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财经 > 宏观 > 正文

备战2022年北京冬奥会,成绩与产业如何双丰收?

文章导读: “2022年北京冬奥会中国奥运军团有两个‘小目标’:一是全面参与冬奥会的所有参赛项目。有些项目才刚刚起步,未来4年要达到世界水平。二是优势项目要争取取得更好的成绩。在家门口为祖国争得荣誉,是所有冬季项目运动员的梦想。”全国政协委员、2022年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运动委员会主席杨扬在“委员通道”接受采访时说。

两会聚焦之“北京冬奥会”

p74 视觉中国

视觉中国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银昕︱全国两会现场报道

责编:陈惟杉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10期)

“2022年北京冬奥会中国奥运军团有两个‘小目标’:一是全面参与冬奥会的所有参赛项目。有些项目才刚刚起步,未来4年要达到世界水平。二是优势项目要争取取得更好的成绩。在家门口为祖国争得荣誉,是所有冬季项目运动员的梦想。”全国政协委员、2022年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运动委员会主席杨扬在“委员通道”接受采访时说。

在3月4日上午举行的分组讨论中,杨扬发言内容仍紧扣2022年北京冬奥会在组织和备战两个方面的筹备工作。“在提高参赛运动员的参赛体验方面,各届主办城市都有一些尝试和突破,北京冬奥会在这个问题上绝不能落后。”杨扬所说的提高参赛运动员体验的方式,具体内容包括但不限于为运动员家属提供门票,“具体的我还不能说太多,怕被别人学去,这一点现在还需要保密。”杨扬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说道。

冬奥会1/3项目亟待补课

2014年索契冬奥会举办了98个小项的比赛,2018年平昌冬奥会上这一数字变成了102项,据了解,北京冬奥会将小有增加但总数基本维持在100项出头,中国代表团将参加所有小项的比赛,不仅要在传统优势项目上(短道速滑、花样滑冰等)有所斩获,还要在参赛项目上有参与感。对于运动员来说,仅剩4年的备战时间还是略显紧张。

2018年中国代表团只在平昌冬奥会上取得了一枚金牌,社会各界都希望在北京举办的下一届冬奥会上东道主能取得佳绩。

杨扬认为,在正式申办冬奥会前,冬奥会项目中有三分之一在我国都未开展,在4年时间中如何将这三分之一项目都开展起来并在冬奥会时全面参与是很大的问题。

“评价冬奥会的整体战绩,是否所有小项都参赛并不重要,重要的还是在优势项目和潜优势项目上拿到了多少金牌和奖牌,希望有关部门不要为了追求‘大而全’而放松了对优势项目的争夺。”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体育商学院院长易剑东对记者说,在2022年冬奥会上中国无法与美国、德国和挪威等冰雪强国争夺奖牌榜排名,但若部署得当,可以胜过韩国和日本这两个东亚对手。

杨扬表示,备战工作不只有教练员和运动员,背后靠一个大的系统支撑,包括赛事体系、人才制度以及和国际组织的交流。近年来以英国为代表的很多国家在体育领域采取了国家直接投入的方式提高竞技成绩,而我国目前正遵循另一个方向进行改革,即强调市场化和职业化。“其实这也是一件好事,可以变得更加灵活,但不管怎么改革,还要发挥我国的制度优势,充分倚仗国家力量,否则在竞技成绩上的目标太难完成了。”

有声音呼吁加强冬季项目的人才培养,特别是裁判员的培养,杨扬认为,体育人才的培养是庞大的系统工程,怎样让人才合理流动和成长,并且能上能下、能进能出,有些地方需要对现行体制有所突破。

“3亿人上冰雪”,雪上项目的场地还需政策支持

在关注竞技成绩的同时,如何借主办冬奥会的契机让更多人参与冰雪运动,进而带动相关产业的发展也备受关注。

2015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表示,北京举办冬奥会将带动中国3亿多人参与冰雪运动,这将是对国际奥林匹克运动发展的巨大贡献。

与夏季奥运会项目相比,我国冬季项目起步较晚,特别是群众基础较为薄弱。对此,杨扬表示,冰上项目场地多位于市区内,群众参与障碍不大,而雪上项目场地则多数位于郊外,距离远,但可与度假、旅游等项目结合发展。“现在建设用地这么紧张,雪上项目设施所需的场地还需要有关政策的支持。”杨扬说。

2001年北京成功申办第29届夏季奥运会,一些企业被认为在2001年到2008年这7年间享受了前所未有的“奥运红利”,目前市场普遍对冬季项目相关产业迎来爆发产生了不小的期待。

“就冬季项目而言,除海南和西藏外,我国其余省份都已经有了雪场,目前全国已有700多家雪场,这是个很可观的数字。”易剑东院长对记者说,“这个领域肯定会有大发展。”他补充说,尤其是国务院在2014年印发《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提出鼓励社会力量参与。进一步优化市场环境,完善政策措施,加快人才、资本等要素流动,优化场馆等资源配置,提升体育产业对社会资本吸引力。

2015年以来,体育产业受到资本追捧,但却在近一年时间内逐渐冷却,对于资本与体育产业的关系,杨扬认为,体育产业有其特殊规律,资本不能解决所有问题,要由专业的人来干专业的事。“目前很多资本进入体育产业,特别是以前不在体育产业内的人也都进来了,但这几年的进步不是很大。”她认为原因在于我国体育事业群众基础并不牢固,特别是“全民健身”的参与程度还有待提高,单方面的资本推动就成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

《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10期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10期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贾璇)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