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财经 > 证券 > 正文

两市公司及高管今年被罚逾38亿元 逾万名投资者参与索赔

■本报记者 桂小笋

今年以来,不少上市公司都遭到了监管机构的处罚。据Wind数据统计显示,今年以来(即2017年1月1日至12月5日),有223家公司被各类监管机构处罚,共计受到处罚311次,有多家企业在今年受到2次以上的处罚。

此外,还有1096名个人被处罚,其中,917名被处罚的个人是公司高管,其余则为公司股东等。

从违规的内容来看,业绩预测结果不准确或不及时、信息披露虚假或严重误导性陈述、未依法履行其他职责等皆有。从处罚结果来看,共计有508次处罚提及了罚款,罚款总金额约为38.769亿元。

需要注意的是,有一些上市公司因为违规严重,在被处罚之后,投资者也积极运用法律手段,向公司提起诉讼赔偿。

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王智斌律师对《证券日报》记者介绍,仅其代理的证券虚假陈述案件来看,今年就有8家公司因被处罚或者发布处罚告知,等待进入司法程序;有17家公司的案件进入了司法程序;有13家公司的案件今年判决,“各类案件参与索赔的投资者超过万名。”

集体索赔已有成功案例

从两市的公告中可知,投资者累计索赔的金额对于上市公司而言并不轻松。

最近一期开庭审理的投资者索赔案,是12月4日在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的首批投资者起诉金亚科技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一案。

根据公司此前的公告显示,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在12月4日和12月5日开庭审理130名原告起诉公司证券纠纷案。其中,110名原告起诉公司,20名原告起诉公司和公司实际控制人周旭辉。110名起诉公司的原告,共计向公司索赔金额约为2806.5万元;向公司及实际控制人周旭辉索赔的原告,索赔金额约为142万元。

参与此次诉讼的王智斌对《证券日报》介绍,“在庭审中,金亚科技认为,虽然2014年年报财务数据不实,但这只是会计差错,并不构成虚假陈述,并且认为投资者损失是当时大环境造成的,与金亚科技无关。除此之外,公司还认为金亚科技股价在2015年上半年涨势迅猛,投资者在此基础上买入股票,应承担‘追高’的风险。”

“证监会在处罚告知书中明确提到该公司虚构营业收入和利润,并且拟对周旭辉等直接责任人处以终身市场禁入的处罚,足见金亚科技实施的是财务造假行为,而不是记错账的‘会计差错’。”王智斌认为,除此之外,金亚科技在A股集体表现疲软期间是停牌的,大盘走势对其股价并无影响。至于金亚科技所称投资者“追高”的问题,“投资者是基于对公司的良好预期、基于公司管理层的信任而在较高价格上投资该公司股票,金亚科技造假欺骗投资者已属过错”。

诉讼索赔投资者不足2%

此前,金亚科技在回复《证券日报》的采访邮件中解释,“截至目前,公司尚未收到中国证监会发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且公司及相关责任人决定对《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中相关内容申请听证、陈述和申辩,公司将根据该事项进展情况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敬请持续关注。”

而公司在11月28日发布的公告则进一步显示,收到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发来的传票及相关文书,将于今年12月12日和12月13日开庭审理135名原告起诉公司证券纠纷案,其中,52名原告起诉公司,84名原告起诉公司和公司实际控制人周旭辉。52名起诉公司的原告,索赔金额约为1139万元;84名向公司和实际控制人索赔的原告,索赔金额约为2120万元。“截至本公告披露日,公司尚未收到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且公司及相关责任人已依法向中国证监会申请听证或陈述、申辩。”公司解释。

王智斌介绍,从其观察来看,随着证监会调查频率和处罚力度的加大,投资者索赔的热情也日益高涨,和往年相比,各类案件参加诉讼的人数和金额都显著扩大,但整体而言,“参加诉讼的投资者占符合索赔条件投资者总数的比例仍然维持在2%左右,绝大部分投资者由于无法获取相关信息而未能参加诉讼。此外,参加诉讼的投资者仍以散户为主,私募基金偶有出现,公募基金仍然不见身影。”另一方面,“随着证券诉讼理论和司法实践的发展,各地法院对于界定虚假陈述行为的重大性问题、揭露日认定标准、因果关系、损失计算方法等各方面的认定标准也日益复杂化”。


(网络编辑:何颖曦)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