漫坝了,也不会对下游安全造成威胁。因为岷江上水电站大部分是中小的低水头的径流式电站,水电站库容都很小,除了沙牌水电站稍大一点外,其余库容大多是几千万立方米,超过一亿立方米的很少。其中位于阿坝州的福堂水电站是朱镕基任总理后,他在视察四川后让我们批的,我是经手人,情况很了解,库容不大。而位于下游,离都江堰最近的一个水电站是紫坪铺水电站,这是作为西部大开发后四川省最大的一个水利枢纽工程建设的。我曾经陪同曾培炎副总理去察看过,这是一个库容有11亿立方米的大库,所以即便岷江上游水电站全垮了,冲下来的水也只占紫坪铺水库很小一部分库容,不会造成对下游的严重危险。所以我不主张炸坝,还是先设法把映秀湾水电站的闸门提起来。会议争论很激烈,一直开到后半夜,张平主任采纳了我的意见,不炸坝,设法把闸门提起来。后来由空军直升机将自发电设备运到映秀湾水电站,用发的电开启了闸门。以后岷江上水电站陆续都开启了闸门,解除了危险。

接下来就是要恢复电站发电,解决电煤问题。我在四川省发改委和四川电力公司陪同下先后到了江油发电厂和金堂发电厂,这是成都附近两个最大的火力发电厂。江油发电厂的一跨厂房震塌,压在发电设备上,但是所幸设备还完好,只要清理出来可以发电。工厂的办公室都有震裂的缝,我们中午就在这样的办公室里边吃盒饭边商量恢复发电工作。发电厂最担心是没有电煤供应。我回到成都后立即召开电煤供应会议,请求宁夏的宁煤集团和内蒙古支持供应煤炭,每天一列火车运到四川,铁道部安排运输计划。

由于宁夏的煤质量好,热值高,很受电厂欢迎,所以直到现在每周仍有两列从宁夏开往成都的运煤火车。在抗震救灾中,无论宁夏、内蒙古的煤炭企业还是铁道部都发挥了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社会主义精神。

解放军组成五支工作队抗震救灾

在第一阶段以从废墟中抢救生命为第一要务的工作结束后,参与四川汶川大地震抗震救灾的10万军队是否继续留下?四川省当然希望部队能继续留下,帮助他们救灾和灾后恢复重建。一天晚上,在四川前线抗震救灾指挥部召开了军地协商的重要会议,研究部队留下后的工作。总参谋长陈炳德上将提出部队继续留下帮助抗震救灾,但必须要有明确的任务,他提出部队应该成立五个工作队:一是救灾工作队。继续帮助清理废墟和抢救伤员,掩埋遇难者。二是交通恢复工作队。参加救灾工作的部队有工程兵,包括部队野战军中的工程兵、武警交通部队,他们都有很强的架桥修路专业能力,灾后恢复交通是一件繁重的工作,部队的支援对帮助修通被掩埋的道路十分重要。三是医疗工作队。参加救灾的还有许多解放军医疗单位,我陪回良玉副总理到四川最北面的青川县时,这里就有一支沈阳部队的医疗单位驻扎在临时搭建的帐篷中,帮助抢救医疗伤员。四是宣传工作队。帮助安抚灾民,维持社会稳定。五是生产工作队。帮助农村地区恢复农业生产,帮助工矿企业恢复生产。陈炳德上将的这一安排非常重要,极大地鼓舞了四川省抗震救灾的士气,使部队也明确了任务。

但陈炳德上将也提出了希望地方支援的事。修复道路需要履带式的推土机、挖掘机,一般的轮式工程机械很快会损坏,希望地方为筑路的部队配备履带式工程机械。这个任务落在我头上。我也不知道哪里有履带式工程机械,打电话给发改委工业司的陈斌司长,他了解后回复我,成都工程机械厂就有生产。我根据他提供的电话给厂长打电话,他说库存还有10台,我让他全部调出来给部队使用,他问如何结算?我说这些事都以后再说。这10台履带式工程机械给了部队后大家都想要,武警交通部队也想要,但不好意思与部队争,就向我反映,我也没有办法了。在救灾的特殊时期,这些先办事以后再算账的事情很多,不了了之的也有。但是在灾难面前,无论部队还是地方、企业,都不讲价钱,军民同谱了一曲抗震救灾的英雄篇章。

(文中人物职务均为时任职务)

(张国宝,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


 

fm

《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18期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蒋莉莉)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