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财经 > 宏观 > 正文

俞可平:社会文明将催生新的社会生态

文章导读: 在俞可平看来,推动社会文明进步,最后形成新的社会生态,需要价值、制度、机制程序和政治的保障。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曹煦|成都报道

责编:周琦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7年第47期)

p80

“社会文明是十九大首次提出来的一个国家发展目标。”日前,在成都举行的中国基金会发展论坛·2017年会上,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院长、中央编译局原副局长俞可平说。

在俞可平的众多身份标签中,“学者”无疑是他最闪亮的本色和情怀。在今年北大政府管理学院的毕业典礼上,俞可平寄语他的学生:追求一种有尊严的幸福生活。“仅仅追求自己的尊严是远远不够的。我们还要帮助身边的其他人去维护他们的尊严,要努力通过推动社会的进步,去维护所有人的尊严。”

在俞可平看来,推动社会文明进步,最后形成新的社会生态,需要价值、制度、机制程序和政治的保障。

《中国经济周刊》:十九大提出了许多新的思想、理念和目标。您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俞可平:中国在国际事务当中的影响力越来越大,要了解当代世界,必须要了解当代中国。要了解中国,必须了解中国共产党,很重要的途径就是了解中国共产党的代表大会。党代会产生新的中央领导集体,同时党代会的报告会影响中国未来5年甚至更长时期的发展战略。

十九大报告有一个关于国家战略很大的变化,就是从原来的4个文明变成了5个文明,在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生态文明的基础上加上了社会文明。十九大报告提出,到2035年,我们要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社会文明要达到新的程度。到本世纪中叶,要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社会文明、生态文明将全面提升。

社会文明是十九大首次提出来的一个国家发展目标。在我看来,社会文明就是人类在社会生活领域中的进步状态,是社会生活领域所有进步成就的综合体现,既包括人类推动社会进步中所产生的先进意识、理念、法律、价值、制度、风俗,也包括个人的素质、修养、道德、习惯和行为方式。社会文明与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生态文明不可分离,它们相互促进,形成一个整体向前推进。

《中国经济周刊》:实现社会文明的进步,关键环节在哪儿?

俞可平:人类的进步集中体现在文明的演进,因此人类的历史首先是文明的历史。只有不断反思自己的文明,才能更好地认识自己,并推进文明的进步。文明是人类的普遍价值,也是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之一。弘扬文明是人类共同的责任,我们承认文明的价值,从而倡导文明行为,也有责任阻止所有的野蛮行为和反智行为,国家和社会应当共同担负起保护和教化文明的责任。

如果把人类文明进步看做一个链条,这个链条的最前端就是提出新的价值、新的理念,最末端就是新的社会生态。

新的价值之所以在最前端,是因为人类文明的进步第一个关键是得有目标和方向,这个目标和方向集中体现在人类所追求新的、先进的价值。但是,光有新的价值是不够的,还得依靠好的制度来实现,第二个关键就是好的制度。而制度光停留在纸上也是不够的,所以第三个关键环节就是机制和程序。通过一系列的机制和程序,使得制度所追求的价值,能够一个个落到实处。

有了制度、机制和程序以后,我们还要有政治。通过一项项具体政策,让这些价值体现出具体的经济权益、政治权益、社会权益和文化权益,最后形成新的社会生态。

《中国经济周刊》:能否举一个社会文明领域的案例?发展社会文明还有哪些短板,如何提升?

俞可平:现代社会在结构上分化为三个相对独立、相互联系的系统。第一个是以政府组织为基础、以官员为代表的政府系统,第二个是以公司组织为基础、以企业家为代表的市场系统和经济系统,第三个就是以民间组织为基础、公民自己为代表的公民系统或者社会系统。

随着我国新的社会格局的形成和社会现代化建设新阶段的到来,改革的重心正在从经济领域转向社会政治领域,公民社会系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比如基金会这种组织,它就是人类文明的共同成果,也是一个典型的民间组织和社会组织。它既不属于国家系统,也不属于市场系统,而是属于社会系统。它有很多特征,最重要就是自愿性、公益性、非营利性、非争议性。这里面最主要的本质特征就是它的公益性。基金会的发展状况在相当程度上能反映社会公益性事业的发展,直接体现社会文明的进步。

从创造先进理念、推动社会创新、促进社会公平、扩大公民的社会参与、改善社会治理、增强社会公信力、培育企业社会责任的角度看,基金会有其重要的角色和广阔的前景。

现代基金会制度在中国的历史很短,但是发展速度很快。从1981年中国成立第一家正规的基金会——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到目前为止,已经有6263家正式注册登记的基金会,净资产据不完全统计已达到1187亿元。

如果我们从推进国家现代化和提升现代文明的高度看,我国的基金会还存在不少问题。整个社会参与程度还不高,管理人才不足。特别是基金会的资产规模相对较小,1100多亿元还不及西方发达国家一个基金会的资产。此外,中国基金会的国际参与性不高,国外很多基金会已经进入中国,但我们中国基金会走到国际上去的还很少,跟我们国家日益强大的国际形象和整体格局是不相匹配的。

其实,从基金会的提升角度,可以探讨很多社会文明进步的有益尝试。

———————————————————————————————————————

2017年第47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2017年第47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崔晓萌)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