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财经 > 证券 > 正文

章建平频“踩雷”、监管日益增强,“牛散”造富神话时代结束了?

文章导读: A股市场的“牛散”章建平最近很伤心。这两年在接连“踩雷”东方财富网、乐视网后,章建平又“踩雷”中兴通讯。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贾国强 | 北京报道

责编:周琦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17期)

p61

A股市场的“牛散”章建平最近很伤心。这两年在接连“踩雷”东方财富网(300059.SZ)、乐视网(300104.SZ)后,章建平又“踩雷”中兴通讯。

加之随着监管力度的加强,短期恶意炒作已成为重点关注对象,曾经的“牛散”造富神话时代或许真的一去不复返了。

“踩雷”中兴通讯,章建平或损失6亿元

据报道,“牛散”章建平所控制的股票账号不仅限于他自己名下,还包括妻子方文艳、岳父方德基、岳母李凤英等影子账号。

中兴通讯2017年年报显示,方德基、李凤英分别持有45450161股、22574667股,位列第四、第八大股东。如果以4月17日的停牌价31.31元计算,章建平持有的股票市值是21.3亿元。如果按照下调1/3计算,章建平持有的股票市值或缩水6亿元以上。

这并不是章建平第一次“踩雷”。

2016年8月,乐视网发布非公开发行股票上市公告书,该公司以45.01元/股的价格向4名定增对象合计发行1.07亿股。其中,章建平斥资11.2亿元,认购2488.34万股。2017年8月,乐视网实施10送10派0.28元,转增后章建平持股数量为4976.67万股。

不过,2017年乐视网遭遇了一系列事件,自2018年1月24日复牌以来,乐视网遭遇连续11个跌停,股价从停牌前的15.33元,最低跌至4元附近,最大跌幅73.9%。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测算,如果按照4月23日乐视网跌停后的收盘价5.07元计算,章建平所持股份的市值为2.52亿元,相比11.2亿元的投资,亏损8.68亿元。

此外,章建平在东方财富上亏损也不少。2016年5月,章建平与工银瑞信基金在东方财富的定增中,以19.48元/股的价格,获配公司4106.68万股股份,解禁期为2017年5月17日。

值得一提的是,章建平在去年二季度便清仓撤离。在去年5月17日至6月30日期间,东方财富网股票均价为11.97元/股(前复权),而章建平的成本价除权后在16元/股左右,也就是说,章建平亏损近1.6亿元。

尽管章建平具体的亏损额并没有明确的数字,但他先后3次“踩雷”东方财富、乐视网、中兴通讯,特别是前两只股票已使其损失约10亿元,“牛散”的心里可能并不好过。

资本市场上如雷贯耳,现实生活中低调

尽管章建平进入资本市场时间很长,名气也非常大,但他的公开言论很少,也没有直接接受过媒体的采访,只有他在资本市场的“传奇故事”。

公开资料显示,章建平出生于1967年,毕业于天津商学院,1996年开始进入股市,代客理财起家,从此便造就了一段传奇,辉煌的时候资金规模超百亿级。如今在杭州资本圈,章建平被称为“超级牛散”“杭州股市第一盟主”“敢死队之王”等,与昔日“宁波敢死队队长”徐翔齐名。

据不完全统计,自2003年章建平首次进入鹏欣资源十大股东榜单以来,其一共在A股上市公司前十大股东/流通股东中出现了33次。章建平进驻上市公司的操作手法,多为短线操作,这个季度买入,下个季度就卖出,不多做停留。

以具体案例来看,海虹控股(000503.SZ)2004年三季报显示,章建平新进入前十大流通股东之列,但到当年公布年报时便退出公众视线。2005年一季报时,章建平再度进入海虹控股前十大流通股东阵营,但第二季度时又不见所踪。类似这样前一个季度新进流通股东名单、下一个季度退出的情况,2005年的电广传媒(000917.SZ)、南京港(002040.SZ)等股票也出现过。

“牛散”们频频成为监管处罚对象

尽管章建平表现得很低调,但也会出现“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情况。

记者查询深交所官网显示,2009年7月9日,深交所对托管在东吴证券杭州文晖路营业部的“方文艳”账户采取限制一个月交易的监管措施。

深交所称:“‘方文艳’账户今年以来多次出现严重异常交易行为,先后在‘万科A’‘*ST生物’‘中关村’等多只股票交易中通过大笔集中申报、连续申报、高价申报或频繁撤销申报等方式涉嫌影响证券交易价格或证券交易量。”

相比前些年的限制交易措施,近几年监管部门对“牛散”们违规行为的处罚力度在加大。在2017年,证监会对资本市场乱象重拳出击,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224件,罚没款金额74.79亿元,同比增长74.74%。其中,操纵市场案件与其他案件类型相比,涉案金额及非法获利日趋巨大,证监会的处罚力度也同时加大。如鲜言操纵市场案违法所得5.7亿余元,被罚没款超过34亿元;朱康军操纵市场案违法所得近2.7亿元,被罚没款超过5亿元;对徐留胜操纵“天瑞仪器”等7起获利在千万以上案件,罚没款均超1亿元。

对于“牛散”操纵市场被证监会重罚,《人民日报》日前评论称,股市是一个讲规矩的地方。“牛散”们无视法律、不讲规矩,兴风作浪,自己赚到盆满钵盈,小散户却因此亏损累累。严管方是厚爱,对这样的行为,监管部门从严打击、从重处罚,让违法者觉得真疼,这理所应当,更是职责所在。

《人民日报》还分析称,短期恶意炒作本质上是零和博弈,“牛散”赚的,就是“小散”亏的。对于小投资者来说,类似炒作就是诱人上当的“坑”。指望这样的违法行为来活跃市场,为自己创造赚钱机会,无异于与虎谋皮。


fm

2018年第17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崔晓萌)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