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财经 > 宏观 > 正文

全国人大代表、南昌市市长郭安:奋力追赶的中部省会南昌

文章导读: 2017年,南昌有7个主要经济指标的增速,进入全国省会城市前10名。其中,GDP增速9%在全国省会城市排名第4,GDP总量迈过了5000亿元大关;工业投资增长13.4%,在全国省会城市排名第4;规上工业增加值9.5%,在全国省会城市排名第6。这是全国人大代表、南昌市市长郭安在全国两会期间亮出的成绩单。对于南昌来说,这一份成绩单的取得实属不易。

p40

p41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王红茹 | 全国两会现场报道

责编:郭芳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10期)

在新一轮的省会城市角逐中,南昌奋力追赶的身影尤为明显。

2017年,南昌有7个主要经济指标的增速,进入全国省会城市前10名。其中,GDP增速9%在全国省会城市排名第4,GDP总量迈过了5000亿元大关;工业投资增长13.4%,在全国省会城市排名第4;规上工业增加值9.5%,在全国省会城市排名第6。

这是全国人大代表、南昌市市长郭安在全国两会期间亮出的成绩单。对于南昌来说,这一份成绩单的取得实属不易。

中部洼地的尴尬

在国家实施的区域协调发展战略中,推动中部地区崛起始终是重要战略之一。

而南昌这个中部省会城市则被认为错失了上一轮中部崛起的黄金发展十年,从而导致中部洼地的尴尬。

据公开数据显示:2006年,南昌的GDP总量为1185亿元,毗邻的长沙市GDP总量为1790亿元;另一个中部省会城市合肥的GDP总量为1073亿元,位列南昌之后。这是3个起点相近,底色相似,地理毗邻,因此常被放在一起比较的中部省会城市。

彼时的合肥,第一次走出中部6个省会城市“锅底”的尴尬。但到了2008年,合肥经济总量连续超过南昌、昆明,再前进两位。至2017年,合肥GDP突破7000亿元,在全国省会城市排名中稳居前十行列。

长沙的经济发展则一路高歌猛进,并在2017年成功跻身“全国万亿GDP俱乐部”之列。

南昌的GDP总量已不及长沙的二分之一,早已难望其项背。

这是南昌市市长郭安所要面对的现实。

“经济体量小、产业结构不优、发展动力不强是南昌当前的实际问题。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我们必须积极主动转变思路,在未来的发展过程中寻找质量和速度的最佳平衡点,才能实现南昌这座中部欠发达省会城市在高质量发展阶段的跨越赶超。”郭安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专访时并不回避南昌所面临的体量小、龙头少、创新弱、效益低的尴尬局面。

“因此在制定经济发展目标时,仍要在全盘考虑缓冲期变革期客观因素影响的前提下,力争增长速度稳居全国第一方阵。”郭安说。

2018年,南昌GDP增长仍设定在9%左右。

但更大的挑战在于,在中央从高速发展到高质量发展转变的大背景下,“这意味着我们的关注点将从经济增长‘快不快’转移到发展质量‘好不好’上来,这是当前推动发展的大方向。”郭安说,因此在培育重点产业时,不仅要关注它的竞争力、辐射力,关注它对资源环境的影响,还要关注它的时间成本、产业效益以及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等等。

“我们重点关注新技术的突破,在前瞻性、引领性的世界前沿科技上勇于探索;重点关注新产业的布局,以新科技为引领,在发展电子信息、汽车与新能源汽车、航空制造以及生物医药四大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基础上,加快有潜力的新产业布局。”郭安希望通过新技术、新产业、新服务的创造,以最快的速度实现新旧动能的顺利转换,为南昌在新一轮发展变革中占得一席之地。

新技术、新产业:久久为功,功成不必在我

据郭安介绍,这几年,南昌的电子信息产业始终瞄准世界一流企业,从触摸屏开始起步,到智能手机ODM厂的前五强全部落地南昌,现在已经建成了中国重要的智能手机生产基地。南昌市的智能手机产能到2020年如果能全部实现的话,可以占到世界的1/7,中国的1/4。在智能手机领域,南昌有望与深圳、郑州形成三足鼎立的格局。

“下一个计算机风口行业是VR。”郭安侃侃而谈南昌的VR产业布局,这是他力推的新产业。

但在过去一年,由于预言中的“2016爆发元年”没有到来,全球的VR行业并不如人意,不少VR创业公司倒闭。南昌的VR产业也没能进入收获季。

“大家有点焦急的心态,我理解。但不可能在一夜之间,企业有了,人也有了。南昌这样一座科技创新实力本身就不太强的城市,不是那么容易的。”郭安说,VR产业在全球范围都是新生事物,尚未形成清晰明确的产业业态,很多VR配套产业发展比较滞后。南昌虽然起步很早,打响了全球产业发展“第一枪”,但产业结构依然不健全,产业链条不完整,总体产业规模小、创新氛围不足、产业平台匮乏,缺乏大型龙头企业。

“任何一种新的技术都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一定要稳步构筑很扎实的基础,才能够到达创新的彼岸。”郭安认为,这一年多来,南昌的VR产业基础性工作做得非常扎实。“正因为这样,国家才会把世界VR产业大会确定在南昌开。”

据他介绍,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南昌倾力打造了全国首个城市级VR产业基地,围绕VR产业搭建了五大平台:第一,搭建教育、人才平台,培养VR产业的实用性和引领性人才。理工院校现在都开设了这个专业,这些工作都是潜移默化的事。第二,搭建资本平台,无论是天使基金,还是产业创新基金,都已经搭建起来,并且正在运作。第三,搭建科技创新中心,召集了一批民营企业,组建了VR技术创新同盟。第四,搭建了产业孵化平台,创新型企业、科创小团队,均能在南昌得到产业的全方位支持。最后还有一个物理空间,让所有的小科创公司小团队能够迅速地在这里找到土壤。

郭安立下的目标是:用3~5年时间,培养1万名专业技术人才、发起总规模10亿元人民币的虚拟现实天使创投基金、落实总规模100亿元人民币的虚拟现实产业投资基金、聚集1000家以上的虚拟现实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实现超过1000亿元人民币产值。

参照南昌最强的电子信息产业,在引入国内手机触摸屏及摄像头模组龙头企业欧菲光之后,龙头企业的引领作用十分显著,产业链的上下游全部被带动起来,产业链逐渐完整,整机也过来了。郭安说,他们力推电子信息产业前后花了将近6年时间,才形成了今天的局面。VR这个全世界都尚未能突破的技术风口,也不可能一蹴而就。

“这需要有点韧劲,久久为功,功成不必在我。当然,我们时间也很紧迫,现在世界创新的速度越来越快,抓不住时间也会错失机遇。”郭安说。

3项改革创新经验被全国复制

“无论是调结构转方式,还是新旧动能的转换,都要靠改革和创新,不把这两个支撑点解决好,南昌就谈不上社会的全面进步。”郭安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南昌一直在改革探索的路上,并且取得了不小的成效。

2017年,南昌的3项改革创新模式,被国家列为可复制、可推广的开放性经济新体制创新经验在全国推广。“第一是企业事中事后监管改革成为全国商事制度改革亮点工程。这是5年前,李克强总理交给南昌市的改革任务,我们把它完成好了,现在是全国推广的经验。第二是国家13个部委联合发文,将南昌市推行国地税联合办税项目作为首批开放型经济运行管理新模式在全国复制推广。第三是‘重资本轻资产’招商模式也被13个部委联合发文在全国复制推广。”郭安将此视为南昌市这么多年在重大改革课题上所取得的重大突破。

这3项改革为南昌市突破一些发展当中的难题起到了重大的促进作用。

尤其是“重资本轻资产”的招商模式。所谓“重资本”,即通过设立产业投资引导资金,撬动社会资本参与,促进产业投资;“轻资产”,即通过为入驻企业配套建设标准厂房、职工宿舍等设施,减轻企业非生产性投入,推动项目快速投产,实现产业快速集聚。南昌市的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做强均靠这种模式来实现。

“我们现在尝到了改革的甜头,也将继续在改革的路上攻坚克难。”郭安最后说。

----------------------------------------------------------------------------------

《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10期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10期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贾璇)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