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新闻 > 经济ke > 正文

新自由主义正在给美国经济酝酿危机

文章导读: 新自由主义让位右翼民粹主义,是以邪恶对抗邪恶,是一种谬论替代了另一种谬论而已,不是什么值得庆祝的事。这两种主义不仅本身不利于经济和政治系统发展,其拥护者据其所制定的经济政策也缺陷重重。

科|勒||||

格泽高滋·W·科勒德克

编译:牛绮思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4期)

在许多人眼里,如乌托邦幻想般的新自由主义被证明并不是应对越来越多难题的万灵药,反而导致了波及全球的金融、社会和政治危机,因此它终会被历史抛弃。但在动荡不安的大环境中,世界上的一些地方又出现了新民族主义和右翼民粹主义势力抬头的现象。

在我看来,新自由主义让位右翼民粹主义,是以邪恶对抗邪恶,是一种谬论替代了另一种谬论而已,不是什么值得庆祝的事。这两种主义不仅本身不利于经济和政治系统发展,其拥护者据其所制定的经济政策也缺陷重重。

新自由主义以牺牲大部分人利益来满足少部分人致富

如今,距离2008年爆发的全球金融危机已过去10年,业内专家几乎一致认为导致这一危机的根本原因是新自由主义。它是一种意识形态、一种经济流派,也被看作是一种经济政策。然而事实上,新自由主义理念中的自由是假,它表面上标榜着诸如自由选择、民主、私有财产、企业家精神和竞争等宏伟的自由思想,但实际上是以牺牲大部分人的利益来满足少数人的致富。

不仅如此,放松经济监管导致广大劳动者在资本世界中处于越发不利的地位,20世纪与21世纪之交又出现了经济金融化,还有通过操纵财政再分配的方式偏袒社会富裕阶层,以及1986年时任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任期为1981—1989年)发起的税改……这些都进一步助长了新自由主义的势头。

这里提到里根的税改,是因为这一改革被评价为使美国经济走出了“滞胀”泥潭,并在1983—1988年实现了战后最长的增长周期。然而,在1979年里根竞选美国总统时,美国人的工资水平是平均每小时18.78美元,而到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时,美国人的时薪降到了18.52美元。那么,这期间美国劳动效率提升的成果,以及国民收入实现的增长都跑去了哪里?

对此,一个合乎逻辑的解释是,由于奉行了新自由主义,劳动效率提升和国民收入增长的所得都进了少数人的口袋。举例说明,在1970年到2010年间,企业利润占GDP的比重上升了约10%,但与此同时,工资在GDP中所占份额却从53%下降到了44%。

在1979年到2007年危机爆发前的这30年中,美国最富有的那1%的人的净收入增加了280%,相比之下,这一时期美国社会最贫穷的那20%的人,其收入只增加了20%。于是,美国的贫富差距越来越大。从基尼系数看(注:基尼系数介于0~1之间,基尼系数越大,表示收入不平等程度越高),目前美国的这一指数在0.4左右,波兰的为0.3,丹麦的则是0.25。

贫富差距加大,引发了著名的“占领华尔街”运动

随着美国的社会财富向少数人集中、贫富差距进一步加大、社会排斥感日益增加而来的,便是著名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其标志性口号是“我们都是99%”,明确抗议少数人对社会财富的贪婪与不公平占有。

然而更糟糕的是,政治精英、媒体,甚至是经济学家对此却态度冷漠,他们还有意把矛头指向了技术革命和全球化等客观进程,一个重要的体现就是对美国以外的国家和外来移民(比如墨西哥人、来自穆斯林国家和中东欧地区的人)的不友好,继而演变为与不可逆转的全球化趋势作对。这些举动本应引发人们对新民族主义、排外情绪、保护主义和反全球化的不满之情,然而事与愿违。

新自由主义操纵的特朗普税改不是美国经济的救星

如今,唐纳德·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但他犯的错可能更大。人们在经历了金融危机后本应变得更加明智,然而,新自由主义的“贪婪”与民粹主义的“天真”却在白宫的新主人手中结合在了一起,让美国再一次陷入思想的混乱之中。

就拿特朗普推进国会税改来说,之所以用“推进”这个词,是因为当时美国参议院投票最终是以51~49票数通过税改法案,48名民主党人全部投反对票,共和党人仅以一票的差距取胜而已。共和党人大肆宣扬税改的成功,特朗普也在其推特上发表推文,高呼“工作,工作,工作!”,表示税改是成功的,结果将不言自明。但是,民主党人却一致反对通过税改法案,并用“盗窃”“欺骗”等激烈的言辞表达抗议之情。

那么,美国人如何看待这次税改呢?

据统计,只有27%的美国人支持新的税改法案,52%的人明确表示反对。相比为政府代言的专家和倡导新自由主义思想的经济学家,美国民众似乎更愿意相信无党派专家发表的务实观点。虽然前者一直在宣扬特朗普对企业的减税政策将大大促进经济发展,然而据一些独立机构测算,到2027年,美国下调公司税带来的额外GDP增量仅为0.4%~0.9%,微乎其微。另据美国国会研究服务中心分析,企业所得税若减少10%(实际上最终是从35%降至21%,总计下降14个百分点),经济的长期增长率仅有0.15%。

我曾任职波兰副总理和财政部长,也参与过国家减税政策的制定,比如将企业所得税从40%下调至32%,后又从28%调降至19%,但与降税并行的,还有一系列促进集资、投资,同时有利于创造理想收入关系和人力资源发展的财政政策。也正因如此,波兰的经济增长加快,收入不平等的程度有所下降,长期公共债务也没有增加。

但这种情况不会在美国发生。尽管新的税改法案下调了此前相对较高的公司税率,但恐怕收效甚微,经济不会因此而获得显著增长,失业率不会下降,不平等或进一步加剧,政府债台高筑……也正因如此,颇令人感到困惑的是,税改的制定者和支持者们会如何面对避无可避的巨大财政赤字,以及随之而来的越累积越高的债务?比较一致的看法是,在未来10年里,美国公共债务规模将增加1.5万亿美元,而目前美国的这一债务总额已超过20万亿美元,相当于美国GDP的7%。这种情况下,可以预料的是美联储将更为激进地加息,而这自然会削弱投资的热情,继而导致经济增长放缓。

2025年后,53%的美国人要缴更多的税款

在美国民主党看来,共和党的税改迷惑了纳税人(即全体选民),后者应尽早发现税改法案背后是新自由主义思想在操纵局面,并在2018年的中期选举中用选票让共和党失去国会的多数席位。

总体而言,2018年到2027年这个时期里,大多数美国人在税改实行一开始(2018年到2025年)会感受到减税带来的好处,但个税的减税优惠将在2025年到期,约有53%的美国人(主要来自处在较低税率档次的纳税人)将向国税局缴纳更多的税款,但前1%的富人仍享受减税红利,等于说穷人要给富人买单了。

由此看来,新自由主义不仅未被击败,还正给美国经济酝酿着一场更大的危机。不过,这并不是美国自己的事,毕竟在未来的几十年里,美国还会在世界金融体系中扮演关键角色,同时美元也将维持其主要储备货币的地位,因此世界上的其他国家或会因美国滥用新自由主义而受到波及。所以,还请千万记住这一苦果背后的始作俑者。

(作者系波兰前副总理,曾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联合国经济发展研究机构及欧盟高级顾问,现任波兰华沙科兹明斯基大学政治经济学教授、波兰智库主任。著有《真相,谬误与谎言:多变世界中的政治与经济》。

——————————————————————————————————————

《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4期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4期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何颖曦)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