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文化时尚 > 正文

绘画“五禽戏”——陈中科的美术教育之路

经济网讯 再次见陈中科教授,他还是那副模样,身着白色棉麻的宽松外套、肥大的长裤,外表粗犷、声音洪亮,略有些“不修边幅”。看着画板,拿起画笔的他,却炯炯有神。

1

画家陈中科

只见他拿起画笔作画,如“狂风暴雨”般潇洒,手中画笔带色狂走,完全的战场杀敌状态。寥寥几笔,便勾勒出一幅兰花图,边上还有一只憨态可掬的小鸟。友人吴峰风如此评价其画风:“狂风暴雨开始,斜风细雨结束,犹如一位精细的掌柜在打着算盘,最后果断有声地拨上最后一颗算子,完成了。”

“狂风暴雨”般的画风,却蕴含着“斜风细雨”的细腻情感。而这样一种情感,不仅体现在陈中科的绘画艺术上,更在他的美术教育事业上表现得淋漓尽致。

“痴迷”级的艺术家

一早起来便开始构思和练笔,不愿喝早茶浪费时间的陈中科,可以在滚烫的水泥路站上几个小时进行观察;有时会把别人扔下的画捡起来重新研究画面构成;可以在开车等红绿灯时突然提出诸如“怎么画出关于堵车构图”、或者“怎么从汽车玻璃上表达城市风景”等问题。

“时间花在画画上就很值得,花在别的事情上就很浪费。”陈中科总这么说。

广州美术学院教授、美术教育研究所所长陈卫和在他《人在画中情到深处》的文中这样评价陈中科:“观看陈中科老师的画作,真切感受到他对绘画的痴迷热爱。他从学绘画到教绘画,从寻师求教到师法生活,对绘画形成了深刻认识和独到见解,观其油画、水彩和素描作品可感到艰辛的探索和沉甸甸的收获……看他带出来的学生作业一般都画得有感觉有内容,他的绘画追求必然地反映在他的绘画教学中。料想他的学生总在跟随他一段时间后,获得不同以往的视觉观察和表现能力……他不仅仅是在创作艺术作品,而且也在塑造艺术生命。”

认识陈中科后,原广西艺术学院美术学院院长、现任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的黄超成感慨:“真正达到‘痴迷’级的艺术家是不多见的。不过,我最近遇到了一个!他就是画家陈中科。” 

黄超成说,成就一个事情需要“痴迷”才行,要“上瘾”才行。而古今中外著名的艺术家无不是痴迷的探索者,这才是成功的基础。“有的人痴迷吸烟喝酒,痴迷扑克麻将,但是陈中科这种正能量的‘痴迷’是幸福的。”

很多人摸索出了一两招技法、一个主题、一种方法,就画一辈子,不会再对生活敏感、好奇。陈中科对艺术的执着、和保持的艺术活力令黄超成钦佩不已。

这种执着和活力表现在陈中科对绘画形式的探索精神。

“假如你自己水平不行,你去教学生,别人不听你的。所以我除了教学,很多时间都用来研究绘画,首先自己有一桶水,才能给别人一点水。”陈中科说。

陈中科深知自身艺术造诣对美术教育的重要性。他总是不断地探索着绘画还有什么可能性、还可以如何,他总是用尽各种表现手段、各种媒材去做实验,表现的主题也是千变万化,有感而发。

2

外婆家的老房子(素描)

“热爱美术的,都教”

2015年2月,在阳春市春城街道合岗村委会鸡岭坡自然村的一处老屋内,陈中科带领一班中小学美术教师创办了书画创作基地“凤凰艺术公社”,并热情地邀请和组织书画爱好者以及书画名家走进凤凰公社,让这里成为一个现场写作、创作和交流的艺术高地。

“我想打造一个艺术界深水码头,吸引所有的草根艺术家,只看水平不看别的”。刚成立凤凰艺术公社时,陈中科就表达了自己的“野心”。他内心有个关于艺术的大同社会,那里艺术欣欣向荣,人人有地方学画,有地方展示自己的才华。

阳春市八甲中学张晓红美术老师的刺绣作品《盛燃之夏》,在凤凰艺术公社画展上展出。“就是有了公社,我的作品才有了走出去的机会”,张晓红说。陈中科秉承着“只看水平不看别的”的理念,使凤凰艺术公社吸引了不少草根艺术家,对艺术发展起到了强大的推广和示范作用。

从1983年在广东高州师范学校毕业后在阳春一中任美术老师至今,陈中科已有34年教龄了。在这期间,他开画展、义务讲学、开工作室、到成立艺术公社,一步步在践行自己的美术教育梦想。

“我讲起美术教育,就不存在疲劳这回事儿。讲八个钟九个钟,一点都不累,就像吃了人参一样。连着讲几个钟,不用喝水不用上厕所,没问题!”谈起美术教育,陈中科总是神采奕奕。

“大学学生、初中生、小学生、退休干部,教师,热爱美术的,都教。不管画的好与坏,能拿起画笔,就有梦想。”陈中科的学生遍布各个年龄层次,他也坚持着“有教无类”的教育理念。

不仅仅在大学里,中小学、少年宫等地方都有陈中科的身影。他每学期都会去阳春、阳西、茂名、阳江、番禺等地的中小学,给孩子们讲课、示范,传递一些绘画技巧方法。他也会帮助培养美术老师,指导他们的作品,不断地鼓励他们拿起画笔,进行艺术创作。很多时候都是“义务劳动”,在他看来,报酬并非是重要因素,教学,更多的是一种交流。

3

大洼的傍晚(油画)

不修边幅的细腻画家

在一次学校的写生实践中,陈中科负责教授水彩,他向院领导保证,七天之内,学生画技将会大变。果然,从第三天开始,学生的水平就明显有了变化,到第七天,便能成功把握水彩画的性能与特点。

原广东第二师范学院校长、现任广东教育督导协会会长肖建彬教授评价陈中科,“人生不易,欲得真容新貌,当广其角,变其式,聚其焦,贯其气。人谓中科君文艺一体,不谬也。”他眼中的陈中科,并非从小就是天才神童,而是靠自己的努力,把国画、水彩、水粉、素描、民间工艺、木版刻画、美术教学法等一一吸收,变成自己的想法自己的知识,也才有了广博而深厚的艺术造诣。

陈中科善于把土题材变得高大上,挖掘普通素材的内涵,展示美学高度。

4

海阔天空--南沙港印象(木板刻画)

广东石油化工学院美术系吴峰风教授回忆,在一次集体写生活动中,有位女游客看了陈中科刚起笔的画作,然后嘀咕道:这里的画家就数你最不会画画。然而女游客转了几圈又回到陈中科旁边细瞧,竟然发出这样的评价:这里的画家就数你最会画画。

“我们和陈中科一起外出写生寻找景点,当其他人还东张西望时,陈中科从后面递过来一张构图,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兴奋。我们简直不相信,这幅构图就是刚刚走过的地方。”

5

合水古镇(中国画)

“我通过观察,表面直爽如军人的中科教授其实有一颗相当细腻的审美心智,狂风暴雨仅仅是他对题材感情的裸露,斜风细雨才是他艺术的造诣,他能把感情和技法完美结合,是他才情和勤奋的结晶,一般人做不到。”吴峰风教授说。

刚与陈中科认识几个月的台湾当代世界知名水彩画家简忠威先生,也对这个洪亮嗓门和粗犷外表的画家印象深刻。一起去写生时,简忠威发现,陈中科对水彩不只敢玩敢放,更重要的是,他可以更深入去组织,延展,将游戏之作提炼成丰富而深刻的创作。这就不是一般画者可以轻易办到的事。

在离开镇远古镇时,简忠威说“我才不会去画镇远这个飞越屋顶的火车,它太诡异了!可陈中科却瞪大眼睛喊着说 : 为什么不 ? 这才是镇远的特色啊! 一个求美,另一个求真,两种不同审美价值观的碰撞,似乎在我心里闪出一些火花。”

回台后,简忠威看到他真的画出了那张,从高高的山头飞越镇远的的火车,自己似乎又听到了那天火车轰隆轰隆的声音。

6

镇远古城(水彩)

“他对画面构成有强烈的敏感度,巨大沉重的暗黑色块经常出现在他的水彩与粉画,透着不凡的气势与深度。明暗与寒暖的对比,简洁与复杂的对比,媒材特质的强化与实验……,这些习作与创作,明白告诉我一件事:这位不修边幅,圆滚滚的老兄,他是少数真正懂得‘形趣之境’的画家。”简忠威先生说。

画中的“五禽戏”

在绘画上刻苦也有灵性的陈中科,也非常注重绘画技艺的总结和提升,如此一来便能够更好地传授给学生。

他倡导将国画、版画、油画、水彩、素描融在一起,不同画种的艺术相互碰撞,可以激发出新的灵感。正如华佗的五禽戏需要五种姿态的配合才能形成一套完整的体操,将不同的画种融合,才能产生个人风格。

7

呼啸(色彩粉)

画国画时,的确可以按照《芥子园画谱》给出的例如画竹子运用“个介分”、画兰草“两笔交凤眼,三笔破凤眼”等“秘籍”,这是人人都能学会的技巧。通过“五禽戏”这一理念,融入版画的大黑大白、四方四块以及油画的色彩等元素,就能产生不同的效果。一代宗师李可染,甚至将剪纸的元素融入绘画中,形成自己的特色。

“经典可以学,但目标是个性和超越,个性是大道,给超越提供可能;不畏难度,不能投机取巧,要在千锤百炼中脱胎换骨。”陈中科常如此这般教导学生。

在实际教学中,他努力帮助学生培养发现美的眼睛。一大一小摆在桌上的两个陶笛,“大的很稳重,小的很调皮,满地爬,还用根红绳串着,怕它掉,你看那大的就没有。”简单的几句话,就把两个陶笛动态的性格特征形象地描绘出来了。

在安徽财经大学毕业后,肖立昌回到家乡找不到理想的工作,也找不到自己喜欢做的事,来到陈中科门下拜师。肖的父亲感叹,儿子的精神面貌大为改变,整个人都感觉有奔头了,一天到晚都在搞创作。三年时间里,肖立昌的绘画技艺大幅提升,其《安乐窝》、《鲜》系列作品多次入选国际双年展,快速成为国内极有潜力的青年画家。

肖立昌说,陈中科师父在教学过程中不仅一语道破问题关键,还用实质行动来示范解决问题,做到根本之解惑。

“他常教导我做一件事或者画一张画,要从多方面思考,多探索,并且常和我说要做一个感恩的人,有感情的人画的作品才能感人,艺才和艺德,师父的艺德更影响我之深刻,指导着我在探索艺术过程如何做好一个人,这就是我认识的陈中科老师,我的师父,我敬重的人。”肖立昌说。

在实际的教学中,陈中科是很少去动笔帮忙修改的。他会一遍遍解释绘画的理念,让学生慢慢顿悟。

“等你画得时间长了,我的很多东西你就可以理解了。就好比年轻人大道理都懂,但是要真的消化这些大道理,还是需要在生活中经历很多才能消化。”用努力去补齐梦想的翅膀,用坚持去建造艺术的殿堂,这也是陈中科此生在不断追求的。(邹锡兰 韩谦)


(网络编辑:张芳超)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