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中欧班列“朋友圈”越来越大:“沪欧通”上海发车,建起移动的“跨境电商海外仓”

3月30日,上海至莫斯科的中欧班列满载货物,从上海铁路货运中心杨浦站出发,途经内蒙古二连,终点到达俄罗斯莫斯科,这是上海货运中心杨浦站开出的首次中欧班列。

74

75-1 3 月30 日,“一带一路”跨境电商中欧班列(沪欧通)在上海举行首发仪式。《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宋杰I 摄

3月30日,“一带一路”跨境电商中欧班列(沪欧通)在上海举行首发仪式。《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宋杰 摄

75-2 3 月30 日,“一带一路”跨境电商中欧班列(沪欧通)在上海举行首发仪式。《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宋杰I 摄

3月30 日,“一带一路”跨境电商中欧班列(沪欧通)在上海举行首发仪式。《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宋杰 摄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宋杰 | 上海报道

编辑:牛绮思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15期)

3月30日,上海至莫斯科的中欧班列满载货物,从上海铁路货运中心杨浦站出发,途经内蒙古二连,终点到达俄罗斯莫斯科,这是上海货运中心杨浦站开出的首次中欧班列。

伴随着消费升级,以及跨境电商的快速发展,大量欧洲高品质商品随着中欧班列走入中国,同时也让不少中国产品进入欧洲。正是在此形势下,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中铁集装箱运输有限责任公司、中远海运集装箱运输有限责任公司和大洋物流集团有限公司共同推出了“车轮上的海外仓”——跨境电商中欧班列(沪欧通),计划一周一列定时定点开出,12天直达俄罗斯、中亚、欧洲等地,比海运速度快了近一倍。

同时,此班列接受路上在线订单,落地终端配送,实现了可移动的“车轮上的跨境电商海外仓”,节省了仓储费,更提升了效率,引领了现有的B2B2C模式(编者注:即Business-to-Business-to-Consumer,企业到企业再到消费者)。

上海正式加入中欧班列“朋友圈”

中欧班列是按照固定车次、线路等条件开行的集装箱国际铁路联运班列。据报道,中欧班列铺划了西、中、东3条通道运行线:西部通道由我国中西部经阿拉山口(霍尔果斯)出境,中部通道由我国华北地区经二连浩特出境,东部通道由我国东南部沿海地区经满洲里(绥芬河)出境。

数据显示,2017年,中欧班列开行3673列,同比增长116%,超过过去6年的总和;国内开行城市38个,到达欧洲13个国家36个城市,较2016年新增5个国家23个城市;全程运行时间从开行初期的20天以上逐步缩短至12~14天;整体运输费用较开行初期下降约40%。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了解到,此前,上海积极布局国际航运中心建设,并未参与中欧班列的铺设,而外地许多政府部门积极给予中欧班列补贴,原本可以从上海走的客单纷纷选择了苏州、义乌、南京的班列,上海因此流失了许多铁路货运的流量。而此次“沪欧通”的开通也宣告了上海正式加入中欧班列的“朋友圈”,有意重夺市场份额。

瞄准跨境电商市场,打通物流渠道

跨境电商中欧班列的开通更多是源于市场的呼声:海运速度慢,去欧洲要30~40天;空运成本高,对液体货物运输有限制。当前海关监管政策下,小件多次的电商报关无法获得出口退税等问题,大部分跨境电商商品以一般贸易方式申报出口,在海外仓库清关后,转当地2C(编者注:2C即To Consumer,到消费者)配送。

“B2B2C是目前一般贸易不断被电商方式替代后跨境物流市场催生的模式。我们正在尝试把跨境电商和中欧班列进行衔接,一方面解决跨境电商客户的问题(如面膜这类产品,中欧班列几乎是其唯一的物流选择),一方面为中欧班列下沉到细分市场,为客户创造最大价值打造‘精品班列’寻找途径。”大洋物流集团董事长朱水菊表示,这条路任重道远,尤其需要政府、海关等单位对市场需求深入调研并加大支持力度。

美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栋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作为一家从事生物技术护肤品的企业,虽然公司各项产品通过了欧美认证,但是在跨境贸易方面一直存在挑战,主要就是物流的难题。因为护肤品很多都是液体,特别是生物技术产品,空运、海运都不适合,所以这次跨境电商中欧班列的开通,为企业扩大海外业务、开拓跨境电商市场提供了极大便利。

沪欧通将辐射长三角乃至全中国的跨境电商业务

纵观全国,跨境电商集散分拨中心多集中于东部沿海,这里有着天然的优势辐射全国。而拥有中欧班列的沿海城市,未来能获得更多的跨境电商企业落户。沪欧通的成功运营,预计将对上海和周边地区的跨境电商业务带来巨大的协同效应。

上海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经贸流通处处长殷飞认为,中欧班列的持续良性运营符合《上海服务国家“一带一路”建设发挥桥头堡作用行动方案》的定位。发挥桥头堡作用的主要路径是,以上海自贸试验区为制度创新载体,以经贸合作为突破口,以金融服务为支撑,以基础设施建设为重点,以人文交流和人才培训为纽带,以同全球友城和跨国公司合作为切入点。其中的关键是贸易投资便利化专项行动,对接国家自由贸易区战略,构建“一带一路”多层次贸易和投资合作网络。包括推动“一带一路”跨境电子商务发展,鼓励跨境电商扩大规模,推动上海成为“买全球、卖全球”的重要节点。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教授王丛指出,沪欧通在技术、运营模式等方面的创新,对上海跨境电商物流配送是重要的突破,其成功运行,将影响整个长三角乃至全国的跨境电商业务。

提高全球供应链掌控力

大洋物流方面称,目前沪欧通的开通只有41个集装箱,和上海数亿吨的吞吐量、逾3000万标准箱的总量相比,不在一个量级。对此,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所长汪鸣认为,沪欧通的更大价值在于,开创了上海通过陆路来扩展贸易通道、延伸价值链的有益举措。

汪鸣指出,提高全球供应链的掌控能力,将是下一轮中国经济发展的重大风口,“沪欧通提供了一个把产业链各个环节衔接起来、把海上和陆上衔接起来、打造中国产业价值链提升的新路径。”

对国内企业来说,如果采用陆路运输服务,采用中欧班列,就有可能沿着产品的产业链去挖掘更高价值。

“跨境电商中欧班列的价值体现在,它不再是从一个端点直接到另一个端点的运输费用的收取过程,而是沿途各个点之间进行货物交换,这是由中国主导进行的,有可能建立一套陆路国际贸易结算规则,从而进行价值链的重构,最后再反过来还可能影响海运系统的规则构建。”汪鸣表示。

同样,殷飞也指出,中欧班列一方面提升了中国的价值链,另一方面通过陆路贸易规则的制定和引领,也将有助于促进海运贸易规则的重塑,“通过跨境电商的发展,能够在贸易规则的制定上发出中国声音。”

物流业“走出去”,机遇与挑战并存

不过,有专家指出,物流业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也面临诸多挑战。据汪鸣分析,有些通道虽然存在但是不畅,例如,中欧班列途经俄罗斯到达欧洲的沿线上,由于采用两种铁路标准,从中国到欧洲需要15天左右。如果这段路程只采用一种标准,在畅通无阻的情况下,从中国到欧洲仅需3~5天。还有就是尚未建立有效的国际物流发展合作,如统一的物流标准体系、结算体系、监管体系等。

汪鸣认为,中国在近20年的对外贸易中,虽然物流业发展迅速,但只是将货物运送到对方口岸,始终无法将货物直接送到对方货架上。“一带一路”倡议给物流行业提供了自我扩张、延伸到货架的机会。同时,也提供了提升物流水平的机遇。多式联运对应的是先进的生产方式和贸易方式,全链条核心结算方式等在国内的研究才刚刚开始,我们应该抓住物流“走出去”的机遇延伸产业,创新合作方式,加快提升物流水平。

上海迈客临科技有限公司主要为跨境电商班列提供技术支持,其首席执行官章鑫杰认为,中欧班列沿线有很多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还不完善,面临支付结算方面的挑战,并且在很多双边贸易里,买卖双方基于信任所要搭建的融资体系更加充满挑战。

“我们在过去3个月里曾帮助中国一家非常大的出口制造企业出口氨基酸到俄罗斯,要解决这家公司的出口融资问题,否则将大大影响他们对俄罗斯的出口业务。所以中欧班列巨大贸易商机的背后,其实是有很多技术层面的挑战需要解决的,在我看来,金融是驱动整个中欧班列的重要引擎。”章鑫杰谈道。

章鑫杰进一步谈道,物流是供应链的基础载体,更重要的是信息流和资金流。在运作过程中,能够把交易信息透明化,再引入资金流解决方案,会使中欧贸易业务快速增长、建渠引流。

盘点中欧班列之“最”

资历最深的班列

中欧班列(重庆—杜伊斯堡),原称“渝新欧”。2011年3月19日,“渝新欧”从重庆出发,是中国首次开通到东中欧国家的快捷运输通道。

频次最高的班列

中欧班列(成都—罗兹),原称“蓉欧快铁”,2013年4月正式开行,日均开行2.4列,是目前开行频次最高的班列。

对开最早的班列

中欧班列(郑州—汉堡),首列去程开行于2013年7月18日,回程开行于2014年2月5日,最早实现双向对开。

行程最长的班列

中欧班列(义乌—马德里),2014年11月起开行,全程13906公里,运行时间约21天,境外铁路换轨次数最多,是世界上最长的货运铁路线。

行程最短的班列

中欧班列(石河子—车里雅宾斯克),2015年5月23日,从新疆石河子出发后一路西行,最终到达俄罗斯车里雅宾斯克,是中欧班列中里程最短的。

海拔最高的班列

中欧班列(西宁—安特卫普),2016年9月8日,首趟由“世界屋脊”青藏高原始发的中欧班列驶出了站台,名副其实海拔“高”、天气“冷”。

资料来源:新华网


《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15期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15期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贾璇)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