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论道 > 正文

2017中国经济风云人物| “行业公敌”Jack马

文章导读: “阿里‘双十一’不挣钱,就是想给你们带来快乐”“任何一家公司都可以成为亚马逊” “一个月挣一二十亿的人其实是很难受的”……

001

人物

2017年,对于中国的企业家来说,是里程碑式的一年。

这一年,中央首次高规格发文肯定了企业家的价值和地位,不遗余力为企业家创造良好的营商环境,激发各类市场主体创业创新的动力,保护企业家精神。

中国企业家正处于前所未有的机遇期。

这一年,马云一边主业挣着钱,一边副业演着电影、唱着歌,一个人对抗大半个中国互联网圈而毫不畏惧;刘强东发出第四次零售革命宣言——无界零售,推动零售成本、效率、体验的升级;许家印成为福布斯中国400富豪榜和胡润百富榜的“双料首富”,资产平均每天增加6亿元;董明珠的格力不仅创造了销售利润的增长,还步入了智能、多元化时代;郭广昌海内外收购不停歇,复星成为青岛啤酒第二大股东……

2018年,进入新时代,他们又将有哪些新作为?

p86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周琦︱北京报道

责编:陈惟杉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1期)

“阿里‘双十一’不挣钱,就是想给你们带来快乐”“任何一家公司都可以成为亚马逊” “一个月挣一二十亿的人其实是很难受的”……2017年,马云的这些“金句”已成为大众茶余饭后热议的话题。

在侃侃而谈之余,马云还在电影《功守道》中出任男主角,跟吴京、甄子丹、李连杰等一众武打明星切磋不落下风,并和天后王菲合唱主题曲《风清扬》,刷爆朋友圈。

当年马云通身洋溢着激情四射草根范儿,为草根、大众利益代言,俘获点赞无数,乃至成为中国互联网异军突起的象征,如今却似乎成了“行业公敌”。BTJ(百度腾讯京东)的掌门人李彦宏、马化腾与刘强东时不时地就要和马云明里暗里较劲,甚至打几句嘴仗。在乌镇的世界互联网大会诸多饭局中被“排斥”在外,网友戏称,马云是一个人在对抗大半个中国互联网圈。

这不是马云第一次缺席饭局,前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的饭局,马云也没有参加。马云回应道:“我没有想过参加还是不参加,反正也没人邀请我,当然邀请我也不一定有时间。你信不信我今天真搞个饭局,可以把全世界的人都请来,请来一帮土豪,在全世界都是顶级的。一顿饭局能打垮我?开玩笑!”

一顿饭局肯定打不垮马云,不过在2017年,一个“反阿里联盟”也确实隐现于中国的互联网江湖。

“不懂技术”的马云成立达摩院

虽然2017年马云演讲、唱歌、演戏哪件事都没落下,但可以确定的是,谋划阿里巴巴未来的发展规划是他日常工作的重中之重。

在2017云栖大会上,马云宣布阿里巴巴要成立探索人类科技未来的实验室达摩院,他介绍说,这个研究院不同于大学研究院,也要和微软、IBM、英特尔研究院不同,达摩院未来要实现自营自理,阿里巴巴未来的利润是由技术产生。未来3年内,阿里巴巴将在技术研发上投入1000亿元人民币,在全球范围内寻找人才、投入技术、开拓未来,包括全球研究院、高校联合实验室、全球前沿创新研究计划三大部分。

马云表示,自己是不懂技术的,正因为不懂,所以比任何人都支持技术。虽然自嘲在互联网圈中“不懂技术”,但马云的阿里巴巴在技术方面的投入领先于中国其他的互联网公司,其2017财年技术投入为170亿元人民币,已经超过百度同期的101.5亿元、腾讯的118亿元和京东的54亿元人民币。

招商证券首席计算机互联网分析师刘泽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分析说,阿里目前同亚马逊、微软等国际巨头的研发投入差距明显,此次成立达摩院,意在加大在前沿科技领域的投入,加强与国际科技巨头在科技领域的竞争,从规模型企业向技术型企业转变。

在每一次技术变革的抉择中,马云似乎都找对了方向,也凭此积累了足够的底气。在贵州数博会上面对以技术见长的李彦宏时,两人还有一场小范围内的“交锋”。

马云认为数据将成为主要的能源,如果离开了数据,任何组织的创新基本上都是空壳;李彦宏则认为人工智能时代最宝贵的不是数据,而是数据带来的技术和创新。对于双方的争论,马化腾专门“调停”,他认为李彦宏与马云讲的是未来发展的不同阶段。

业内人士认为,这次两人呛声,表面上看是数据和技术之争,实际上在针锋相对之余,双方也有同气相求之声。马云和嘉宾主要讨论的是人工智能与机器智能的区别,而李彦宏则希望用人工智能帮助和改善人们的工作与生活。在数据与技术创新带来的未来可能性面前,马云和李彦宏都强调要改变心态,适应可能性。

“反阿里联盟”隐现江湖?

在李彦宏和马云争论的过程中,马化腾扮演了和事佬的角色。不过,他和马云之间的“二马之争”,实则更为激烈。

马化腾在“3Q大战”之后越来越低调,然而在面对马云时,马化腾却很难低调得起来。“和马云竞争太多,有时候也很困惑。”即便是在公开场合,马化腾也难掩与马云之间的争斗。

2017年12月中旬,DCCI互联网研究院院长刘兴亮发了一条朋友圈称,“传说江湖有个秘密组织,叫反阿里联盟”。马化腾在这条朋友圈下评论说,“物极必反”,被外界认为间接证实了“反阿里联盟”的存在。

有业内人士评论称,阿里之所以不讨人喜欢,是人们因为恐惧而对庞然大物抱有天然的警惕。确实,在马云与一些互联网大佬的“嘴仗”背后,也可以看到他们背后的公司的明争暗斗,以及阿里在特定领域里的强势。

就在马化腾发表“物极必反”的评论前,马云与马化腾曾就多个问题展开争论,例如就“赋能”公司应该中心化还是去中心化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唇枪舌剑;在共享单车上,双方关于ofo与摩拜合并的分歧众所周知,马化腾还暗讽阿里,称共享单车被当做支付的推广工具。

业内人士认为,对于阿里和腾讯来说,共享单车并不是重点,重点是支付宝和微信钱包。共享单车客单价低,但支付频率高,是一个天然能够获取用户的高频支付场景。阿里巴巴选择在共享单车上砸钱,其实是为了培养国内线下支付使用支付宝的习惯,腾讯也是同样的道理。外卖、打车、单车之争,并非线下使用场景之争,而是线下支付场景之争——以打车为例,支付宝的意图是为了让用户养成“用支付宝打车”的习惯,而不是养成“用手机打车,支付宝充钱”的习惯。2017年,双方曾进行移动支付大战,当年三季度,支付宝与微信支付的市场份额分别为53.73%与39.35%。

马化腾间接证实的“反阿里联盟”虽然依旧云里雾里,但很多人都戏称“联盟”的“排头兵”是刘强东。刘强东在2017年12月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就曾暗讽马云“一个月挣一二十亿的人其实是很难受的”说法。

业内人士认为,两位大佬在各个领域分别发力宣传,背后其实是网络话语权之争。马云与刘强东都是公司的名片,马云的天然优势是口才和演讲力,而刘强东则被很多人认为踏实不忘本。当这些既定印象成为一种固定的看法时,两位大佬必须突破自身的局限,展示其他方面的优势或者个性。

其实近几年,刘强东与马云的嘴炮年年从年初打到年末,不少人或许已习以为常。但在2017年年末,双方的竞争显然不只停留在“嘴上”。

2017年12月18日,唯品会发布公告称,公司与腾讯、京东签署联合投资协议,腾讯和京东将以现金形式向唯品会投资总计约8.63亿美元。同时,三方达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腾讯将在微信钱包界面给予唯品会入口,京东也将会在App主界面和微信购物一级入口的主界面接入唯品会。

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的《2016年度中国网络零售市场数据监测报告》,2016年中国B2C网络零售市场,天猫在市场中的份额占比为57.7%,京东以25.4%份额紧随其后,唯品会的市场份额为3.7%,保持第三。

因此这一动作被很多人解读为京东拉上“老三”对抗“老大”天猫。

p88 《中国经济周刊》2017 年第15 期(4 月17 日)《阿里巴巴开启外贸新时代》

《中国经济周刊》2017年第15期(4月17日)《阿里巴巴开启外贸新时代》

————————————————————————————————————————

2018年第1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18年第1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崔晓萌)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