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公司 > 正文

我要投诉|抗战老干部在鞍山祥颐园养老院摔跤、猝死

家属质疑:为何不急救不送医不通知家属

1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讯 (记者 郭芳) 11月末,抗战老干部蒋军凯在辽宁省鞍山市祥颐园养老公寓因不明原因猝死一年之后,经多方协商未果,其子女在寻求司法救济的同时决定向当地监管部门上访举报,向中国经济周刊网络投诉平台反映情况。

家属质疑:老人生命垂危长达4小时,园方为何既不打120急救也不通知家属?

大约一年前,2016年10月23日早晨6时45分,蒋军凯老人在鞍山市祥颐园养老公寓死亡。死亡医学证明下的结论是:猝死,原因待查。

据蒋军凯老人家属从鞍山市祥颐园养老公寓获得的2016年10月23日护理记录显示:蒋军凯老人上半夜一直在喊叫,声音较大;下半夜2点出现呼吸有些异常状况;早晨5时再次出现老人呼吸费力,生命体征状态不好;6时25分,老人呼吸停止。

而据鞍山市院前急救病历(120急救出具)显示的出诊时间为6点35分,6时45分医护到达时已无生命体征。

差不多在同一时间,蒋军凯老人家属接到园方通知,比120急救先一步到达祥颐园养老公寓,到达时,老人已经停止呼吸。

“从上半夜大声叫喊到下半夜2点出现呼吸异常再到早晨5时再次出现老人呼吸费力、生命体征状态不好,到6时25分停止呼吸,长达4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园方既没有打120急救,也没有通知家属,同时园方记录上没有采取任何急救措施。这让我们十分不解,在老人生命垂危的情况下,园方为什么不打120急救?为什么不通知家属?”蒋军凯儿子蒋启虹接受经中国经济周刊-济网记者采访认为,正是因为园方疏于管理才使老人失去了最佳抢救时机,导致老人临终前没有得到应有的救护,没有子女陪伴跟前。这让他们始终无法释怀。

蒋启虹说,“作为老一代革命军人,老父亲一生光明磊落,2015年还获中央颁发抗战老兵荣誉勋章,我们都希望他能安享晚年。客观地说,高龄老人生老病死也属自然,但因为园方的管理失职致老人没能善终,这是我们所不能接受的。”

争议:去世前,老人如厕摔倒,园方是否负有责任?

在蒋军凯老人去世13天前,2016年10月10日早晨5时,老人在祥颐园养老公寓中如厕摔倒,致左侧前两根肋骨凹陷型骨折。

“2016年10月9日重阳节,我们全家还与老人一起在酒店吃饭庆祝,老人跟子女、孙辈一起打麻将,精神很好。”蒋启虹说,“没想到回到养老院后就摔倒,且直到老人摔倒一个星期后园方才告知我们,然后送医。”据鞍山市中心医院检查结论:病人左侧前肋第6、7两骨凹陷型骨折。

蒋军凯老人从医院回到祥颐园养老公寓后,其女儿蒋慧珠每天过来陪护。“从2016年10月20日回到养老院,我每天早上过来,门卫都告诉我父亲晚上叫得厉害。我找到养老院的护士问,为什么夜间老人疼痛时不给吃药?这使得老人非常痛苦。从10月20日到10月23日那几天,父亲反复强调不睡房间,要睡在大厅,现在想来,那时候他已经对祥颐园房间里的护理充满危机感。” 蒋慧珠说,他们曾多次去跟园方沟通,要求看老人摔伤到离世期间的监控录像,均被园方拒绝。

蒋启虹认为,鞍山祥颐园养老院对其父亲如厕摔倒以及后来的死亡均负有严重过失责任。“正是因为园方的过失,才导致我们所托的老人在养老院内非正常死亡。”

蒋慧珠说,“我们将老人送到鞍山祥颐园养老公寓的主要原因就是担心家里人少,万一照顾不周老人在家摔跤。而祥颐园养老公寓定位高端养老公寓,声称有最专业的护理,我们才把老人送到这里来的。结果老人在园里不仅摔了,摔伤后园方还不及时送医,也不及时告诉家属。我们对祥颐园养老院的夜间护理十分怀疑。”

祥颐养老:价格很高端,管理是否也能匹配?

据祥颐养老的官网介绍,北京祥颐共生养老产业投资有限公司(简称“祥颐养老”)成立于2011年,是一家拥有多元化为老服务项目的集团化养老企业。其定位为高端护理型养老机构,旗下拥有鞍山和沈阳两家高端护理型养老公寓以及海南祥颐养老度假公寓。其中,据公开资料介绍,海南祥颐养老度假公寓是祥颐养老与碧桂园共同打造的海南高端旅居养老项目。

鞍山祥颐园养老公寓定位高端,其对外宣传称,通过与日本元气集团(日本最具盛名和历史的福祉企业之一)的深度合作,把日本专业化的养老管理模式及先进的福祉理念引入中国。

“收费确实很高端,每月5500元到近万元不等,远高于当地的人均收入,也是鞍山市收费最高的养老院。但他们所声称的专业化恐怕远远达不到。”蒋启虹说,老人从2014年进入该养老院之后,刚开始感觉还不错,就从先试住日托转为长托养老,但后来逐渐发现养老院管理上的问题。

据蒋慧珠称,蒋军凯老人经常跟子女提出要钱、烟和酒。“我们想想也能理解,因为需要护理人员的服务和照顾,送点礼物当进行沟通吧。但后来这样的事情越来越多,有时我们过年过节送给老人几千至上万元的红包,过一段时间就没有了。我们后来了解到,老人经常是谁去给他服务就给谁拿钱,经向园方反应后,护理人员也就不再敢收红包了。但不再给红包带来的后果也是我们不愿看到的。”

蒋慧珠说,他们去看望老人时,经常发现老人大便无人倒,在房内臭气难闻;老人晚上解手按铃叫喊无人答应,因此不得不把小便尿在床上,到早晨才换;老人经常喝不上水,也因为怕夜间大小便。

“虽然发现的问题越来越多,但号称鞍山市最高端的养老机构都如此,老人的晚年还能在何处安身?”蒋启虹无奈表示。

祥颐养老董事长戴书东接受经济网采访说,蒋军凯老人这个事情有很多前因后果,“祥颐养老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我们不回避。”他坦言,“养老企业本身并不容易,因为养老是一个高危行业,会带来很多风险,所以政府才给养老机构上了意外险,也希望社会多理解。”

2015年6月,鞍山市为支持养老业发展专门出台《关于加快养老服务业发展若干政策》,其中对民办养老机构给予了诸多政策优惠,包括:按实际使用床位数每张床位每月补贴125元;新增床位50张以上的,按实际使用床位数量,分5年给予每张新增床位每年400元建设补助;与公办养老机构一样可使用国有划拨土地或农民集体所有土地;可获得最高不超过200万元的贴息贷款,享受50%贷款利息的贴息等。

蒋启虹说,“养老机构固然不容易,但政府扶持力度这么大,给了这么多补贴和优惠,养老机构收费还那么高的情况下,如果服务还不达标的话就确实说不过去了。当地相关监管部门也应该加强监管,这样才能确保政府的关怀真正落到老人身上。”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贾璇)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