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财经 > 宏观 > 正文

《赣江风雪弥漫处》——记当年随吴仪副总理江西抗冰雪灾害

文 | 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 张国宝

2008年初,一场突如其来的冰雪自然灾害席卷了广大的中国南方地区。西起贵州,广西北部,经湖南到江西一线,南起粤北韶关地区,北至湘南地区,一场罕见的雨雪冰冻灾害将这一地区的高压输电线路铁塔拉倒,线路中断,引起大面积的停电,铁路运输也因雨雪冰冻灾害而停驶。此时正值中国传统的春节即将到来,广大民工急于返乡。这场大面积的雨雪冰冻灾害惊动了党中央和国务院,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率有关部门的主要领导亲赴灾区一线指挥抗冰雪灾害。

如果没有到过现场的同志可能很难理解这场雨雪冰冻灾害的严重性。雨雪冰冻灾害的形成是因为特殊的气候条件,一是强降雨雪,二是温度要在零度上下,如果持续在零度以下也不会形成冰雪灾害。因为只有降雨雪后,堆积于铁塔、线路、房屋、树木上的积雪在零度以上融化,进入零度以下后又结冰,这样反复形成巨大的冰凌,悬挂于高压输变电线路的铁塔或线路上,巨大的重量可以把整座铁塔拉塌,造成大面积的停电,铁路运输因此中断。

当时的重灾区是在广东的韶关以北,湘南山区。温家宝总理到湖南一带指挥抗震救灾。但是除了湖南以外,其实江西也是一个重灾区,赣南一带的大部分铁塔倒塌。国务院委派吴仪副总理率有关部委领导到江西指挥抗冰雪工作,我时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并且分管能源交通工作,遂随吴仪同志赴江西,同行的还有时任财政部副部长廖晓军,时任国家电网公司副总经理的舒印彪。

到达江西后,我们乘车从南昌到受灾情况较重的抚州地区。沿途道路湿滑,天气湿寒,冰雪覆盖在沿线的树木上。快接近抚州地段时,我们看到公路两侧的松树枝大量被挂在上面的冰凌重量所折断。车子停下来后,廖晓军捡起路旁一个看似不大的松树枝,但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竟然重得拿不起来。原来因为他不会想到这个小松树枝会有这么重。可是当结了冰凌以后,重量可以把松树枝从树上折断。廖晓军用手很难提起来,可见重量之重。如果不是在现场感受到,这是难以想象的。

到达抚州后我们进入一片山林,看到山脊上的输电线路和铁塔就像面条一样的被折断、折弯,电力工人正冒着严寒雨雪在抢修。看着这沿着崇山绵延不绝的输电线路和铁塔倒塌的情况,我们的心中都非常沉重,这样的重大灾害什么时候才能恢复起来?可是已经传来了温家宝总理的指示,要求全力以赴,争取在春节到来之前恢复通电。

随后我们进入抚州市,视察灾情,听取地方政府的汇报。很难想象在现代社会中一个没有电的城市会是怎样一种景象?我仅仅举两个例子。我们到了抚州自来水厂,现在城市居民供水恐怕都是自来水了,但是由于停电,自来水厂无法正常生产,全市居民因为断电连做饭都成问题了。更为严重的是医院,因为没有电,有些手术无法进行。抚州监狱平时有照明,监狱需要严密的守卫,可是停电后,一片漆黑,如何管理在押犯人也成了一个大问题。真实看到这些景象,我们深切地意识到必须尽快恢复供电。

江西省的电网比较脆弱,被称之为单线吊葫芦。江西属于华中电网,而不是行政区划中的华东电网。主要的输电线路来自于三峡的单条50万伏交流输电线路,要想恢复,肯定需要时日。当前最快的办法只能是搞应急电源。由于我在国家发改委还分管国防动员办,安排过国防道路建设。我知道野战部队一般都配有单独的应急电源。我向吴仪副总理建议,请她向当地驻军求援。吴仪副总理听后说,立即就打了电话。部队非常重视,并且全力以赴支持,立即指示在江西的驻军,就近将应急电源调给受灾严重的地方使用。当时在北京也设立了一个抗冰雪灾害的指挥部,放在国家发改委。部队也将这些情况通知了在北京的抗冰雪灾害指挥部。指挥部的同志立即打电话给我,让地方的同志开车到部队去取。我答复说,地方现在救灾任务很重,你就让部队好人做到底吧,部队有能力、有手段,请他们将应急发电设备立即送往抚州等重灾地区。因为我在国家发改委分管国防动员,我们每年有一笔经费支持国防动员建设,我记得曾经支持过江西一个单位生产应急电源,但是记不清是什么单位了。我给时任国家发改委国防动员办主任周建平(现任国家发改委东北司司长)打电话请他查一查是哪一家生产?周建平立即给我回了电话,并且通知江西这家生产应急电源的单位立即把库存有的应急电源全部送到救灾一线。

由于输变电线路的大面积毁損,包括电线杆也倒了一大批。我们国家的电线杆基本上都是用水泥制造的,如果临时生产需要时日。后来打听到山东有一家专门生产水泥电线杆的企业,但是运输又成了问题,因为一节车皮最多能装十几、二十根水泥电线杆,两万根电线杆需要1000节车皮,而春节将至,已经进入春运高峰期,在铁道部申请车皮运输计划历来是很难的,好在我也分管铁路工作,人头熟。我给铁道部运输局黄宪章同志打电话,请他务必作为紧急任务,支持将山东的水泥电线杆运往江西。黄宪章同志非常支持,也非常认真负责。他很快就电话告诉我已经落实,从山东一个叫做“济宁西笨大”的火车站启运,将电线杆送往江西。由于这个火车站的名字很怪,所以至今我也记得这个名字。2月14日上午9点45分,铁道部运输局黄宪章同志给我发来短信,告诉我运输任务已经全部落实。这个短信我至今一直保留在手机上。短信如下:“张主任:您好!我是铁道部黄宪章,济宁西笨大货场电线杆昨天已起运往江西,这几天陆续装完。请放心,有事布置。”

吴仪副总理在南昌指导江西省抗冰雪斗争很快就有了头绪。在听取江西省委、省政府汇报时,有些需要解决的问题我当场就用手机打电话到中央有关部门,很多事项当场就得到回应落实。例如电网抢修队伍不足,国家电网公司立即从河南、山东等地调集了电网抢修队伍驰援江西。因此吴仪副总理对我的工作很满意,她也表扬了我。这和我长期在综合部门工作,情况熟,人头熟有关。吴仪副总理在抚州视察时,当地领导反映抚州地区没有电厂,所用的电是靠一根输变电线路从北向南拉过来的,并且江西过去是一个孤立的省电网,和华东电网没有连接,和周边的江苏、福建都没有输变电线路连接。后来建了三峡电站,才从三峡沿长江的输电线和江西连接上了。因此江西虽然属于华东地区,却不属于华东电网,而是与华中电网相联。这件事也给了我深刻的印象,所以在以后规划全国输变电线路时,我想到要把这些省级的孤立电网强连接入相应的区域电网,以保证电力供应安全。就像抚州这样单线吊葫芦是非常不安全的。江西省和抚州市希望今后国家能安排抚州建一个电厂,这件事我记在了心里,所以后来我们批准了在江西抚州建一个60万千瓦的发电厂。

临近春节时江西省的大部分地方至少有了应急电源保证供电,在工作也有了头绪后吴仪同志就带领国务院工作组回到了北京,可是我从国家电网公司了解到,沿着崇山峻岭的高压输变电线路铁塔恢复非常困难,一时也找不到那么多的铁塔来安装。在江西时实际上已经提到了这个问题,可是当时江西表示可以由他们自己来解决,至少220千伏以下电路的铁塔可以由江西省自己制造解决。可是我们回到北京后,我一连几天打电话给国网公司和江西省,进度十分缓慢。江西省也意识到单靠省里的力量有问题,没有那么多的输变电铁塔生产企业,一两个月内要解决这些问题几乎不可能。于是我在大年初一带领分管装备工作的李冶同志,他原在机械工业部电工局工作,对电力设备的情况比较熟悉,并会同国家电网副总经理舒印彪再次来到江西。当时吴官正同志正回到家乡过年,还会见了我,对抗冰雪的情况非常关心。

我在了解完情况后乘汽车赶往生产铁塔企业比较多的江苏省求援。进入江苏的第一站是无锡市管辖下的离太湖很近的一个地方,当时还在春节期间,时任无锡市委书记是杨卫泽,他在那里接待了我们,他告诉我时任江西省省长的吴新雄也从这条路线赶到江苏求援。随即我们就赶往有铁塔生产企业的常州市。常州市委、市政府领导听到我们介绍的情况后,真是发挥了社会主义大协作的精神,立即放弃了春节休假,带领我们到铁塔生产企业,企业停止休假,全体动员起来紧急生产铁塔,并且表示负责派车送到江西。随即我们赶往南京最大的一个铁塔生产企业,位于南京浦口区的大吉公司。这是一家民营企业,原来是在东北吉林的,后来招商引资在南京浦口区建厂,成为了一家生产铁塔的骨干企业。时任浦口区区长的是华静同志,是位年轻的女同志,她现在已经任南京市副市长。她陪同我们到了大吉工厂。可是时值春节放假,工厂里的工人大部分是从其他地方来打工的民工,春节放假都回原籍了,一时找不到那么多工人来上班工作。华静区长和大吉工厂在场的领导一听说有这样严重的冰雪灾害,江西告急,我作为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春节期间亲自到工厂求援,十分重视,立即动员工厂里凡是能上班的工人立即全部上班,并且区里帮助从附近的工厂,春节在场的人员中支持大吉工厂生产。

说起铁塔,看似一个个桁架,十分简单,其实真到生产一线了解还很复杂。因为它是由一根根桁架组成,上面打有螺丝孔,然后用螺栓将一个个桁架连接起来,所以一个铁塔的每一个桁架长度都不一样,螺丝孔也不一样,必须一根一根互相对起来才行,如果搞乱了连螺栓都穿不上。所以,过去的工艺流程是一个铁塔生产完所有的桁架后在工厂里试装一次,然后再拆散后运往现场,而不能相互混杂。为了保证做到这一点,每一个铁塔的零部件只能用一辆汽车运输,以免和其他铁塔的零部件混杂,到了现场装不上。

区里帮助动员了一些车辆,并且在车上标记是支援江西抗冰雪灾害的,以保证一路通畅。因为过去对铁塔的情况我了解不多,这次冰雪灾害我才了解到原来铁塔所用钢材的标准较低,都是普通的碳素钢,所以遇到冰凌的重力拉动,铁塔就折断倒塌。但也有一些要求比较高的铁塔,钢材是采用强度较高的合金钢,就可以避免倒塌。可是当时大吉工厂里没有那么多合金钢材料,所以我又让李冶同志向东北特钢求援,尽快供应特种钢材,以保证以后的铁塔强度提高。后来回到北京后,我还要求电力部门修改铁塔的标准,采用更高强度的钢材。国家电网公司还在输电电缆上采取了抗冰凌的措施。一波未平 ,一波又起,建铁塔需要大量高强度螺栓,是用螺栓把一根根珩架联结起来的。大吉厂库存螺栓根本不够应急之需,所以又紧急寻找了生产螺栓的工厂加紧生产供应。

一切就绪后,华静区长和大吉工厂的负责人让我们放心,他们一定会将铁塔送到江西。我也打电话给江西省负责同志,请他们派电力抢修部门的同志到工厂来指导工厂的工人共同完成任务。

一场雨雪冰冻灾害也让我学习了解到了许多关于铁塔的知识,原来一个看似简单的铁塔也不简单。同时也为我们国家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社会主义大协作的精神而受感动。这正是我们国家制度优势的所在。在春节期间经过上下同心努力,全部恢复了交通,波及十个省,被滞留的百万出外打工的农民兄弟终于得以回家过年了。我曾有感而发,作了一首诗:    

《抗冰雪》

(2008年2月1日随吴仪副总理赴江西抗雨雪冰冻灾害。)

岁末年关冻雨寒,

南国万里飞雪霜。

路封千里交通阻,

电断百县民生难。

令颁十省急动员,

运筹八方调度忙。

众志成城融冰雪,

百万民工喜还乡。

电力体制改革时有些同志建议将电力建设队伍作为辅业从电网公司剥离出来。我也曾主张将各省的电力建设公司从电力部门剥离,全下放到各省去管理。但是由于阻力太大未能实施,后来将各地的电建公司合并成一个央企,由国资委管理,但是电网建设抢修队伍从汶川地震和抗冰雪灾害两次救灾的实践来看,电网公司更加强调保留这支队伍的必要性,更多的人对此也有了共识,所以现在电网建设队伍仍保留在了国家电网公司。此是后话。

最后,我以一首“定风波”词牌来总结这次抗冰雪灾害。

《定风波·抗冰雪》

南国罕见万里雪,

冰封京广路阻绝。

雪压五岭电塔毁,

无畏。

总理三临亲指挥,

檄令八方巧调度,

通路。

大军弛援湘赣粤,

百万民工还乡去,

团聚。

军政抗灾度佳节!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张芳超)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