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论道 > 正文

2017中国经济风云人物| 贾跃亭:2017年活成段子

文章导读: 2017年这一年,这位号称“All in”的企业家,不仅仅是蒙眼狂奔,还拉了无数的人为他的梦想买单。

001

人物

2017年,对于中国的企业家来说,是里程碑式的一年。

这一年,中央首次高规格发文肯定了企业家的价值和地位,不遗余力为企业家创造良好的营商环境,激发各类市场主体创业创新的动力,保护企业家精神。

中国企业家正处于前所未有的机遇期。

这一年,马云一边主业挣着钱,一边副业演着电影、唱着歌,一个人对抗大半个中国互联网圈而毫不畏惧;刘强东发出第四次零售革命宣言——无界零售,推动零售成本、效率、体验的升级;许家印成为福布斯中国400富豪榜和胡润百富榜的“双料首富”,资产平均每天增加6亿元;董明珠的格力不仅创造了销售利润的增长,还步入了智能、多元化时代;郭广昌海内外收购不停歇,复星成为青岛啤酒第二大股东……

2018年,进入新时代,他们又将有哪些新作为?

p96 视觉中国

视觉中国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侯隽︱北京报道

编辑:蒋莉莉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1期)

2017年的圣诞节对贾跃亭来说,再次上演了一出24小时的连续剧。

圣诞节当天中午,贾跃亭刷存在感,在社交网络上向法拉第未来(简称“FF”)的员工发出圣诞祝福;

下午,前盛大文学CEO侯小强称,在洛杉矶见到贾跃亭与甘薇夫妇,然后秒删信息;

傍晚,媒体曝出泰国国家石油公司称未对FF做出任何投资行为;

晚间,北京市证监局下发通告,责令贾跃亭于2017年12月31日前回国,配合解决公司问题,稳妥处置公司风险,切实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

自2017年7月4日开始,贾跃亭前往洛杉矶,称忙于FF融资事务,此后一直未归。“下周回国贾跃亭”已经成为网友调侃的段子。

2017年这一年,这位号称“All in”的企业家,不仅仅是蒙眼狂奔,还拉了无数的人为他的梦想买单。

他把别人都变成了背锅侠

“他把钱拿走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这是我们同意他拿走的。当然,老贾承诺没有做到,这是信用受到了损害。”贾跃亭重要合作伙伴、乐视现任董事长孙宏斌这样评价。

2017年11月,许多乐视致新等乐视系公司核心高层离开公司时,被融创方面告知,他们此前所享有的贾跃亭给予的公司股权已经被“清零”。

股权,曾是很多乐视员工最后的寄托。“几年白干两手空空”让很多至今仍然追随乐视的员工欲哭无泪。

2017年12月22日,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挂出一则民事裁定书。根据裁定书,飞毛腿电子向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请求冻结乐视移动、乐视控股名下的银行存款或查封、扣押其相应价值的财产,限额1.67亿元。

乐视移动为乐视手机业务的运营主体。2016年11月乐视爆发资金链危机,导火索就是手机业务欠下供应商巨款。

2017年12月15日,据媒体报道,因一笔40亿元的借款,乐视体育CEO雷振剑、董事长高飞等人被股东告上法庭。目前,法院受理了此案。

从员工到高管,再到实体公司,如果说贾跃亭还剩下一个造车的梦,那么对于乐视系公司的核心高管及员工而言,连做梦的权利都没有了。

北京证监局三次“隔空喊话”

如今,贾跃亭的信任破产已经不仅停留在债主和员工层面,法律层面他也已经是“失信执行人”。

从2017年12月11日、12月15日再到12月25日,贾跃亭3次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即俗称的“老赖”。

北京证监局连续3次对贾跃亭“隔空喊话”。即使最终贾跃亭未能按期回国,作为监管部门,北京证监局还是尽到了监管层面的努力,最后一次通告措辞也展现了少有的强势。

通告称,贾跃亭以投资汽车业务及融资为由滞留境外,其控制的相关公司对上市公司存在巨额欠款,至今尚未归还,相关行为严重侵害了上市公司的合法权益及广大投资者的切身利益,社会影响极其恶劣。

目前,据不完全统计,贾跃亭在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被列为被执行人的案子就有9起,其中最高的负债达14亿元,9起案件仅执行费就逾600万元。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贾跃亭欠款超过4.79亿元。这意味着,其在申请银行贷款、乘坐飞机、软卧、高消费等方面都已受到限制。

2018贾跃亭会回来吗

尽管贾跃亭承诺“会承担全部责任,会尽责到底”,但是这意味着,贾跃亭需要拿出主动还清欠款的态度,重新获得信用。

据媒体报道,贾跃亭已偿还190亿元欠款,目前还剩余200多亿元。因此,如果FF如期完成量产并上市,贾跃亭将挽回绝大部分信任。但短期内重新凝聚团队,完成供应链、生产制造、销售及服务等多个体系的重建,挑战非常巨大。

目前,FF汽车被贾跃亭视为翻身的最后一根稻草,获得融资就显得十分重要。

从2017年底开始,不断有消息透露贾跃亭融到10亿美元,FF在北美的工厂即将改造完成,其中包括印度塔塔汽车将为FF投资9亿美元,以换取FF 10%的股份。

更有消息称,贾跃亭通过律师团队与来自香港的投资机构签署协议,根据协议,FF可获得一笔超过10亿美元的投资。交易完成后,贾跃亭将推动FF生产基地尽快开工,以兑现他2019年上市销售的诺言。

但由于乐视汽车和FF始终没有进一步的官方行动,最后这些消息都像风一样吹走了。

2017年12月22日冬至,贾跃亭在社交网络上称:“为变革汽车行业与创造用户价值坚定前行。冬至,春不远,无怨无悔。”

回想2016年末贾跃亭说,要么伟大,要么死亡;2017年,“信用破产”的贾跃亭活成了段子。

p97 《中国经济周刊》2017 年第17 期(5 月1 日)《多面乐视》

《中国经济周刊》2017年第17期(5月1日)《多面乐视》

p97 《中国经济周刊》2017 年第30 期(7 月31 日)《贾跃亭All-out 了吗?》

《中国经济周刊》2017年第30期(7月31日)《贾跃亭All-out 了吗?》 

————————————————————————————————————————

2018年第1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18年第1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崔晓萌)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