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新闻 > 独家 > 正文

梅新育: “贸易战”第一回合精准打击了特朗普的选民基础

文/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 梅新育

北京时间4月4日,美国就301案发布1300项进口中国商品加征25%关税清单。当天,中国旋即重磅反击发布报复清单。全球金融市场因此几乎是飞流直下……

中美两大国之间的这场“贸易战”已注定将成为2018年国际贸易界的最大事件。而要准确判断这场贸易战最终的经济社会影响,就不能不分析其始作俑者特朗普的理念思路。

美国优先引国际舆论口诛笔伐

特朗普的理念与其简单地称之为“贸易保护主义”,不如用“重商主义”一词更加准确。在“美国优先”旗号下,他对重建美国实体经济基础的重视程度为数十年来美国总统中所未见,以至于在他的第一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前所未有地将经济安全纳入国家安全四大支柱行列,在美国总统中首次明确提出“经济安全是国家安全”的说法,并列入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他的整个外交政策思路带有比较浓重的“蓝水”色彩,亦即相对不那么重视大西洋世界和在冷战盟友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全套国际组织、协定网络,而是更重视独行其是,利用自己独一无二的全球地位最大程度攫取权力与财富。正如美国哈得孙研究所研究员、巴德学院外交关系教授瓦尔特·拉塞尔·米德在《华尔街日报》网站文章中指出的那样:特朗普国家安全团队中的蓝水战略家们认为,是美国的实力,而非多边机构,使西方生存下来。在经济方面,其表现就是不仅继续奥巴马时期冷落世贸组织的路线并变本加厉,而且接二连三要求大幅度修改、甚至退出已有的区域自贸协定,更加倾向于双边经贸协定,同时加大力度发起经贸争端。

任何政策都必须依靠相关政府机构执行,因此,编制财政预算的指导方针可以折射出决策者的思路理念。2017年3月16日,特朗普签发白宫管理和预算办公室编制的《美国优先:使美国再次伟大的一个预算蓝图》(下文简称“《预算蓝图》”),用于指导政府各部门制定2018财年详细预算申请,大幅度削减了美国联邦政府15个部委2018财年的预算额度,只有3个部委预算增加。在各大部委中,负责主管外交、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事务的国务院预算削减幅度(33%)名列榜首,对联合国、世界银行等多边开发银行的出资均在明确规定压缩之列。商务部预算额度压缩幅度(16%)在各大部委中排名第六,但具体条款第一条就明确宣布:

“加强国际贸易管理局的贸易执法和合规职能,包括反倾销和反补贴税调查,同时重新调整该机构的出口促进和贸易分析活动。”

国际舆论也因此对“美国优先”(America First)口诛笔伐。

从美国自身利益视角出发,特朗普之前美国奉行的贸易政策确有不可持续的弱点。奥巴马时期奉行的贸易策略是优先推进美国本国更能控制的区域自由贸易协定,冷落世贸组织多边谈判,《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Agreement,TPP)被奥巴马视为自己的一大政绩而努力推进。他力推TPP,重要目的之一是排挤中国参与制定规则过程、排挤中国在国际市场份额,以此确保美国对贸易规则的影响力。可他追求这一目标的途径是给予越南等中国传统出口制造业的竞争对手更多便利进入美国市场,以此扶植他们壮大,排挤“中国制造”市场份额;这一策略结果必然是更加扩大美国贸易赤字,实质上是更大程度地牺牲美国的长期宏观经济稳定性、美元稳定性来让两个对手相争,与日俄战争时清朝的“中立”立场颇有相似之处。当初美国推行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也是企图用这一思路排挤日本,但结果并不是非常符合山姆大叔的期望。

从美国自身利益来看,奥巴马上述思路本身就存在潜在风险,在2016年大选期间遭到全面抨击,特朗普上台后迅速退出TPP。

贸易战恐成特朗普碰壁的第一个大钉子

但“任性”的特朗普也必须经受客观经济规律的考验。他的不少经济理念注定要在客观经济规律面前碰壁,通过单方面发动贸易战,迫使贸易伙伴接受对美国更有利的市场准入规则,保护美国国内市场,从而重建美国实体经济部门,这条思路就是其中之一,而对中国发动贸易战恰恰就是建立在这条思路基础之上的。他希望引导制造业回流美国,缩小美国经常项目收支逆差;问题是他如果不能深刻全面改革美国福利制度和工会制度就做不到这一点,而且美国经济继续繁荣、税改后美国员工加薪,这些因素都会激励进口,从而拉大其经常项目收支逆差。何况中国国力非其它国家可比,无论是中国学者对当今世界格局的定性“两超多强”,还是流行于国际学界和舆论界的中美“G2”(两国集团)之说,都反映了这一点;他在贸易战中的霸道作风能够迫使多数国家屈服,但对中国行不通。如果说在执政第一年,他的想法中上述不合经济规律之处还来不及在实践中碰壁,到第二年很可能就有机会实实在在碰壁了,这场贸易战恐怕就是他今年要碰的第一个大钉子。

同时,自次贷危机以来,美国经济复苏至今已经持续近8年之久,到今年第一季度结束之时,已经创造了美国现代第二长经济持续增长期。而且美国经济增长呈现提速态势,去年全年增长2.3%,其中第四季度增长2.5%。然而,福兮祸所伏,经济周期无可逃避,下一次衰退将于何时、以何种形式降临?特别是这一轮复苏中不断上涨的美国股市已经孳生了多少泡沫?何时可能破裂?这对于他的执政能力、连任前景、贸易政策、应对贸易战将产生何种影响?值得冷静审视,为我所用。

中方的反击精准打击了特朗普的选民基础

基于对美国经济运行上述潜在风险的分析,鉴于金融业在美国、乃至整个西方世界经济中的地位,可以判断,应对西方开启的贸易战,我们应当从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两处战场双管齐下。在这场贸易战中,中国的经济反击应当同时涵盖金融领域,金融领域可供我们选择的武器包括打击美国股市。既然特朗普最爱向选民夸耀的“政绩”之一便是美国股市屡创新高,道琼斯工业股票平均价格指数去年一年刷新收盘纪录60多次,为1995年以来最多,在这个领域动手,能够把特朗普打疼。从可行性来看,接二连三的贸易争端本已将今年的美国股市推向了险境:自从2016年末以来,美国消费者价格指数一直保持着2%以上,通货膨胀压力加大是美联储加速收紧货币政策的重要原因。但美联储加速收紧货币政策又有可能刺破美国股市泡沫,重蹈当年日本泡沫经济破灭之覆辙。

在实践中,已经“高处不胜寒”的美国股市在中美贸易战冲击面前表现得确实格外脆弱;无论是北京时间4月2日凌晨中方宣布针对美国232措施实施贸易报复,还是中美双方在北京时间4月4日相继发布301清单,美国股市、乃至全球股市和商品市场的表现都是一泻千里。特别是在北京时间4月4日公布301案制裁清单之后,特朗普倘若兑现清单,大规模开征惩罚性进口关税,必然进一步加大美国通货膨胀压力,进而加大美联储加速加息、导致美国股市硬着陆的概率。

在此基础上,外部投资者也好,可以进一步开展点对点的打击,针对符合上述精准打击原则的目标企业股票,采用合法方式做空,触发市场“羊群行为”,进而导致其股价暴跌。

特朗普对华发动贸易战,重要动机之一是助力今年的中期选举,但由于其思路存在问题,也由于其对华贸易战不乏薄弱环节,这场贸易战对其中期选举未必有利。实际上,中方4月4日发布的报复清单就体现了打击特朗普选民基础的思路,我方加征25%报复性关税的汽车、农产品等等,其主产地恰恰就是2016年美国大选中支持特朗普的州。


(网络编辑:张伟)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